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由局长卖酒说开去

2016-8-18 11:30:3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陕西省横山县公安局长师永峰,这几天已被撤职。四年来师永峰一直被人举报,举报者恰恰是他的19名前下属,从副局长到纪委书记直至派出所的干警。

  师局长为什么屡被举报,因为他“卖酒”——仅在清涧县任局长的那几年,就向下属单位“强卖”白酒500多箱。师局长“卖”的酒,零售价25元,网上才卖19元,从师局长手上“买”,却要70元一瓶。一个派出所只有5人,师局长拉去5箱120瓶,“我们所一年办案经费才5万元,消费不起,只好再卖给乡镇上的学校、机关,再交钱”。另一个派出所给摊派了12箱288瓶,酒钱只好从所里的办案经费扣除,因为“要把这事当成政治任务来完成啊”!

  师局长“卖酒”,赚了多少钱,纪委也算不清,只知道师永峰当过局长的那些“局机关”,招待吃喝都是用的这种“特供酒”——而从师局长的“卖酒”,却想到了另一位局长的“卖酒”,那就不是“强卖”区区几百瓶酒啦,干脆就开了一个“酒行”!

  四川省苍溪县财政局长王仁祥,荣任"财政大臣"后,天天有人请他吃饭、喝酒、品茶、玩牌,看着老板们数着大把钞票付出去,王局长“灵机一动”,看出了这里头的“生财之道”。王局长先是自开了一家饭馆,凡有人请客吃饭,都“介绍”到自己的饭馆。虽然王“老板”的菜高价无度,生意却异常火爆,“来消费的客人,要么是找他办事的工程老板,要么是有求于他的机关事业单位财务人员”。可是光吃饭不喝酒怎么行?于是王局长迅速开办了一家酒行,专卖高档酒。每逢有人询问王局长吃啥酒,他都指指那酒行,说买两瓶某某酒就行,大家心知肚明,酒行生意兴隆。除了吃喝,王局长还喜欢牌桌,所以常有人请他赴茶楼打牌,王局长于是又开茶楼一座,有事找他帮忙的,酒足饭饱后,就到他的茶楼打牌,除了金主们故意“输”给他的赌资外,还能收不菲的“茶钱”——所以某工程“老板”说,找王局长办事要“出血”五次,吃饭出血、喝酒出血、品茶出血、打牌出血,最后签字时还要送上红包再出一次血......

  其实师王两位“局长”,只是“官商合一”怪胎中的小巫,不过是利用职权卖几瓶酒而已,君不闻华北某地一位建设局长,竟开了18家公司,涉及房地产开发、工程监理、典当、担保等治下各个领域?当然这还不算特别奇葩的“合一”----山西有个蒲县,蒲县的煤炭局长郝鹏俊,不但在北京三环之内坐拥35套房屋,便是一次逃税,便达2.686亿元,而蒲县一年的税收总额,只有1.8亿啊!郝局长为什么“富可敌县”,因为煤炭局长郝鹏俊,同时又是生产优质煤的蒲县最大煤矿南岭矿的老板!郝局长就是郝董事长,南岭煤矿由他这个煤炭局长亲自圈地,矿用设备和采改设计由煤炭局“公账支付”。襄汾溃坝后全县煤矿按命令全部停产,南岭煤矿却“一枝独秀”,继续开足马力,而且借机越界开采。便是别人限量供应的炸药雷管,郝局长的矿,都可以轻易拿到“公安局主要领导”的批条,所以动辄“炸药43吨”,动辄“雷管10万枚”。就是南矿的逃税,虽早已查实,却数年“平安无事”......这里头的奥秘,其实一点也不“奥秘”,不就是“官商合一”吗?

  这样看起来,局长爷的卖几瓶酒,开一家酒行,即便属于利用职权,也确实是一种“强卖”,却算不得什么,更有了一点“可怜”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由局长卖酒说开去

2016年8月18日 11:30 来源:东方网

  陕西省横山县公安局长师永峰,这几天已被撤职。四年来师永峰一直被人举报,举报者恰恰是他的19名前下属,从副局长到纪委书记直至派出所的干警。

  师局长为什么屡被举报,因为他“卖酒”——仅在清涧县任局长的那几年,就向下属单位“强卖”白酒500多箱。师局长“卖”的酒,零售价25元,网上才卖19元,从师局长手上“买”,却要70元一瓶。一个派出所只有5人,师局长拉去5箱120瓶,“我们所一年办案经费才5万元,消费不起,只好再卖给乡镇上的学校、机关,再交钱”。另一个派出所给摊派了12箱288瓶,酒钱只好从所里的办案经费扣除,因为“要把这事当成政治任务来完成啊”!

  师局长“卖酒”,赚了多少钱,纪委也算不清,只知道师永峰当过局长的那些“局机关”,招待吃喝都是用的这种“特供酒”——而从师局长的“卖酒”,却想到了另一位局长的“卖酒”,那就不是“强卖”区区几百瓶酒啦,干脆就开了一个“酒行”!

  四川省苍溪县财政局长王仁祥,荣任"财政大臣"后,天天有人请他吃饭、喝酒、品茶、玩牌,看着老板们数着大把钞票付出去,王局长“灵机一动”,看出了这里头的“生财之道”。王局长先是自开了一家饭馆,凡有人请客吃饭,都“介绍”到自己的饭馆。虽然王“老板”的菜高价无度,生意却异常火爆,“来消费的客人,要么是找他办事的工程老板,要么是有求于他的机关事业单位财务人员”。可是光吃饭不喝酒怎么行?于是王局长迅速开办了一家酒行,专卖高档酒。每逢有人询问王局长吃啥酒,他都指指那酒行,说买两瓶某某酒就行,大家心知肚明,酒行生意兴隆。除了吃喝,王局长还喜欢牌桌,所以常有人请他赴茶楼打牌,王局长于是又开茶楼一座,有事找他帮忙的,酒足饭饱后,就到他的茶楼打牌,除了金主们故意“输”给他的赌资外,还能收不菲的“茶钱”——所以某工程“老板”说,找王局长办事要“出血”五次,吃饭出血、喝酒出血、品茶出血、打牌出血,最后签字时还要送上红包再出一次血......

  其实师王两位“局长”,只是“官商合一”怪胎中的小巫,不过是利用职权卖几瓶酒而已,君不闻华北某地一位建设局长,竟开了18家公司,涉及房地产开发、工程监理、典当、担保等治下各个领域?当然这还不算特别奇葩的“合一”----山西有个蒲县,蒲县的煤炭局长郝鹏俊,不但在北京三环之内坐拥35套房屋,便是一次逃税,便达2.686亿元,而蒲县一年的税收总额,只有1.8亿啊!郝局长为什么“富可敌县”,因为煤炭局长郝鹏俊,同时又是生产优质煤的蒲县最大煤矿南岭矿的老板!郝局长就是郝董事长,南岭煤矿由他这个煤炭局长亲自圈地,矿用设备和采改设计由煤炭局“公账支付”。襄汾溃坝后全县煤矿按命令全部停产,南岭煤矿却“一枝独秀”,继续开足马力,而且借机越界开采。便是别人限量供应的炸药雷管,郝局长的矿,都可以轻易拿到“公安局主要领导”的批条,所以动辄“炸药43吨”,动辄“雷管10万枚”。就是南矿的逃税,虽早已查实,却数年“平安无事”......这里头的奥秘,其实一点也不“奥秘”,不就是“官商合一”吗?

  这样看起来,局长爷的卖几瓶酒,开一家酒行,即便属于利用职权,也确实是一种“强卖”,却算不得什么,更有了一点“可怜”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