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朝令夕改”却为何?

2016-10-6 11:01:1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王永娟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0月1日上午,河北廊坊文安县发布“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的通知:“从10月1日下午两点半,到4号晚上12点,摄像头会抓拍、罚款,100元不扣分。”

  不料上午发限行公告,晚上解除。当天晚上,文安县政府的“限号措施”的通知已经被一则新的公告所替代。公告说,县政府要求各级各部门同步启动应急管控措施,车辆限行交通管理措施也与廊坊市区同步,2016年10月1日至10月9日期间,机动车连续9天不限行。

  这是“朝令夕改”的一个典型。上午发布限行,晚上又说不限行。政府出台的政策,竟然可以如此随意、如此随心所欲、如此不顾政府的颜面。

  政策不是农贸市场上的商品,可以讨价还价,可以随时撤除、随时销毁。如果限号提前24小时告知,百姓有心理准备,不会感到突然。政府发布限行通知,需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并遵循相关规定,如果在没有上级政府特别授权的情况下,又没有及时发布公告,采取限号的措施是不可取的。现在这样的“朝令夕改”,“城难进,家难回”的现实显然超出了有关部门的预料。事关公共利益的决策应三思而后行,因为再快的车轮也跑不赢朝令夕改的通知。

  但是,类似在公共政策领域出现朝令夕改、半途夭折等“短期流变”现象,在全国各地,可谓是所在多有、屡见不鲜。

  比山文安县“朝令夕改”时间更短暂的,则是广东佛山县的“放宽限购令”。该政策于2011年10月11日上午11时49分发布,在当晚11点24分因“需进一步征求社会各界意见,综合评估政策影响”而宣布暂缓执行,“放宽限购令”是中午发布、晚上停止,持续时间不到12小时,连“朝令夕改”也不到。

  一些地方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造成历史古城频遭易名,变来变去,也是一种广义的“朝令夕改”。如“兰陵”“苍山”反复换、“襄阳”“襄樊”来回改。网友感慨“地名任性一改,我已认不出家乡”。

  近一段时间以来,围绕楼市调控,在一些地方反复出现“朝令夕改”的现象,让公众不知所措,让媒体也感到十分茫然。河南省不久前将出台的楼市松绑政策,仅一天就终止执行。近日,又传出广东省珠海市松绑限购限价政策连夜被叫停的消息。

  朝令夕改,乃执政之大忌。朝令夕改,不仅会让政策的可信度越来越低、力度越来越差,而且会让政府的公信力越来越弱、威信越来越低。“朝令夕改”本身是一种违法行为。北方工业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刘泽军说:“作为政府决策来说,相当于是对公民利益有关联的重大事项的一个决策。未经提前的任何的一种说明、告知,你不履行,按照我们现在的行政法的规则,依然可以判定政府违法。”只有将政府活动纳入法治化轨道,加强体制外的监督,才能解决政策的“朝令夕改”问题。

  朝令夕改,多半是政策制定的科学性不够。政策的多变,有些是因为当初决策不科学,有些实际上是因为决策者想变。政策制定时,没有经过充分的科学性论证,后来一执行,发现事情不好办,或者没法办,不得不再改,于是造成了政策多变、朝令夕改。

  “朝令夕改”,给民众带来的损失是严重的。2014年山西蒲县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时,推出鼓励政策,养羊户可在农村信用社办理贷款。农民陈齐办理了5万元贷款,买回80多只羊,靠养奶羊过活。不料两年光景,政策突变,陈齐经苦心经营,如今已达到150多只羊的规模,但今年6月,村主任告诉他,镇上要封山禁牧,蒲县下限期卖羊令,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否则要罚款。进价1000多元一只的羊,被羊贩子以均价不到300元的价格买走,农民损失惨重。

  政府的政策跟民众的生活关系密切。一个政策出台,民众就会根据这个政策,调整自己的生活轨道,而朝令夕改,就会打乱民众的生活步调,让民众不知所从。近年来,我国公共政策领域频频出现朝令夕改、半途夭折等“短期流变”现象,不仅加大了政策执行的阻力,削弱政策的权威性和政府治理效果;而且增加了公众对政策的非适应性,造成人力、物力、财力等资源的损耗和浪费,影响了社会稳定。

  政策主体间利益博弈的失衡是“朝令夕改”现象产生的最根本原因。公民是政策的直接影响者和最直接感受者,但由于公民呈原子化的分布状态,既不具备权威性,又没有经济资源和组织优势,与其他政策主体力量悬殊,处于弱势地位,在多方利益主体博弈的过程中,其利益极容易被忽视。一旦政府的决策者受某种利益的驱动,政策半途夭折在所避免,百姓无可奈何,只好发发牢骚而已。

  贴着民意,政策即使有变化,民众也没有什么不高兴;不贴着民意,只按官意走,变来变去,民意都会怨声载道。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朝令夕改”却为何?

2016年10月6日 11:01 来源:东方网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0月1日上午,河北廊坊文安县发布“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的通知:“从10月1日下午两点半,到4号晚上12点,摄像头会抓拍、罚款,100元不扣分。”

  不料上午发限行公告,晚上解除。当天晚上,文安县政府的“限号措施”的通知已经被一则新的公告所替代。公告说,县政府要求各级各部门同步启动应急管控措施,车辆限行交通管理措施也与廊坊市区同步,2016年10月1日至10月9日期间,机动车连续9天不限行。

  这是“朝令夕改”的一个典型。上午发布限行,晚上又说不限行。政府出台的政策,竟然可以如此随意、如此随心所欲、如此不顾政府的颜面。

  政策不是农贸市场上的商品,可以讨价还价,可以随时撤除、随时销毁。如果限号提前24小时告知,百姓有心理准备,不会感到突然。政府发布限行通知,需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并遵循相关规定,如果在没有上级政府特别授权的情况下,又没有及时发布公告,采取限号的措施是不可取的。现在这样的“朝令夕改”,“城难进,家难回”的现实显然超出了有关部门的预料。事关公共利益的决策应三思而后行,因为再快的车轮也跑不赢朝令夕改的通知。

  但是,类似在公共政策领域出现朝令夕改、半途夭折等“短期流变”现象,在全国各地,可谓是所在多有、屡见不鲜。

  比山文安县“朝令夕改”时间更短暂的,则是广东佛山县的“放宽限购令”。该政策于2011年10月11日上午11时49分发布,在当晚11点24分因“需进一步征求社会各界意见,综合评估政策影响”而宣布暂缓执行,“放宽限购令”是中午发布、晚上停止,持续时间不到12小时,连“朝令夕改”也不到。

  一些地方出于各种各样的理由,造成历史古城频遭易名,变来变去,也是一种广义的“朝令夕改”。如“兰陵”“苍山”反复换、“襄阳”“襄樊”来回改。网友感慨“地名任性一改,我已认不出家乡”。

  近一段时间以来,围绕楼市调控,在一些地方反复出现“朝令夕改”的现象,让公众不知所措,让媒体也感到十分茫然。河南省不久前将出台的楼市松绑政策,仅一天就终止执行。近日,又传出广东省珠海市松绑限购限价政策连夜被叫停的消息。

  朝令夕改,乃执政之大忌。朝令夕改,不仅会让政策的可信度越来越低、力度越来越差,而且会让政府的公信力越来越弱、威信越来越低。“朝令夕改”本身是一种违法行为。北方工业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刘泽军说:“作为政府决策来说,相当于是对公民利益有关联的重大事项的一个决策。未经提前的任何的一种说明、告知,你不履行,按照我们现在的行政法的规则,依然可以判定政府违法。”只有将政府活动纳入法治化轨道,加强体制外的监督,才能解决政策的“朝令夕改”问题。

  朝令夕改,多半是政策制定的科学性不够。政策的多变,有些是因为当初决策不科学,有些实际上是因为决策者想变。政策制定时,没有经过充分的科学性论证,后来一执行,发现事情不好办,或者没法办,不得不再改,于是造成了政策多变、朝令夕改。

  “朝令夕改”,给民众带来的损失是严重的。2014年山西蒲县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时,推出鼓励政策,养羊户可在农村信用社办理贷款。农民陈齐办理了5万元贷款,买回80多只羊,靠养奶羊过活。不料两年光景,政策突变,陈齐经苦心经营,如今已达到150多只羊的规模,但今年6月,村主任告诉他,镇上要封山禁牧,蒲县下限期卖羊令,10天内必须把羊卖掉,否则要罚款。进价1000多元一只的羊,被羊贩子以均价不到300元的价格买走,农民损失惨重。

  政府的政策跟民众的生活关系密切。一个政策出台,民众就会根据这个政策,调整自己的生活轨道,而朝令夕改,就会打乱民众的生活步调,让民众不知所从。近年来,我国公共政策领域频频出现朝令夕改、半途夭折等“短期流变”现象,不仅加大了政策执行的阻力,削弱政策的权威性和政府治理效果;而且增加了公众对政策的非适应性,造成人力、物力、财力等资源的损耗和浪费,影响了社会稳定。

  政策主体间利益博弈的失衡是“朝令夕改”现象产生的最根本原因。公民是政策的直接影响者和最直接感受者,但由于公民呈原子化的分布状态,既不具备权威性,又没有经济资源和组织优势,与其他政策主体力量悬殊,处于弱势地位,在多方利益主体博弈的过程中,其利益极容易被忽视。一旦政府的决策者受某种利益的驱动,政策半途夭折在所避免,百姓无可奈何,只好发发牢骚而已。

  贴着民意,政策即使有变化,民众也没有什么不高兴;不贴着民意,只按官意走,变来变去,民意都会怨声载道。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