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西门庆故里”与“孙悟空原籍”

2016-9-9 08:56:4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王永娟

  天下之大,本来平安盛世,为什么战鼓隆隆?千年历史,本来摆在那里,又为什么硝烟四起?因为一个名人的出生地,因为一个故里的归属权,近年以来,到处烽火翻卷,大家纷纷出手,发声于官媒,争执于网络,动员于民间,甚至游说于庙堂,但凡一个“抢”字,今天再来说它,早已没有了新鲜感与新闻性。

  这不,就在前几天,关于卧龙岗究在何处,躬耕地又属谁家,刘皇叔到底在哪里三顾茅庐,打了几十年的诸葛亮官司,复又燃起战火。河南南阳高调宣布,将于9月28日至10月7日举办“南阳诸葛亮文化旅游节”,主会场定于“南阳卧龙岗”,声明这就是诸葛丞相出山前的“隐居之地”,而邻居湖北襄阳当然“十分不满”,公开质疑南阳此举的正当性,并指其为“李鬼”,他才是正宗的诸葛亮之处呢!

  尽管百年之前,早有人规劝“名高天下,何必辩襄阳南阳”,尽管近几年以来,也有人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来打圆场,但诸葛亮之争从来没有平息,如同遍及域内,越演越烈的名人故里之战一样——而据我之见,这也罢了。争夺轩辕、黄帝,争的毕竟是祖先;争抢李白、曹寅,争的到底是文圣;而争吵西施、昭君,争的还是美女哦,一部三国,从曹操、孔明,争到刘备、赵云,那争的究竟还是英雄。所以说,争一争,也罢了——君不见争到后来,“正面人物”抢光了,便来抢“反角”,指鹿为马的赵高,投降卖国的秦桧,直到贿选“猪仔议会”的曹锟,无不抢到“篮里”?

  就说近几年来,两省三地,刀光剑影,金戈铁马,“抢”的是什么呢?居然是“西门庆故里”!某县宣布建设“水浒传·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又某县宣称打造“西门庆旅游项目”,重修“王婆茶馆”;再就是某市更声称投资数千万开发“西门庆故里”——且不说这位西门大官人,只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人物,便是他在《水浒传》和《金瓶梅》中的“行状”,难道真的可以重新成为“性解放”的旗帜,真的可以“华丽转身”?可是不管,你看人家北洋的“大帅府”,不是辟出了“旅游专线”吗?一块周佛海的题碑,不是已经让莘莘学子“结队而谒”,差一天要搞起“一日游”吗?所以圣雄达人争不到,历代风流也没有,只好抢一个暧昧的西门庆来“开发”,管他呢!至于那个因为井蛙自大而被嘲千年的“夜郎”,不是早已抢得一塌糊涂吗?

  争抢“历史名人”之战,总得是个“人”,确有其“人”吧?但“历史”上哪有那么多“名人”可供争抢呢?只好又来抢神话“人物”,虚无飘渺的“人”。关于“孙悟空是哪里‘人’”的战斗,堪称可笑的“案例”——连云港似乎因为有花果山,据说还有水帘洞,所以一直被认为孙行者的“原籍”,但数年之前,山西一个叫做娄烦的县,却宣布他才是孙大圣的故里。娄烦其言凿凿,说唐宋时已是皇家“御马监”,史书上还有“娄烦骏马甲天下”的记载呢,而孙悟空在《西游记》里,不是当过“弼马温”、养过“御马”吗?所以“正相吻合”,更不要说俺这里的人们,多有姓“孙”的呢!你说他牵强附会也好,论其不着调也罢,总之,一个“花果山孙大圣故里风景区”,已经在娄烦“决定着手建设”,只不知进度如何呵!一个女娲“故里”,不也争得脸红耳赤吗?都说当年支撑老天的四根柱子如何倾倒,俺们的女娲又怎样炼出了五色之土在“此处”补天,都说女娲补天时掉在河里的两块七彩石,现在也已在“本地”找到,便是她冶炼红铜也即五色土的那几十口坩埚,也就在本县,可以带你们去瞧啊!至于观世音菩萨的“出生地”,甚至玉皇大帝的“故里”,不是都已经“发现”,并且抢得不亦乐乎吗?

  近半年来,安徽桐城的“六尺巷”,因为春晚上赵薇的一首歌而重又名闻天下,窄窄的六尺巷,游客挤得水泄不通,连周边的小吃都一抢而空。于是山东的聊城不高兴了,谁说六尺巷就在桐城?俺们清代状元聊城人傅以渐大学士家的六尺巷,才是正宗呢!其实岂但是聊城不开心,全国已有15个地方宣布六尺巷就在他那里呢!这些提出“主权主张”的遍地“六尺巷”,是否也会烽烟四起,抢一个不亦乐乎,可以拭目以待——只是今天的我们,早已把“让他三尺又何妨”忘记得一干二净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西门庆故里”与“孙悟空原籍”

2016年9月9日 08:56 来源:东方网

  天下之大,本来平安盛世,为什么战鼓隆隆?千年历史,本来摆在那里,又为什么硝烟四起?因为一个名人的出生地,因为一个故里的归属权,近年以来,到处烽火翻卷,大家纷纷出手,发声于官媒,争执于网络,动员于民间,甚至游说于庙堂,但凡一个“抢”字,今天再来说它,早已没有了新鲜感与新闻性。

  这不,就在前几天,关于卧龙岗究在何处,躬耕地又属谁家,刘皇叔到底在哪里三顾茅庐,打了几十年的诸葛亮官司,复又燃起战火。河南南阳高调宣布,将于9月28日至10月7日举办“南阳诸葛亮文化旅游节”,主会场定于“南阳卧龙岗”,声明这就是诸葛丞相出山前的“隐居之地”,而邻居湖北襄阳当然“十分不满”,公开质疑南阳此举的正当性,并指其为“李鬼”,他才是正宗的诸葛亮之处呢!

  尽管百年之前,早有人规劝“名高天下,何必辩襄阳南阳”,尽管近几年以来,也有人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来打圆场,但诸葛亮之争从来没有平息,如同遍及域内,越演越烈的名人故里之战一样——而据我之见,这也罢了。争夺轩辕、黄帝,争的毕竟是祖先;争抢李白、曹寅,争的到底是文圣;而争吵西施、昭君,争的还是美女哦,一部三国,从曹操、孔明,争到刘备、赵云,那争的究竟还是英雄。所以说,争一争,也罢了——君不见争到后来,“正面人物”抢光了,便来抢“反角”,指鹿为马的赵高,投降卖国的秦桧,直到贿选“猪仔议会”的曹锟,无不抢到“篮里”?

  就说近几年来,两省三地,刀光剑影,金戈铁马,“抢”的是什么呢?居然是“西门庆故里”!某县宣布建设“水浒传·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又某县宣称打造“西门庆旅游项目”,重修“王婆茶馆”;再就是某市更声称投资数千万开发“西门庆故里”——且不说这位西门大官人,只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人物,便是他在《水浒传》和《金瓶梅》中的“行状”,难道真的可以重新成为“性解放”的旗帜,真的可以“华丽转身”?可是不管,你看人家北洋的“大帅府”,不是辟出了“旅游专线”吗?一块周佛海的题碑,不是已经让莘莘学子“结队而谒”,差一天要搞起“一日游”吗?所以圣雄达人争不到,历代风流也没有,只好抢一个暧昧的西门庆来“开发”,管他呢!至于那个因为井蛙自大而被嘲千年的“夜郎”,不是早已抢得一塌糊涂吗?

  争抢“历史名人”之战,总得是个“人”,确有其“人”吧?但“历史”上哪有那么多“名人”可供争抢呢?只好又来抢神话“人物”,虚无飘渺的“人”。关于“孙悟空是哪里‘人’”的战斗,堪称可笑的“案例”——连云港似乎因为有花果山,据说还有水帘洞,所以一直被认为孙行者的“原籍”,但数年之前,山西一个叫做娄烦的县,却宣布他才是孙大圣的故里。娄烦其言凿凿,说唐宋时已是皇家“御马监”,史书上还有“娄烦骏马甲天下”的记载呢,而孙悟空在《西游记》里,不是当过“弼马温”、养过“御马”吗?所以“正相吻合”,更不要说俺这里的人们,多有姓“孙”的呢!你说他牵强附会也好,论其不着调也罢,总之,一个“花果山孙大圣故里风景区”,已经在娄烦“决定着手建设”,只不知进度如何呵!一个女娲“故里”,不也争得脸红耳赤吗?都说当年支撑老天的四根柱子如何倾倒,俺们的女娲又怎样炼出了五色之土在“此处”补天,都说女娲补天时掉在河里的两块七彩石,现在也已在“本地”找到,便是她冶炼红铜也即五色土的那几十口坩埚,也就在本县,可以带你们去瞧啊!至于观世音菩萨的“出生地”,甚至玉皇大帝的“故里”,不是都已经“发现”,并且抢得不亦乐乎吗?

  近半年来,安徽桐城的“六尺巷”,因为春晚上赵薇的一首歌而重又名闻天下,窄窄的六尺巷,游客挤得水泄不通,连周边的小吃都一抢而空。于是山东的聊城不高兴了,谁说六尺巷就在桐城?俺们清代状元聊城人傅以渐大学士家的六尺巷,才是正宗呢!其实岂但是聊城不开心,全国已有15个地方宣布六尺巷就在他那里呢!这些提出“主权主张”的遍地“六尺巷”,是否也会烽烟四起,抢一个不亦乐乎,可以拭目以待——只是今天的我们,早已把“让他三尺又何妨”忘记得一干二净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