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书法"不是艺术圈的"家务事"
2016-6-17 09:20:33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郭元鹏 选稿:王永娟

  中国美术家协会取消孙平会籍的新闻,引起艺术界轩然大波。孙平近年以“性书法”名义,在国内外大肆宣传,其行为“低级下流,肆意糟蹋书法,践踏文明”,造成了恶劣社会影响。艺术家如何持守自己的道德底线?当代艺术的实验探索与“江湖人士”的哗众取宠之间是否存在界限?(6月16日《南方日报》)

  中国美术家协会取消“性书法”创始人孙平的会籍,让我们看到的是协会的积极作为。净化文化环境,就需要多些这样的清理门户,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拥有一个真正的,健康的艺术氛围。孙平的被开除会籍,是他咎由自取的结果,艺术圈不要这些乌烟瘴气、哗众取宠的人。

  看到这则新闻,我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假如,孙平不是美协会员,他的“性书法”还有没有人管?其实答案只有一个,没有人会管理他,他会一直用“性书法”吸引眼球,赚取金钱。与流氓毫无区别的“性书法”真的只是艺术圈的家务事?

  孙平的“性书法”显然就是流氓行为。我们来看看他所谓的作品创作经历。一方面,他专门收集女性隐私部位的毛发,用以制作毛笔。一方面,他用这些“性毛笔”写字。再一方面,在写字的时候十分龌龊,将“性毛笔”拴在自己的生殖器上。创作现场赤身裸体淫秽不堪。最近这几年,孙平就是这样把“性书法”推广到了全国,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依靠着这种“展览”,他赚取了不少钱财。

  “性书法”为何能够这样火?孙平奔赴全国各地的时候,为何当地的政府部门会提供场地?为何当地的警方从不过问?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参观购买?假如说,不是“性书法”有市场,仅仅凭着他一个人的兴风作浪,又能搞出多大动静?当很多网媒为了吸引眼球纷纷报道的时候,当一些市民为了看稀奇而去围观的时候,当地方政府还会提供场地的时候,当所有地方的治安部门也都跟着“欣赏艺术”的时候,“性书法”红遍全国还稀奇吗?

  “性书法”生长在了一块乌烟瘴气的社会环境里。作为传统国粹,书法艺术在不少国人心目中占据着神圣的地位。然而,近年书法界在繁荣发展的同时,也存在不少“恶搞”现象。除“涉黄书法”、“涉暴书法”外,一些地方也出现了“不丑不入围、不丑不入展、不丑不获奖”的乱象。这何尝不是“性书法”这种流氓艺术嚣张的因素?

  孙平因为“性书法”被美协开除了会籍,这是需要的事情。可是,综观这起事件,我们发现监管孙平似乎成了艺术圈的家务事。其实,面对这种流氓艺术,该出手的部门还有很多,比如文化监管部门,比如新闻传播部门,比如治安管理部门,为何都袖手旁观了?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多少类似的流氓文化已经严重的骚扰着我们的生活?

  “性书法”不能只靠艺术圈清理门户,这不仅是艺术圈的家务事,还应该用法制手段维系艺术圈的清风明月。“性书法”为何没有遭遇法律的“性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