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就好这一口?

2016-8-29 09:12:4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天下之大,法院之忙,几乎天天有贪官要升堂开审,公众之间,也早已不觉新鲜。然而近日开庭的原成都温江区国土局长张康林案,都颇有一点“可议性”——张局长被控受贿2000万不说,还向区委书记谢超“介绍贿赂”300万。这300万,是一家地产老板送的,却由张局长亲自将这个“六七十斤重的麻袋”,扛进谢书记家——因为谢书记喜欢现钞,就好这一口,所以汗流浃背也要给他扛去。至于谢书记的“这一口”,果然在他的私邸中搜出了数千万,每一块都是“现钞”。

  “就好这一口”,喜欢现钞的,当然不止一个谢书记——江西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据说“好”吃米粉,于是也是地产老板的谢祚珍谢董事长,就把一个重20多斤的米粉箱放在邝书记的官车后备箱里。这米粉箱里当然不是什么不值钱的米粉,打开一看,“里面装有万元面额的现金,数了数共有100叠,共计100万元”,于是邝书记为谢老板‘量身定制’落实了项目,还心知肚明地专门为她改了县城的规划——他“好”的“这一口”,哪里有区区一点米粉,不就是那“100叠”万元大钞吗?

  不知什么道理,“就好这一口”,喜欢现钞的贪官,似乎真还不少。刘铁男手下的副司长魏鹏远,家里堆着近两亿现钞,抄家的时候,十六台点钞机点了一天一夜,还烧坏了四台呢。文强的豪宅,也到处堆放着现钞,连院子外的鱼塘中,也埋着一个偌大的油纸包,打开一看,竟是整整两千万现金票子哦!至于某地小偷闯窃官宅,居然偷出数百万现金,至于某贪官家中水管爆裂,水漫金山,才“浮现”出藏在厕所里的数千万现洋,就更不是什么奇闻啦。

  也有人奇怪,贪官为什么喜欢现钞,是因为它“安全”?也许有点道理——一来受贿纳贡,如果走银行,未免雁过留声,有来往痕迹可查;二来收受的赃款,如果储蓄理财,也会有个“巨款财产”来源问题呵,一查就清楚了。所以他喜欢现钞,因为“死无对证”。这也许都对——但还有一些贪官,他对现钞的情有独钟,他的“好这一口”,却似乎另有他的“情趣”。比如不久前披露的某地“把手”,家中藏了两千万,他要把这两千万现钞移到更大的宅子里去,瘦骨嶙峋的“领导”,居然不容别人帮忙,赤日炎炎之下,气喘吁吁之间,硬是一人手提肩扛,将重达数百公斤的现钞搬了个家。搬去干什么?原来每天夜深人静,此官总要独自一人把两千万现钞摊开摆平,“静静地欣赏”着,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那内心的“快感”,那周身的“爽”,就别提啦......可见他的“就好这一口”,自有他对于金钱的“热爱”和极度的“欣赏”哦!

  总是有人不解地问,贪官们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一来他们不差钱,吃用开销都不用掏腰包,“老婆十年不动,工资完全不用”,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二来那么多钱,存银行不敢,买房子也不敢,派什么用处呢?不是有的贪官,平时节俭至极,一毛不拔吗?有的贪贿了几百几千万,生活中却是“顿顿辣酱面,天天老坦克”,连件好衣衫都不舍得穿吗?莫不是金钱这个东西,就是不用不花,也有它独特的“欣赏价值”和美学意义,以至于贪官们人人都“好这一口”,变得那样的贪婪和疯狂?

  报载有个贪官床底下堆满现金,他说天天晚上这样睡着“舒坦”,其实我看他应当“如卧针毡”呢——他夜里不做噩梦,他就不怕“半夜敲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就好这一口?

2016年8月29日 09:12 来源:东方网

  天下之大,法院之忙,几乎天天有贪官要升堂开审,公众之间,也早已不觉新鲜。然而近日开庭的原成都温江区国土局长张康林案,都颇有一点“可议性”——张局长被控受贿2000万不说,还向区委书记谢超“介绍贿赂”300万。这300万,是一家地产老板送的,却由张局长亲自将这个“六七十斤重的麻袋”,扛进谢书记家——因为谢书记喜欢现钞,就好这一口,所以汗流浃背也要给他扛去。至于谢书记的“这一口”,果然在他的私邸中搜出了数千万,每一块都是“现钞”。

  “就好这一口”,喜欢现钞的,当然不止一个谢书记——江西安远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据说“好”吃米粉,于是也是地产老板的谢祚珍谢董事长,就把一个重20多斤的米粉箱放在邝书记的官车后备箱里。这米粉箱里当然不是什么不值钱的米粉,打开一看,“里面装有万元面额的现金,数了数共有100叠,共计100万元”,于是邝书记为谢老板‘量身定制’落实了项目,还心知肚明地专门为她改了县城的规划——他“好”的“这一口”,哪里有区区一点米粉,不就是那“100叠”万元大钞吗?

  不知什么道理,“就好这一口”,喜欢现钞的贪官,似乎真还不少。刘铁男手下的副司长魏鹏远,家里堆着近两亿现钞,抄家的时候,十六台点钞机点了一天一夜,还烧坏了四台呢。文强的豪宅,也到处堆放着现钞,连院子外的鱼塘中,也埋着一个偌大的油纸包,打开一看,竟是整整两千万现金票子哦!至于某地小偷闯窃官宅,居然偷出数百万现金,至于某贪官家中水管爆裂,水漫金山,才“浮现”出藏在厕所里的数千万现洋,就更不是什么奇闻啦。

  也有人奇怪,贪官为什么喜欢现钞,是因为它“安全”?也许有点道理——一来受贿纳贡,如果走银行,未免雁过留声,有来往痕迹可查;二来收受的赃款,如果储蓄理财,也会有个“巨款财产”来源问题呵,一查就清楚了。所以他喜欢现钞,因为“死无对证”。这也许都对——但还有一些贪官,他对现钞的情有独钟,他的“好这一口”,却似乎另有他的“情趣”。比如不久前披露的某地“把手”,家中藏了两千万,他要把这两千万现钞移到更大的宅子里去,瘦骨嶙峋的“领导”,居然不容别人帮忙,赤日炎炎之下,气喘吁吁之间,硬是一人手提肩扛,将重达数百公斤的现钞搬了个家。搬去干什么?原来每天夜深人静,此官总要独自一人把两千万现钞摊开摆平,“静静地欣赏”着,一坐就是几个小时,那内心的“快感”,那周身的“爽”,就别提啦......可见他的“就好这一口”,自有他对于金钱的“热爱”和极度的“欣赏”哦!

  总是有人不解地问,贪官们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一来他们不差钱,吃用开销都不用掏腰包,“老婆十年不动,工资完全不用”,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二来那么多钱,存银行不敢,买房子也不敢,派什么用处呢?不是有的贪官,平时节俭至极,一毛不拔吗?有的贪贿了几百几千万,生活中却是“顿顿辣酱面,天天老坦克”,连件好衣衫都不舍得穿吗?莫不是金钱这个东西,就是不用不花,也有它独特的“欣赏价值”和美学意义,以至于贪官们人人都“好这一口”,变得那样的贪婪和疯狂?

  报载有个贪官床底下堆满现金,他说天天晚上这样睡着“舒坦”,其实我看他应当“如卧针毡”呢——他夜里不做噩梦,他就不怕“半夜敲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