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画蛇何须添足

2016-8-4 09:18: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这几天,正值两弹元勋邓稼先逝世30周年,于是人们又怀念起这位中国的原子弹、氢弹“第一功臣”来,也有说他为了两弹,“整整28年,不知去向、生死未卜”的——其实关于邓稼先接受秘密任务后,从此“人间蒸发”,妻子许鹿希不但没有见过他,而且忍受着“分居28年”的“莫大痛苦”的“佳话”,一直陪随着邓稼先事迹的传播。

  然而许鹿希老人,早就“辟”过“谣”了,“不是说他28年一天都不回来,也有中间回来”,就是“因为保密性质太强”,所以不能轻易接触人而已……这是老人对以“分离28年”先入为主的采访者的回答,可惜这样“聚少离多”的回答,到了报纸、荧屏之上,仍然被做出《邓稼先为核弹夫妻分居28年》的“动人”标题。

  和两弹所有功臣一样,邓稼先为了国家,“献了青春献终生”,甚至“献了终生献子孙”,已经为后人垂泪,似乎并没有必要再夸大其痛苦和“惨烈”,弄得过于不近人情,总之,画蛇又何必添足呢?

  说到画蛇添足,就想起当年撒切尔夫人的“跌跤”来——据说与小平同志谈罢香港问题,走出人民大会堂之时,撒切尔夫人竟在台阶上跌了一跤,手包都跌落在地。关于这一跤,直到今天,我们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说是“吓出来”的——被小平同志吓倒了,所以跌了一跤,而据当时身在现场的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唐龙彬证实,“那些传媒的渲染未免太过分了。其实,撒切尔夫人在这次出访前刚动过大腿的切除静脉曲张血管手术,行走有所闪失也是正常的……”

  小平同志在香港主权问题上的立场,那样坚定、强硬和“不容讨论”,早已飚秉史册,小平同志历来以理服人,体现了中国外交的刚柔相济,又何必一定要说“吓倒了”英国首相,“吓”得她路也不会走了,才过瘾,才是志气,才似乎灭了他人威风呢——同样的,那天下午的记者会,撒切尔夫人回答了几个问题后突然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这个细节,也一直被某些媒体称为“吓得失声”,其实撒切尔夫人喝了两口水,润了润喉,又继续回答问题了,她对中国总理说,大概是因为习惯了伦敦气候湿润,对北京的干燥不太适应吧——这是一个很近常理的“失声”,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说它是“吓出来”的呢?大概又是一个“蛇足”吧!

  当然关于这样的画蛇添足,还不止于这两个“小故事”。比如为了渲扬革命导师的勤奋博学,不是一直说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苦读,以至于座位下踩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可是北大教授陈平原等人去看现场,没有看见脚印啊,而图书馆方也说,从来没有什么“马克思的脚印”,那是读书又不是站桩练功;又比如为了高扬革命烈士的视死如归,又说李大钊同志在临刑的绞架下,三呼“试看今日之宇宙,竟是赤旗之天下”,而据《北京日报》权威考证,这可是李大钊十月革命胜利时所写的一篇文章啊,距他的牺牲已经有了好几年呢!再比如说为了长俺们的志气,就说中国的长城,宇宙飞船上“看得一清二楚”,而杨利伟再三否认,也没有人听他呀!至于西点军校的学雷锋,教《孙子兵法》等等,就更是炒得煞有介事,似乎只有这样,才称得上“正面宣传”呢!

  中国革命可歌可泣,我们的事业本来就富有感召力,完全应当有实事求是的自信,完全不必添油加醋、画蛇添足,更不应把为了“人的自由解放和全面发展”的事业说得不近人情,不应把“特殊材料铸成”的共产党人,描绘成不食人间烟火。这份好心只能适得其反。现在不是有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吗?画蛇添足的“拔高”,形同画虎不成,其实只能帮了它的忙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画蛇何须添足

2016年8月4日 09:18 来源:东方网

  这几天,正值两弹元勋邓稼先逝世30周年,于是人们又怀念起这位中国的原子弹、氢弹“第一功臣”来,也有说他为了两弹,“整整28年,不知去向、生死未卜”的——其实关于邓稼先接受秘密任务后,从此“人间蒸发”,妻子许鹿希不但没有见过他,而且忍受着“分居28年”的“莫大痛苦”的“佳话”,一直陪随着邓稼先事迹的传播。

  然而许鹿希老人,早就“辟”过“谣”了,“不是说他28年一天都不回来,也有中间回来”,就是“因为保密性质太强”,所以不能轻易接触人而已……这是老人对以“分离28年”先入为主的采访者的回答,可惜这样“聚少离多”的回答,到了报纸、荧屏之上,仍然被做出《邓稼先为核弹夫妻分居28年》的“动人”标题。

  和两弹所有功臣一样,邓稼先为了国家,“献了青春献终生”,甚至“献了终生献子孙”,已经为后人垂泪,似乎并没有必要再夸大其痛苦和“惨烈”,弄得过于不近人情,总之,画蛇又何必添足呢?

  说到画蛇添足,就想起当年撒切尔夫人的“跌跤”来——据说与小平同志谈罢香港问题,走出人民大会堂之时,撒切尔夫人竟在台阶上跌了一跤,手包都跌落在地。关于这一跤,直到今天,我们几乎所有的媒体,都说是“吓出来”的——被小平同志吓倒了,所以跌了一跤,而据当时身在现场的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唐龙彬证实,“那些传媒的渲染未免太过分了。其实,撒切尔夫人在这次出访前刚动过大腿的切除静脉曲张血管手术,行走有所闪失也是正常的……”

  小平同志在香港主权问题上的立场,那样坚定、强硬和“不容讨论”,早已飚秉史册,小平同志历来以理服人,体现了中国外交的刚柔相济,又何必一定要说“吓倒了”英国首相,“吓”得她路也不会走了,才过瘾,才是志气,才似乎灭了他人威风呢——同样的,那天下午的记者会,撒切尔夫人回答了几个问题后突然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这个细节,也一直被某些媒体称为“吓得失声”,其实撒切尔夫人喝了两口水,润了润喉,又继续回答问题了,她对中国总理说,大概是因为习惯了伦敦气候湿润,对北京的干燥不太适应吧——这是一个很近常理的“失声”,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说它是“吓出来”的呢?大概又是一个“蛇足”吧!

  当然关于这样的画蛇添足,还不止于这两个“小故事”。比如为了渲扬革命导师的勤奋博学,不是一直说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苦读,以至于座位下踩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可是北大教授陈平原等人去看现场,没有看见脚印啊,而图书馆方也说,从来没有什么“马克思的脚印”,那是读书又不是站桩练功;又比如为了高扬革命烈士的视死如归,又说李大钊同志在临刑的绞架下,三呼“试看今日之宇宙,竟是赤旗之天下”,而据《北京日报》权威考证,这可是李大钊十月革命胜利时所写的一篇文章啊,距他的牺牲已经有了好几年呢!再比如说为了长俺们的志气,就说中国的长城,宇宙飞船上“看得一清二楚”,而杨利伟再三否认,也没有人听他呀!至于西点军校的学雷锋,教《孙子兵法》等等,就更是炒得煞有介事,似乎只有这样,才称得上“正面宣传”呢!

  中国革命可歌可泣,我们的事业本来就富有感召力,完全应当有实事求是的自信,完全不必添油加醋、画蛇添足,更不应把为了“人的自由解放和全面发展”的事业说得不近人情,不应把“特殊材料铸成”的共产党人,描绘成不食人间烟火。这份好心只能适得其反。现在不是有一种“历史虚无主义”吗?画蛇添足的“拔高”,形同画虎不成,其实只能帮了它的忙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