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提案五年追问,值得点赞
2016-1-24 18:03:4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王永娟

  在上海的两会,律师代表和委员的范围已经非常广泛。据上海市律师协会称:在市政协的32个界别里,有25个界别都已出现律师的身影。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游闵键委员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

  游闵键当了8年市政协委员,个人或联名提了60件提案。在过去的5年里,他就残疾人乘车免费或优惠问题,连续递交了5件提案。一个提案,5年追问,彰显出这位律师界的政协委员坚定的信念和执着的精神。恰如其自云:“有些问题,各部门都有共识,但时间表、方案、措施会有分歧,政协委员要做的就是帮助论证,关键节点上推一把,再推一把,直至问题解决。”针对残疾人乘车免费或优惠问题,游闵键一“推”就是五年,实属难能可贵呵!

  2011年1月,游闵键委员在接听一家媒体的两会报道热线时,接到一位残疾人的来电,称:“很多省市都对残疾人免收公共交通的车费,我们上海为什么不行?”不谙实情的游闵键一时语塞。当晚回到家里,他查阅了国家的有关政策规定,还用了几天的时间进行充分调研,很快写出了一份提案:《关于本市残疾人免费乘坐本市公共汽车的建议》。但这一问题的解决并非一帆风顺,游闵键一连追问了5年,年年递交同样主题的提案,加以细化。就本市残疾人乘坐公共交通的免费或优惠问题,第一年,他问:“为什么上海不行?”第二年,他问:“上海什么时候做?”第三年,他问:“财政能不能支持?”第四年,他问:“具体方案如何?”第五年,他问:“能否加快进度?”年年都是紧扣主题,作出一番递进式的追问。游闵键委员说得好:“一项惠民政策要落地,需要持续不断推进。我不介意像祥林嫂一样不断发问,以此作为推动力。”

  游闵键委员的“破冰”之举走过了颇为艰辛的历程,他的这一提案如今终于获得政府有关部门回应:“今年予以解决”,真可谓一波三折。第一年递交此提案时,仅得到“留作参考”的办理结果;第二年的办理结果也仅是“列入计划拟解决”;第三年政府有关部门才将此提案正式列入解决计划,但没有具体方案;第四年有了具体方案,但没有时间表;第五年,游闵键委员希望这一问题的解决加快进程,早日给本市残疾人发上这个“红包”。试问:倘若游闵键委员第一年递交了《关于本市残疾人免费乘坐本市公共汽车的建议》,政府有关部门“留作参考”,他也就戛然而止,仅“起笔”就“结穴”,那么,还有后头的“好文章”么?有关本市残疾人乘车免费或优惠问题也许就是纸上谈兵,甚或束之高阁,不了了之。

  “政协”,顾名思义就是社会各界别精英们聚首政治协商的机构。社会各界别精英广开言路,广泛议论,把各界别的民生、民情、民事、民声拿到会议上充分进行政治协商,经过争辩、论证、博弈,形成共识,为决策机构的决策和立法机关的立法提供充足的理论依据。依据“政协旨在政治协商”的政治定义,政协委员势必是重在政治议论,像游闵键委员这样锲而不舍地就本市残疾人乘坐公共交通免费或优惠问题提案后一连追问5年,那也是一种政治议论的姿态和方式。这种精神值得在所有政协委员中提倡和广大,这也就是我要由衷点赞之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