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值得期待

2015-12-28 09:23:3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新明 选稿:桑怡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27日经表决通过了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该法规定,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为国家最高荣誉,国家设立国家功勋簿,记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及其功绩。该法自2016年1月1日起施行。

  设立和健全党和国家功勋荣誉表彰制度,这对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凝聚力和感召力都具有重要意义。这一制度性安排可以让中国民族精神薪火相传,让学习英雄模范人物成为常态化,我们为之叫好!

  首先,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是确实可行的。这一制度安排是宪法规定的国家重要制度。宪法第六十七条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职权规定中有专门一项“规定和决定授予国家的勋章和荣誉称号”。同时,设立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法律,也是不少国家和地区的通行做法。比如,英国有嘉德勋章,法国有骑士勋章,美国有总统自由勋章与国会金质奖章,并称为美国最高的平民荣誉。海伦?凯勒和沃伦?巴菲特都曾获得总统自由勋章。俄罗斯有“俄罗斯联邦英雄”和“俄罗斯联邦劳动英雄”。我国香港地区也有金紫荆勋章等。如今,我国以宪法规定为依据,设立“共和国国家勋章”称号,于法于据,完全可行。

  其次,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很有必要。设立这一制度可以将各行各业的国家级勋章和表彰统一起来。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也有以国家名义颁发的国家最高奖励,比如,三大勋章,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分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工农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战争的有功人员;又如,国家级表彰,1999年,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授予23名科技专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03年授予杨利伟“航天英雄”荣誉称号并颁发“航天功勋奖章”;此外,还有“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模范教师奖”、“长江学者成就奖”等表彰。设立这一制度不仅将各行各业的国家级勋章和表彰统一起来,而且可以涵盖为国家建立卓越功勋的各类杰出人士。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涌现了许多先进典型,如“辛苦我一人,幸福千万家”的工人徐虎、“人民教育家”叶圣陶,“人民作家”巴金、“人民艺术家”常香玉等,而我国这些为人民称颂的英雄模范以及为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杰出人士,主要是由各个系统或单位进行了分别性表彰和嘉奖。其影响力大多局限在行业内部。虽曾获得了单项表彰,但没有获得国家的最高荣誉称号。对这些英雄和杰出人士的表彰称号,缺乏国家名义的崇高性。这些行业性奖项在权威性和含金量上还远不如国家勋章和最高荣誉。如果以国家名义颁发的国家最高奖励制度,集合了诸多关注点,覆盖了更多为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群体,可以获得几乎所有国民的尊敬和认可。这不仅仅是对各行各业的先进人物肯定,更是对社会正气的弘扬。这一表彰和肯定能代表整个国家的行为指向。因此,建立国家荣誉制度,是很有必要的。

  再次,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更可以形成中国民族精神的确立和强大舆论氛围。确实,近年来,中国经济社会、政治和文化正在转型,在我国经济建设取得很大成就的同时,社会道德滑坡严重,人的追求越来越功利化。这样的局面会导致个人对国家和社会缺乏认同感和责任感。什么“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四处泛滥,什么“豆腐渣”工程随时可见,什么撞伤不如撞死、没钱就不救治,什么扶起摔倒的老人反被诬陷等等时有而闻。应该说,积极向上仍然是我们社会的主流和常态,为什么人们还是常常有世风日下,道德滑坡的感觉呢?这恐怕与我们的媒体、网络的宣传有关。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说:“不是生活缺少美,而是我们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当然,真实的社会不会是一片光明,但也不是一片黑暗。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国家荣誉制度的设立可以激起人们对于国家的尊重和认同。我们的媒体应该加强宣传这方面的报道,加强形成舆论氛围。

  第四,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要严格程序,社会公开。国家荣誉代表着国家,必须向一线工作人员倾斜,并公开听取民众的意见。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既可以享有崇高礼遇,比如,受邀参加国家庆典和其他重大节日集会等,这些杰出人士也应该是社会责任感突出,起到社会表率的作用,可以激励更多人履行社会责任,引领优秀文化和精神风尚。同时,也要建立国家荣誉终止和剥夺等制度,更要防止将国家荣誉与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特权制度联系在一起。

  当然,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还必须细化具体操作办法,推动这一活动常态化,以此来提高国民素质,凝聚民族精神,让中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是凝聚人心的好举措,值得期待。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值得期待

2015年12月28日 09:23 来源:东方网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27日经表决通过了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法。该法规定,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为国家最高荣誉,国家设立国家功勋簿,记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及其功绩。该法自2016年1月1日起施行。

  设立和健全党和国家功勋荣誉表彰制度,这对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凝聚力和感召力都具有重要意义。这一制度性安排可以让中国民族精神薪火相传,让学习英雄模范人物成为常态化,我们为之叫好!

  首先,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是确实可行的。这一制度安排是宪法规定的国家重要制度。宪法第六十七条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职权规定中有专门一项“规定和决定授予国家的勋章和荣誉称号”。同时,设立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法律,也是不少国家和地区的通行做法。比如,英国有嘉德勋章,法国有骑士勋章,美国有总统自由勋章与国会金质奖章,并称为美国最高的平民荣誉。海伦?凯勒和沃伦?巴菲特都曾获得总统自由勋章。俄罗斯有“俄罗斯联邦英雄”和“俄罗斯联邦劳动英雄”。我国香港地区也有金紫荆勋章等。如今,我国以宪法规定为依据,设立“共和国国家勋章”称号,于法于据,完全可行。

  其次,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很有必要。设立这一制度可以将各行各业的国家级勋章和表彰统一起来。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也有以国家名义颁发的国家最高奖励,比如,三大勋章,八一勋章、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分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工农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战争的有功人员;又如,国家级表彰,1999年,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授予23名科技专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03年授予杨利伟“航天英雄”荣誉称号并颁发“航天功勋奖章”;此外,还有“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模范教师奖”、“长江学者成就奖”等表彰。设立这一制度不仅将各行各业的国家级勋章和表彰统一起来,而且可以涵盖为国家建立卓越功勋的各类杰出人士。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涌现了许多先进典型,如“辛苦我一人,幸福千万家”的工人徐虎、“人民教育家”叶圣陶,“人民作家”巴金、“人民艺术家”常香玉等,而我国这些为人民称颂的英雄模范以及为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杰出人士,主要是由各个系统或单位进行了分别性表彰和嘉奖。其影响力大多局限在行业内部。虽曾获得了单项表彰,但没有获得国家的最高荣誉称号。对这些英雄和杰出人士的表彰称号,缺乏国家名义的崇高性。这些行业性奖项在权威性和含金量上还远不如国家勋章和最高荣誉。如果以国家名义颁发的国家最高奖励制度,集合了诸多关注点,覆盖了更多为国家做出突出贡献的群体,可以获得几乎所有国民的尊敬和认可。这不仅仅是对各行各业的先进人物肯定,更是对社会正气的弘扬。这一表彰和肯定能代表整个国家的行为指向。因此,建立国家荣誉制度,是很有必要的。

  再次,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更可以形成中国民族精神的确立和强大舆论氛围。确实,近年来,中国经济社会、政治和文化正在转型,在我国经济建设取得很大成就的同时,社会道德滑坡严重,人的追求越来越功利化。这样的局面会导致个人对国家和社会缺乏认同感和责任感。什么“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四处泛滥,什么“豆腐渣”工程随时可见,什么撞伤不如撞死、没钱就不救治,什么扶起摔倒的老人反被诬陷等等时有而闻。应该说,积极向上仍然是我们社会的主流和常态,为什么人们还是常常有世风日下,道德滑坡的感觉呢?这恐怕与我们的媒体、网络的宣传有关。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说:“不是生活缺少美,而是我们缺少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当然,真实的社会不会是一片光明,但也不是一片黑暗。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国家荣誉制度的设立可以激起人们对于国家的尊重和认同。我们的媒体应该加强宣传这方面的报道,加强形成舆论氛围。

  第四,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要严格程序,社会公开。国家荣誉代表着国家,必须向一线工作人员倾斜,并公开听取民众的意见。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既可以享有崇高礼遇,比如,受邀参加国家庆典和其他重大节日集会等,这些杰出人士也应该是社会责任感突出,起到社会表率的作用,可以激励更多人履行社会责任,引领优秀文化和精神风尚。同时,也要建立国家荣誉终止和剥夺等制度,更要防止将国家荣誉与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特权制度联系在一起。

  当然,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还必须细化具体操作办法,推动这一活动常态化,以此来提高国民素质,凝聚民族精神,让中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设立国家最高荣誉制度是凝聚人心的好举措,值得期待。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