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埋单”问题折射政商关系

2016-8-21 12:01: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王永娟

  据近日权威披露,历任数地市委书记又当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陈安众落马,是在巡视中被发现线索的。“爱喝大酒,交际面很广”,是人们对陈安众的评价,甚至“喝完酒还喜欢找女孩子跳舞、去桑拿……”陈安众夜夜笙歌、灯红酒绿,是谁出的钱呢?一查,原来是由“老板”埋单。

  其实陈安众的潇洒,一概由“老板”埋单,在某些官员之中,并非独树一帜。君不见有的官员,他在三温池里按摩房中温柔,外面总坐着个“老板”等着签单;君不闻他游遍名山大川,甚至周游列国,身边也要带几个“老板”,叫做“皮夹子”?有的贪官好摄影,他的数百万“器材”哪来?那是“老板”给“配备”的呵。这还不算什么,黄志光黄主席给庙里捐钱,这一百万也由“企业家”出,功德则记在他儿子名下……

  这大概都算“小开司”了,有的墨吏连“买官”也要“老板”埋单。刘志军跑官兼捞人,“企业家”丁书苗全程埋单,出了四千万;张曙光要个“院士”,打点公关,花了一千五百万,结果也是“老板”付的现金呵。贪官不光要“进步”,还重“口味”,于是包情妇的钱,居然也要“企业家”出——已判了死缓的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先后包养的情人连自己也算不清,只好拿个本子记着。包情妇要钱来“包”啊,徐厅长哪来那么多“包养费”,原来也问“企业家”要,一次就给两千万,那可是给“弟妹”们花的呀。至于张曙光,包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女高音”。“女高音”要换车,张局长给商人杨某“说了一下”,于是杨老板出了三十万;“女高音”逛街,看中名表一块,于是张局长“打了个电话”,杨老板又赶紧从银行取出五十万大洋急忙捧了过来……

  有的官员,热衷于小圈子,隔三岔五杯觞相交、酒肉朋友不算,往往还有固定的时间、会所、人物。这样频繁奢侈的“聚会”,谁来“埋单”?就更少不了“企业家”啦!西山会是个朋党,令计划以下,只有山西籍的省部级高官,才能“冠盖云集”,可是“门槛很高”、条件森严的“西山会”,独独就有一名女“老板”参加,要她来,就是负责“埋单”的呵!至于位于北京鼓楼大街的“汾酒会”,以山西籍高官为主,共四十余人,已经落马的就有聂春玉、申维辰、王茂设、洪发科、杨森林等多人,这个“汾酒会”干脆就是一个“老板”开的,而“埋单”者,则是山西“著名女企业家”上官永清。这个“金融界大佬”,不但“埋单”,还被誉为山西政商链接中的“关键一环”呢,可见上官董事长并没有白白“埋单”!

  “老板埋单”,在某些官场,已成惯例,其实折射出政商关系的大问题——我们说,官商之间,既要亲,又要清,要善于同企业家交朋友,又要君子之交淡如水。“老板”们的豪宴,你不要去吃,他的高尔夫,你不要去打,他的钱币卡什么的,你千万不要笑纳,更不要叫“老板”埋单——俞正声同志主政上海时,再三规劝官员,一定要同老板吃个饭,那你埋单就是了嘛!千万不要叫老板埋单。至于这个吃饭问题,也有个怎么吃法,台商宣建生回忆,习近平同志任台商云集的福州市委书记时,“他来我们这吃什么?炸酱面。我去福州,他请我们吃涮羊肉”,可以形象说明政商关系的清淡清澈,至少不会存在“老板”埋单的问题了吧!

  只不知这个楷模和那个规劝,能不能诫勉叫“老板”埋单业已习惯的官员们?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埋单”问题折射政商关系

2016年8月21日 12:01 来源:东方网

  据近日权威披露,历任数地市委书记又当到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陈安众落马,是在巡视中被发现线索的。“爱喝大酒,交际面很广”,是人们对陈安众的评价,甚至“喝完酒还喜欢找女孩子跳舞、去桑拿……”陈安众夜夜笙歌、灯红酒绿,是谁出的钱呢?一查,原来是由“老板”埋单。

  其实陈安众的潇洒,一概由“老板”埋单,在某些官员之中,并非独树一帜。君不见有的官员,他在三温池里按摩房中温柔,外面总坐着个“老板”等着签单;君不闻他游遍名山大川,甚至周游列国,身边也要带几个“老板”,叫做“皮夹子”?有的贪官好摄影,他的数百万“器材”哪来?那是“老板”给“配备”的呵。这还不算什么,黄志光黄主席给庙里捐钱,这一百万也由“企业家”出,功德则记在他儿子名下……

  这大概都算“小开司”了,有的墨吏连“买官”也要“老板”埋单。刘志军跑官兼捞人,“企业家”丁书苗全程埋单,出了四千万;张曙光要个“院士”,打点公关,花了一千五百万,结果也是“老板”付的现金呵。贪官不光要“进步”,还重“口味”,于是包情妇的钱,居然也要“企业家”出——已判了死缓的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先后包养的情人连自己也算不清,只好拿个本子记着。包情妇要钱来“包”啊,徐厅长哪来那么多“包养费”,原来也问“企业家”要,一次就给两千万,那可是给“弟妹”们花的呀。至于张曙光,包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女高音”。“女高音”要换车,张局长给商人杨某“说了一下”,于是杨老板出了三十万;“女高音”逛街,看中名表一块,于是张局长“打了个电话”,杨老板又赶紧从银行取出五十万大洋急忙捧了过来……

  有的官员,热衷于小圈子,隔三岔五杯觞相交、酒肉朋友不算,往往还有固定的时间、会所、人物。这样频繁奢侈的“聚会”,谁来“埋单”?就更少不了“企业家”啦!西山会是个朋党,令计划以下,只有山西籍的省部级高官,才能“冠盖云集”,可是“门槛很高”、条件森严的“西山会”,独独就有一名女“老板”参加,要她来,就是负责“埋单”的呵!至于位于北京鼓楼大街的“汾酒会”,以山西籍高官为主,共四十余人,已经落马的就有聂春玉、申维辰、王茂设、洪发科、杨森林等多人,这个“汾酒会”干脆就是一个“老板”开的,而“埋单”者,则是山西“著名女企业家”上官永清。这个“金融界大佬”,不但“埋单”,还被誉为山西政商链接中的“关键一环”呢,可见上官董事长并没有白白“埋单”!

  “老板埋单”,在某些官场,已成惯例,其实折射出政商关系的大问题——我们说,官商之间,既要亲,又要清,要善于同企业家交朋友,又要君子之交淡如水。“老板”们的豪宴,你不要去吃,他的高尔夫,你不要去打,他的钱币卡什么的,你千万不要笑纳,更不要叫“老板”埋单——俞正声同志主政上海时,再三规劝官员,一定要同老板吃个饭,那你埋单就是了嘛!千万不要叫老板埋单。至于这个吃饭问题,也有个怎么吃法,台商宣建生回忆,习近平同志任台商云集的福州市委书记时,“他来我们这吃什么?炸酱面。我去福州,他请我们吃涮羊肉”,可以形象说明政商关系的清淡清澈,至少不会存在“老板”埋单的问题了吧!

  只不知这个楷模和那个规劝,能不能诫勉叫“老板”埋单业已习惯的官员们?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