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周木丹”到“倪征奥”

2016-7-23 10:11:0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王永娟

  所谓的“南海仲裁”一出笼,舆论之间,自是沸反盈天,有一腔热血力主“虽远必诛”的,也有曰如何对待这个“草台班子”以及那“一张废纸”,对我们也是个“大考”——毕竟基本路线还不到一百年啊!是非曲直,自然不是这篇小文所能一言以蔽之的。

  “仲裁”出来的第三天,不少的网络媒体,便推出一篇万言旧文,痛惜我们“为什么缺少国际法专家”?似乎“民国”是留下很多大家的,可惜后来都“坎坷”了。洋洋万言,长歌当哭,要历数“被遗忘三十年的法律精英,一群老知识份子的坎坷命运”,似乎到了今天国家有事,才会找不到肱股之才……关于这篇“旧文新炒”,也是众说纷纭,赞其忧国忧民之“第二种忠诚”,问其“意在沛公”剑指何方,总之莫衷一是,也且不去说它。

  网传“万言”之中,反复举了一个主要的人物,说他是1934年比利时鲁汶大学博士,后来成为中国的“罗马法活词典”,在“百年学术史”上,几与胡适、陈寅恪等齐名,他的名字叫做“周木丹”!

  周木丹是谁?从文中列数的“大量事实”看,原来是周枬老教授——相信原作者不见得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番新炒,电子版本传来传去阴差阳错拼错了一个“冷僻字”,还是因为不认识这个“枬”字所以想当然地把“木”与“丹”分成了两字?总之激动不已的小辫子编辑,从来没听说过“周枬”这个名字,总之拍板的持重老总也从不知道有这样一位大名鼎鼎的“国际法专家”,就这样把“周木丹”洒向了人间——同样奇怪的是,这篇万言长文还被一家自称为以“思想学术”见著以知识精英为主要对象的网站全文转载,居然也是一口一声“周木丹”!

  周枬是我的老师。1908年生在中国,堪称“罗马法第一人”,不但是《罗马法原论》的作者,而且是《英汉法律词典》的审定人。1982年,周枬老以古稀之年,在苏州河畔的华政东风楼给我们讲大陆法系最重要的基石罗马法,从平等原则到法人制度,从物权法定到协约自由,从遗嘱至上直到邻避效应、通行权等等,整整一年,每周六一个上午,我的听课笔记记满了两厚本,可自诩“一字不漏”,一直珍藏保存到今天。周枬老八二高龄在安徽大学教授任上退休,次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后于2004年4月15日去世于合肥——也并不是到了今天还不但“健在”而且“晚景凄凉”……他是真不知道“周木丹”其人其事啊!

  因为说到“缺少国际法专家”,于是又想到了另一位国际法大家倪征(日奥)——战后曾任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国际检察组成员,以中国检察官首席顾问身份亲身参加对日本甲级战犯审判的倪老,于1984年在外交部法律顾问任上,由39届联大及安理会选为联合国国际法院法官,任期九年。倪征(日奥)出任新中国首任国际法院大法官,在当时激起了巨大反响,一位自称倪老关门弟子的律师,到处演讲,说“倪征奥”怎么怎么样,让莘莘学子无所适从。这也罢了,在30多年后的今天,面对“南海仲裁”,国家又值用人之时,而在上周的两次研讨会上,又亲耳闻听对于“倪征奥”的大声“呼唤”,这就令人十分吃惊啦!

  我们曾经叹息过,誉满南北的女歌星,将陈燮阳呼为“陈变阳”,盆满钵满的画商,将刘海粟呼为“刘海栗”,自称对《红楼梦》颇有研究的大腕,一口一声地将红学泰斗冯其庸叫做“冯其痛”,畅销无忧的报刊,则将袁隆平说成“表隆手”,不过是笑谈而已,但我们对于法学家的如此无知,以及对于包括海洋法在内的国际公法的这样陌生,以至我们的“国际法专家”本来据说已经“缺少”,已经不多,再加上把一个凤毛麟角的周枬翻来覆去地当成“周木丹”,把一个千军不换的倪征(日奥)三十年不变地呼为“倪征奥”,那恐怕就令人笑不起来——这只是对于人名的误读,或只是一点“知识的盲区”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从“周木丹”到“倪征奥”

2016年7月23日 10:11 来源:东方网

  所谓的“南海仲裁”一出笼,舆论之间,自是沸反盈天,有一腔热血力主“虽远必诛”的,也有曰如何对待这个“草台班子”以及那“一张废纸”,对我们也是个“大考”——毕竟基本路线还不到一百年啊!是非曲直,自然不是这篇小文所能一言以蔽之的。

  “仲裁”出来的第三天,不少的网络媒体,便推出一篇万言旧文,痛惜我们“为什么缺少国际法专家”?似乎“民国”是留下很多大家的,可惜后来都“坎坷”了。洋洋万言,长歌当哭,要历数“被遗忘三十年的法律精英,一群老知识份子的坎坷命运”,似乎到了今天国家有事,才会找不到肱股之才……关于这篇“旧文新炒”,也是众说纷纭,赞其忧国忧民之“第二种忠诚”,问其“意在沛公”剑指何方,总之莫衷一是,也且不去说它。

  网传“万言”之中,反复举了一个主要的人物,说他是1934年比利时鲁汶大学博士,后来成为中国的“罗马法活词典”,在“百年学术史”上,几与胡适、陈寅恪等齐名,他的名字叫做“周木丹”!

  周木丹是谁?从文中列数的“大量事实”看,原来是周枬老教授——相信原作者不见得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此番新炒,电子版本传来传去阴差阳错拼错了一个“冷僻字”,还是因为不认识这个“枬”字所以想当然地把“木”与“丹”分成了两字?总之激动不已的小辫子编辑,从来没听说过“周枬”这个名字,总之拍板的持重老总也从不知道有这样一位大名鼎鼎的“国际法专家”,就这样把“周木丹”洒向了人间——同样奇怪的是,这篇万言长文还被一家自称为以“思想学术”见著以知识精英为主要对象的网站全文转载,居然也是一口一声“周木丹”!

  周枬是我的老师。1908年生在中国,堪称“罗马法第一人”,不但是《罗马法原论》的作者,而且是《英汉法律词典》的审定人。1982年,周枬老以古稀之年,在苏州河畔的华政东风楼给我们讲大陆法系最重要的基石罗马法,从平等原则到法人制度,从物权法定到协约自由,从遗嘱至上直到邻避效应、通行权等等,整整一年,每周六一个上午,我的听课笔记记满了两厚本,可自诩“一字不漏”,一直珍藏保存到今天。周枬老八二高龄在安徽大学教授任上退休,次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后于2004年4月15日去世于合肥——也并不是到了今天还不但“健在”而且“晚景凄凉”……他是真不知道“周木丹”其人其事啊!

  因为说到“缺少国际法专家”,于是又想到了另一位国际法大家倪征(日奥)——战后曾任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国际检察组成员,以中国检察官首席顾问身份亲身参加对日本甲级战犯审判的倪老,于1984年在外交部法律顾问任上,由39届联大及安理会选为联合国国际法院法官,任期九年。倪征(日奥)出任新中国首任国际法院大法官,在当时激起了巨大反响,一位自称倪老关门弟子的律师,到处演讲,说“倪征奥”怎么怎么样,让莘莘学子无所适从。这也罢了,在30多年后的今天,面对“南海仲裁”,国家又值用人之时,而在上周的两次研讨会上,又亲耳闻听对于“倪征奥”的大声“呼唤”,这就令人十分吃惊啦!

  我们曾经叹息过,誉满南北的女歌星,将陈燮阳呼为“陈变阳”,盆满钵满的画商,将刘海粟呼为“刘海栗”,自称对《红楼梦》颇有研究的大腕,一口一声地将红学泰斗冯其庸叫做“冯其痛”,畅销无忧的报刊,则将袁隆平说成“表隆手”,不过是笑谈而已,但我们对于法学家的如此无知,以及对于包括海洋法在内的国际公法的这样陌生,以至我们的“国际法专家”本来据说已经“缺少”,已经不多,再加上把一个凤毛麟角的周枬翻来覆去地当成“周木丹”,把一个千军不换的倪征(日奥)三十年不变地呼为“倪征奥”,那恐怕就令人笑不起来——这只是对于人名的误读,或只是一点“知识的盲区”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