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yan”是一道什么菜?

2016-8-23 13:41: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八大菜系中间,满汉全席里头,你听说过“yan”这道菜吗?不料生活之中竟是有的-------

  某地纪委近日查某国企的“招待帐”,竟发现菜单之中,有“yan1-40”和“yan2-80”这种常出现的菜。这是什么菜呢?原来是高档烟的“代码”-------酒宴肉席之上,“公务招待”之间,光有吃喝还不行啊,还要有好烟款待。可是按新规定烟不能报销啊,于是领导指示,“就加一个菜”吧!就这样把烟列为佳肴,一单子报销了-----据查实,这个国企自“八项规定”以来,购好烟1286盒,共36480元,大多以“yan”的名义,打入“公务招待”的酒肉帐里。

  人民日报将“yan”列为“隐性对抗”,其实更有“显性”对着干的呢-----也是近日查实,某地小小一个分局,“招待费”自“八项规定”后有了“大减”,但到了去年下半年,竟又大大“反弹”,光12月一个月,就“公务”吃喝48次,刨去双休,每天中午吃了晚上又喝,一餐也不轮空,甚至比“八项规定前还“放开”.

  “八项规定”将近四年了,为什么又要说这个吃喝问题呢?不是好多了吗?是的,好多了,收敛多了,这是一句话;但是并未根治,反“四风”尚无穷期,这是另一句话。就拿这个吃喝来说,先是“离散转移”,或曰“躲起来吃”,乡间会所,机关食堂,老板私邸,都成了“转战”的“南北”,关上门拉起窗帘还要吃,把茅台灌在矿泉水瓶里还要喝;或曰“到下面吃”,比如文前所说一个月“招待”48次的那个分局,也不要错怪了他,他是“因为下来检查、评比、督办的多”,所以都是招待“上面”的“首长”的呀,连他的办公室主任都“说不清来的是谁”,也不便问,只知道是“领导”来了呢!尤其是“八项规定”近四年了,有的地方实在“忍不住了”,不光是抱怨“官不聊生”,危言再“禁”下去,“内需不行了”,而且蛰伏了一阵,过了三年“苦日子”啦,“坚持不住啦”,他看来是要以各种方式“反弹回潮”了,你说他是“顶风作案”,他却说“风头”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所以又有了一个月公款吃喝48次的“新动向”-------这个“新动向”,值得注意呵!

  吃喝风,中央是将它列入“奢靡之风”加以反对的。圆台面的问题,不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事”。一方面,党和人民的事业,不可能由一批整天醉醺醺的官员去“完成”,我们的经济,也不应当是靠“公款消费”来拉动的“内需”,更不要说老百姓对于公款吃喝甚至“酒桌办公”的反感甚至愤慨了。另一方面,作为“奢靡之风”的吃喝风,实质上是某些地方官场腐化生态的载体和象征。比如看似以吃喝为纽带的“西山会”、“汾酒会”等等,满足的难道是胃的需求吗?这是一种拉帮结派的朋党,结党营私的“圈子”。说官员馋,管不住一张嘴,那是小看他了,不是有人说,吃得是“政治饭”,喝的是“站队酒”吗?吃喝之风,是封建官场多少年来抱团依附的典型常态,又是这些年某些官员早已病入膏肓的“生活习惯”乃至“政治文化”,决不是三四年工夫就可以连根拔起、疗愈治本的。

  记得“八项规定”之初,习近平同志就指出要防止“风头”过后,反弹回潮,以至“涛声依旧”。这个教训,过去曾有过多次,我们不能轻忘,更不能重蹈.在“八项规定”将近四年之时,我们应有起码的警惕,至少应从“yan”这道“菜”和48次“招待”中有所警醒-----不是已经有人在那里一厢情愿地散布关于“三年之痒”的“断言”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yan”是一道什么菜?

2016年8月23日 13:41 来源:东方网

  八大菜系中间,满汉全席里头,你听说过“yan”这道菜吗?不料生活之中竟是有的-------

  某地纪委近日查某国企的“招待帐”,竟发现菜单之中,有“yan1-40”和“yan2-80”这种常出现的菜。这是什么菜呢?原来是高档烟的“代码”-------酒宴肉席之上,“公务招待”之间,光有吃喝还不行啊,还要有好烟款待。可是按新规定烟不能报销啊,于是领导指示,“就加一个菜”吧!就这样把烟列为佳肴,一单子报销了-----据查实,这个国企自“八项规定”以来,购好烟1286盒,共36480元,大多以“yan”的名义,打入“公务招待”的酒肉帐里。

  人民日报将“yan”列为“隐性对抗”,其实更有“显性”对着干的呢-----也是近日查实,某地小小一个分局,“招待费”自“八项规定”后有了“大减”,但到了去年下半年,竟又大大“反弹”,光12月一个月,就“公务”吃喝48次,刨去双休,每天中午吃了晚上又喝,一餐也不轮空,甚至比“八项规定前还“放开”.

  “八项规定”将近四年了,为什么又要说这个吃喝问题呢?不是好多了吗?是的,好多了,收敛多了,这是一句话;但是并未根治,反“四风”尚无穷期,这是另一句话。就拿这个吃喝来说,先是“离散转移”,或曰“躲起来吃”,乡间会所,机关食堂,老板私邸,都成了“转战”的“南北”,关上门拉起窗帘还要吃,把茅台灌在矿泉水瓶里还要喝;或曰“到下面吃”,比如文前所说一个月“招待”48次的那个分局,也不要错怪了他,他是“因为下来检查、评比、督办的多”,所以都是招待“上面”的“首长”的呀,连他的办公室主任都“说不清来的是谁”,也不便问,只知道是“领导”来了呢!尤其是“八项规定”近四年了,有的地方实在“忍不住了”,不光是抱怨“官不聊生”,危言再“禁”下去,“内需不行了”,而且蛰伏了一阵,过了三年“苦日子”啦,“坚持不住啦”,他看来是要以各种方式“反弹回潮”了,你说他是“顶风作案”,他却说“风头”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所以又有了一个月公款吃喝48次的“新动向”-------这个“新动向”,值得注意呵!

  吃喝风,中央是将它列入“奢靡之风”加以反对的。圆台面的问题,不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事”。一方面,党和人民的事业,不可能由一批整天醉醺醺的官员去“完成”,我们的经济,也不应当是靠“公款消费”来拉动的“内需”,更不要说老百姓对于公款吃喝甚至“酒桌办公”的反感甚至愤慨了。另一方面,作为“奢靡之风”的吃喝风,实质上是某些地方官场腐化生态的载体和象征。比如看似以吃喝为纽带的“西山会”、“汾酒会”等等,满足的难道是胃的需求吗?这是一种拉帮结派的朋党,结党营私的“圈子”。说官员馋,管不住一张嘴,那是小看他了,不是有人说,吃得是“政治饭”,喝的是“站队酒”吗?吃喝之风,是封建官场多少年来抱团依附的典型常态,又是这些年某些官员早已病入膏肓的“生活习惯”乃至“政治文化”,决不是三四年工夫就可以连根拔起、疗愈治本的。

  记得“八项规定”之初,习近平同志就指出要防止“风头”过后,反弹回潮,以至“涛声依旧”。这个教训,过去曾有过多次,我们不能轻忘,更不能重蹈.在“八项规定”将近四年之时,我们应有起码的警惕,至少应从“yan”这道“菜”和48次“招待”中有所警醒-----不是已经有人在那里一厢情愿地散布关于“三年之痒”的“断言”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