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27条牛说到那幅《牡丹图》

2016-9-19 09:15:1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这真是一件奇闻?据中秋前一天四川省纪委通报,某官员丧母,于是大办,被一一“知会”者,当然不能空手而来,一席白喜事下来,不仅收了53万现金,居然还收到了27条牛……

  舆论之间,照例大哗,说这官儿,连四乡农民也不放过,他们送不出钱,只好牵牛来抵,这不是“刮地皮”吗?也有有识之士,闻之大为叹息,说受贿连牛也收,真是“吃相难看”!

  这当然“吃相难看”,官员收贿,到了无所不收的地步,岂不是到了极致——但读者诸君,千万别从这27头牛的奇闻里头,读出了墨吏们的“窘迫”,现在的受贿,更有“吃相”并不“难看”,甚至是“高雅致极”的,他们决不是“什么都收”,恰恰是只收“雅贿”,早已不落现金、房产的俗套,更何况区区27头牛?

  “雅贿”之案,近年来在官员受贿犯罪中早已超过百起,玉石、字画、瓷器、古董乃至邮票等等,越来越现于受贿清单之中。杭州市前副市长许迈永,抄家时抄出一个“文物博物馆”,玉器、鸡血石无数,齐白石、潘天寿、启功的名家字画逾百;温州市鹿城公安分局原局长王天义,家中藏有书画195件,文物等巨达1351件;内蒙古自治区原副秘书长武志忠的储藏室里,除成捆现金、金条外,各种珍品字画、名牌手表多达两千余件……

  已经落马的原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号称“玉痴”,玉不离手,不能自已,且每周要与“老板”们“斗玉”。倪副省长不大收钱,但是收玉,几千万贿金中,八成是“老板”孝敬的玉。倪发科一次就收进过价值350万元的好玉,有时还嫌送的玉“成色不够好”,当即要“老板”加价几十万去重新买过。同样已经落马的河南省原人大党组书记秦玉海,高雅上品,喜极摄影,秦书记也不收钱,但几百万的“摄影配置”却是“老板”们给配备的。至于江西新余市原人大主任周建华,酷爱藏茶,号称“茶主任”,他不怎么碰钱,却收名茶、古茶、奇茶;浙江临海市原文广局长周华清痴迷兰花,人曰“兰局长”,正是因为养兰、爱兰,疯狂收兰,最终因“雅趣”而落马。

  收受“雅贿”,看似与钱无干,其实却是“大俗”,且不说珍奇古玩的藏价连城,便是一点字画瓷器,也有贪官要急忙变钱的——只不过把它当成了洗钱的通途而已,那吃相才真叫难看。杭州运河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邵毅,收进一个黑釉观音瓶,时价4000元,过了几年,“古董商”陈某便帮邵张罗“卖出去”,卖了多少钱呢?80万,整整涨了200倍!其实“收购”这个瓶子的,正是陈老板本人,陈老板为什么要“出血”、做“冲头”,甘愿被斩?因为他要得到临安萤石矿的采矿权,而邵董事长早已心知肚明,原来是一出“双簧”哦!有的地方,专门有“收购”官员将字画古玩变现的“古玩店”,超价收进是字画老板,真正出钱的就是当初送奉“雅玩”的主儿;有的行贿人,将一件乾隆的珍品,摆到某个不起眼的文物市场角落里,带官员去买,出价一万元,其实值100万。这两条,都已经成了“行内”不言自明的“规矩”。至于“法眼”看中好货真物事,拿起电话要老板即刻赶来买单,那吃相就更不要去说它啦。

  说“雅好”要和“雅贿”划清界线也好,劝官员不要因为“雅贿”有种种包装而存有侥幸心理也罢,其实“雅贿”不过是贪腐的一个变种一个升级版——赖昌星有一句名言,“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你看在远华案中落马的厦门海关原副关长兼缉私局长接培勇,一开始一身正气,一点也不买赖昌星的账。但接局长爱书好画呀,赖昌星花重金聘请国内九大知名画家联手创作一幅《牡丹图》送给他,还请他为远华牌香烟题写烟名,……终于一步一步拿下了这位“不爱钱”的缉私局长!

  这样说起来,这幅高雅的《牡丹图》与“吃相难看”的27头牛,有什么质的区别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从27条牛说到那幅《牡丹图》

2016年9月19日 09:15 来源:东方网

  这真是一件奇闻?据中秋前一天四川省纪委通报,某官员丧母,于是大办,被一一“知会”者,当然不能空手而来,一席白喜事下来,不仅收了53万现金,居然还收到了27条牛……

  舆论之间,照例大哗,说这官儿,连四乡农民也不放过,他们送不出钱,只好牵牛来抵,这不是“刮地皮”吗?也有有识之士,闻之大为叹息,说受贿连牛也收,真是“吃相难看”!

  这当然“吃相难看”,官员收贿,到了无所不收的地步,岂不是到了极致——但读者诸君,千万别从这27头牛的奇闻里头,读出了墨吏们的“窘迫”,现在的受贿,更有“吃相”并不“难看”,甚至是“高雅致极”的,他们决不是“什么都收”,恰恰是只收“雅贿”,早已不落现金、房产的俗套,更何况区区27头牛?

  “雅贿”之案,近年来在官员受贿犯罪中早已超过百起,玉石、字画、瓷器、古董乃至邮票等等,越来越现于受贿清单之中。杭州市前副市长许迈永,抄家时抄出一个“文物博物馆”,玉器、鸡血石无数,齐白石、潘天寿、启功的名家字画逾百;温州市鹿城公安分局原局长王天义,家中藏有书画195件,文物等巨达1351件;内蒙古自治区原副秘书长武志忠的储藏室里,除成捆现金、金条外,各种珍品字画、名牌手表多达两千余件……

  已经落马的原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号称“玉痴”,玉不离手,不能自已,且每周要与“老板”们“斗玉”。倪副省长不大收钱,但是收玉,几千万贿金中,八成是“老板”孝敬的玉。倪发科一次就收进过价值350万元的好玉,有时还嫌送的玉“成色不够好”,当即要“老板”加价几十万去重新买过。同样已经落马的河南省原人大党组书记秦玉海,高雅上品,喜极摄影,秦书记也不收钱,但几百万的“摄影配置”却是“老板”们给配备的。至于江西新余市原人大主任周建华,酷爱藏茶,号称“茶主任”,他不怎么碰钱,却收名茶、古茶、奇茶;浙江临海市原文广局长周华清痴迷兰花,人曰“兰局长”,正是因为养兰、爱兰,疯狂收兰,最终因“雅趣”而落马。

  收受“雅贿”,看似与钱无干,其实却是“大俗”,且不说珍奇古玩的藏价连城,便是一点字画瓷器,也有贪官要急忙变钱的——只不过把它当成了洗钱的通途而已,那吃相才真叫难看。杭州运河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邵毅,收进一个黑釉观音瓶,时价4000元,过了几年,“古董商”陈某便帮邵张罗“卖出去”,卖了多少钱呢?80万,整整涨了200倍!其实“收购”这个瓶子的,正是陈老板本人,陈老板为什么要“出血”、做“冲头”,甘愿被斩?因为他要得到临安萤石矿的采矿权,而邵董事长早已心知肚明,原来是一出“双簧”哦!有的地方,专门有“收购”官员将字画古玩变现的“古玩店”,超价收进是字画老板,真正出钱的就是当初送奉“雅玩”的主儿;有的行贿人,将一件乾隆的珍品,摆到某个不起眼的文物市场角落里,带官员去买,出价一万元,其实值100万。这两条,都已经成了“行内”不言自明的“规矩”。至于“法眼”看中好货真物事,拿起电话要老板即刻赶来买单,那吃相就更不要去说它啦。

  说“雅好”要和“雅贿”划清界线也好,劝官员不要因为“雅贿”有种种包装而存有侥幸心理也罢,其实“雅贿”不过是贪腐的一个变种一个升级版——赖昌星有一句名言,“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你看在远华案中落马的厦门海关原副关长兼缉私局长接培勇,一开始一身正气,一点也不买赖昌星的账。但接局长爱书好画呀,赖昌星花重金聘请国内九大知名画家联手创作一幅《牡丹图》送给他,还请他为远华牌香烟题写烟名,……终于一步一步拿下了这位“不爱钱”的缉私局长!

  这样说起来,这幅高雅的《牡丹图》与“吃相难看”的27头牛,有什么质的区别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