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三分钱也要贪?

2016-7-10 09:39:3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王永娟

  腐败有没有“规律”?据说是有的。几个行将退休的官员加紧贪贿,于是就说是“59现象”,曰官员越是临近失权,越是心急如焚;接着又有一批上任没几天的新官落马,于是又说有个“80现象”,刚刚当官,一时尝鲜,所以胆大妄为。其实贪官之中,更多的是人到中年、“年富力壮”的人们,那又是什么“现象”呢?

  还有一个“规律”,大概是公认的,那便是“强力部门”最易出贪官,资源丰厚、权力大,所以容易腐败。这也对,比如发改委的副主任刘铁男,权倾一时,批文、立项、政策、额度,都在他一支笔下,所以连自己也知道,“权力过份集中就会腐败”;发改委能源局煤炭司的副司长魏鹏远,小小一个处级七品,家里就搜出了两个亿,16台点钞机点了一天一夜,还烧坏了4台。又比如证监会的发审委,凡要上市都要求他,所以姚刚这个十多年的“发审皇帝”,理所当然地变成了巨贪……这样看起来,“衙门”有没有“油水”,还真成了腐败与否的一条“规律”呢!

  但这个“规律”,似乎也被颠覆啦——动物园不是“强力”部门,也没有什么丰厚的资源和“过份集中”的权力吧!但是北京动物园的副园长肖绍祥,不是贪贿了1400万吗?其中居然还包括本园职工风筝节的补贴一万多元呢,真不知还有没有狮子老虎的口粮在里头哦!一个自来水公司,按说也不是什么炙手可热的“热门”官府吧?但是北戴河区供水公司的经理马超群,一个副处级的“冷门官”,一抄家,就抄出上亿现金、37公斤黄金,光房产就有68套之多呢!“地质实验测试中心”,是个什么“衙门”,多数人听都没听说过,但是广东省的地质实验测试中心副主任郭清宏,不光伙同同僚贪污600万,光小金库,就巨达1.68亿呵……近年来,“清水衙门”屡出贪官,竟至于像扶贫、信访、气象、人防、环保、统计、农林牧副渔这类的“冷板凳”上,都坐出了一批很不干净的“热屁股”。

  “清水衙门”如何变出“油水”来?重庆市永川区的“农机补贴腐败案”,足堪一读——农技站应该没有什么“油水”,也不会有多大权力吧?但这个站的站长周忠友案,却从小小一个秧盘上榨出了大油水,一张常用的农机具秧盘,国家补贴的2毛5分,农技站先拔一番毛,周站长再剥一层皮,每张秧盘他拿3分钱——可别小看这3分钱觉得“清水官”可怜呵,几年来,这个周站长与人合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188万张骗取补贴46万元,里头就包含着每张3分钱的碎银子呢——其实不光周站长,仅2011年,仅重庆一地,就挖出农机补助领域职务犯罪61人,涉案金额巨达3396万元!

  从“清水”中榨出“油水”来,当然周站长还算小巫,保定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李铁柱以下,16人被查处,9人被移送司法机关,道破了“冷衙门”里的“生意经”。“人防”当然是个冷僻单位,不少人还很陌生,但自从“开发”出对民用建筑修建地下工程的审批权后,过去冷清的人防办就成了开发商的“爷”,李主任在人防工程审批中对某项目少批了8500平,就笑纳了一套门脸房外加大笔现金,其丧父、娶媳等都成了房地产商孝敬的“节点”,连自己都觉得“火”了,以至于他手下一个小吏,组织上要升她为正县级,她却怕职务变动后不再分管人防工程审批质监验收,断然谢绝了七品乌纱——她是真舍不得貌似寡淡的“清水衙门”里的那几滴油水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三分钱也要贪?

2016年7月10日 09:39 来源:东方网

  腐败有没有“规律”?据说是有的。几个行将退休的官员加紧贪贿,于是就说是“59现象”,曰官员越是临近失权,越是心急如焚;接着又有一批上任没几天的新官落马,于是又说有个“80现象”,刚刚当官,一时尝鲜,所以胆大妄为。其实贪官之中,更多的是人到中年、“年富力壮”的人们,那又是什么“现象”呢?

  还有一个“规律”,大概是公认的,那便是“强力部门”最易出贪官,资源丰厚、权力大,所以容易腐败。这也对,比如发改委的副主任刘铁男,权倾一时,批文、立项、政策、额度,都在他一支笔下,所以连自己也知道,“权力过份集中就会腐败”;发改委能源局煤炭司的副司长魏鹏远,小小一个处级七品,家里就搜出了两个亿,16台点钞机点了一天一夜,还烧坏了4台。又比如证监会的发审委,凡要上市都要求他,所以姚刚这个十多年的“发审皇帝”,理所当然地变成了巨贪……这样看起来,“衙门”有没有“油水”,还真成了腐败与否的一条“规律”呢!

  但这个“规律”,似乎也被颠覆啦——动物园不是“强力”部门,也没有什么丰厚的资源和“过份集中”的权力吧!但是北京动物园的副园长肖绍祥,不是贪贿了1400万吗?其中居然还包括本园职工风筝节的补贴一万多元呢,真不知还有没有狮子老虎的口粮在里头哦!一个自来水公司,按说也不是什么炙手可热的“热门”官府吧?但是北戴河区供水公司的经理马超群,一个副处级的“冷门官”,一抄家,就抄出上亿现金、37公斤黄金,光房产就有68套之多呢!“地质实验测试中心”,是个什么“衙门”,多数人听都没听说过,但是广东省的地质实验测试中心副主任郭清宏,不光伙同同僚贪污600万,光小金库,就巨达1.68亿呵……近年来,“清水衙门”屡出贪官,竟至于像扶贫、信访、气象、人防、环保、统计、农林牧副渔这类的“冷板凳”上,都坐出了一批很不干净的“热屁股”。

  “清水衙门”如何变出“油水”来?重庆市永川区的“农机补贴腐败案”,足堪一读——农技站应该没有什么“油水”,也不会有多大权力吧?但这个站的站长周忠友案,却从小小一个秧盘上榨出了大油水,一张常用的农机具秧盘,国家补贴的2毛5分,农技站先拔一番毛,周站长再剥一层皮,每张秧盘他拿3分钱——可别小看这3分钱觉得“清水官”可怜呵,几年来,这个周站长与人合谋,仅秧盘一项就虚报188万张骗取补贴46万元,里头就包含着每张3分钱的碎银子呢——其实不光周站长,仅2011年,仅重庆一地,就挖出农机补助领域职务犯罪61人,涉案金额巨达3396万元!

  从“清水”中榨出“油水”来,当然周站长还算小巫,保定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李铁柱以下,16人被查处,9人被移送司法机关,道破了“冷衙门”里的“生意经”。“人防”当然是个冷僻单位,不少人还很陌生,但自从“开发”出对民用建筑修建地下工程的审批权后,过去冷清的人防办就成了开发商的“爷”,李主任在人防工程审批中对某项目少批了8500平,就笑纳了一套门脸房外加大笔现金,其丧父、娶媳等都成了房地产商孝敬的“节点”,连自己都觉得“火”了,以至于他手下一个小吏,组织上要升她为正县级,她却怕职务变动后不再分管人防工程审批质监验收,断然谢绝了七品乌纱——她是真舍不得貌似寡淡的“清水衙门”里的那几滴油水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