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地方谈]政府职能转变,法治建设跟进
2016-3-18 14:40: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王永娟

  现代行政学有一个概念,叫“反应性理政”,亦即“治理的适应性”。它的意涵是:根据社会变迁做出反应,不断适应社会的需要调整政府自身的行为,其核心是依法行政,转变政府职能。我国近些年来的简政放权改革凸显了这一理念。

  自2013年以来,国务院相继公布了九批简政放权措施,由点及面,由浅入深,递次推进。第九批简政放权措施更是打出一组“组合拳”,包括取消或改由审批部门委托开展技术服务并承担费用等方式,再次清理了192项中介服务事项。此次清理后,原作为审批要件的中介服务事项已经取消了70%。本届政府提出“用三年时间减少审批事项要达到1/3”的目标已经提前实现了。这一连动性的改革举措取得了社会公认的成效,激发了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有力助推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业已成为本届政府最为鲜明、最为亮丽的施政品牌。在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继续大力削减行政审批事项,注重解决放权不同步、不协调、不到位问题”,并对未来持续推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向纵深发展作出了具体部署。

  简政放权,旨在转变政府职能,换言之,它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关键,使政府真正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化治理能力的服务机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政府职能转变到哪一步,法治建设就要跟进到哪一步。”这一指示的深刻性在于:要发挥法治对转变政府职能的引导和规范作用,既要重视通过制定新的法律法规来固定转变政府职能已经取得的成果,推进下一步工作,又要重视通过修改或废止不合适的现行法律法规为转变政府职能扫除障碍。

  在实施简政放权改革措施的过程中,哪些“政”要“简”、哪些“权”要“放”,常有一个“法”和“理”的纠结,或言之,存在一个“合理不合法”或“合法不合理”的问题。寻求“合理”与“合法”的有机统一,贯穿于简政放权的始终。纵观从我国九批简政放权的实情,大体显露这么一个轨迹:从以往的“合理优先,兼顾合法”转向“合理与合法并重”,真正彰显出科学行政与依法行政的契合。

  前八批简政放权的改革实践,明显留有“合理优先,兼顾合法”的痕迹。不合法且不合理的行政审批事项没得商量,一刀切予以取消,那么,不合法但合理的呢?仅作调整。至于合法但不合理的,咋办?前八批简政放权措施中,有法律依据但国务院建议取消或调整的事项与国务院决定取消或调整的行政审批事项之比,从未超过20%。

  如何“合理”与“合法”并重?2015年5月10日,国务院出台《关于取消非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并随之而来的第九批简政放权改革措施实现了“重心跨越”。具体而言,它有两点新变化:一、在国务院决定中不再提及虽有法律依据但建议取消的19项行政许可项目,不再提及“国务院将依法定程序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修订相关法律规定”;二、明确国务院对66部行政法规相关条款进行一揽子修改。这些新变化告诉世人:我国简政放权将更加自觉、更加有效地纳入法治化轨道。毫无疑义,简政放权的这一“重心跨越”将极大地增强改革的社会“获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