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释永信做亲子鉴定真的是侮辱吗?

2015-10-1 11:09:07

来源:红网 作者:王磊 选稿:仲颖

  7月25日以来,一个名叫韩佳恩的6岁小女孩,卷入了一场佛门纷争。她被指是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私生女,举报者称其母为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政协常委释延洁,并通过媒体公开向释永信喊话“敢不敢(与韩佳恩)做亲子鉴定”。对此,少林寺外联办主任说,“这是对出家人极大的侮辱。释永信作为少林寺方丈,绝不可能做这个亲子鉴定。”(9月30日澎湃新闻网)

  韩佳恩到底是不是释永信的亲生女?对此,虽然释永信和释延洁本人都未发声,但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释永信的二嫂称,韩佳恩是释永信弟弟刘应彪的外孙女;释永信的侄子却称,释延洁确系韩明君,韩佳恩是释延洁的养女;但在当地居委会的居民户籍资料里,韩佳恩是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外孙女。简直一锅糊涂粥。

  那么,释永信到底该不该做亲子鉴定,来澄清事实呢?从法律层面来讲,释永信没有此项义务。秉着”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除非举报的一方能够切实证明韩佳恩确系释永信亲生女,释永信完全可以以逸待劳。但问题是,释永信及其背后的少林寺,真的安逸吗?

  就目前的舆论场来看,显然是对释永信和少林寺不利的。举报的一方隔空喊话,志在必得;而释永信一方,只能通过亲属的解释、邻里的道听途说、甚至“释永信早就丧失了生育能力”的说法,来曲线辩驳,对比之下,是以卵击石、滴水入海,难有说服力。

  更何况,连释永信的亲属都说法不一,自相矛盾,恐怕少林寺一方无论多么愤慨,多么义正言辞地去指责,都难以服众,只会越描越黑。也许,亲子鉴定不是必要义务,但在此种境遇下,却是最无奈但也最明智的选择。不做亲子鉴定,不管真相如何,势必都会引发更多猜疑,对释永信自身和少林寺的名誉伤害,也会进一步加重。

  此外,少林寺一方称,做亲子鉴定是侮辱,笔者不敢苟同。佛家的戒色,只是要求僧人清心寡欲,虔心修行,并不是说生孩子就是羞耻之事。侮辱,恐怕只是少林一方的自我感觉罢了。

  无论是从舆情反映来看,还是设身处地地站在释永信和少林寺的立场上,若私生女一事纯属无中生有,一纸亲子鉴定就可以“快准狠”地毕其“谣”于一役,还释永信清白,还少林寺清誉,让造谣诽谤者面对法律制裁。所以,权衡各种利弊,做亲子鉴定,于释永信于少林寺,于真相于正义,都是利多弊少。当然,释永信依然有权保持沉默,坚持“不辩”,但未必“解脱”。

  文/王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释永信做亲子鉴定真的是侮辱吗?

2015年10月1日 11:09 来源:红网

  7月25日以来,一个名叫韩佳恩的6岁小女孩,卷入了一场佛门纷争。她被指是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私生女,举报者称其母为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南省政协常委释延洁,并通过媒体公开向释永信喊话“敢不敢(与韩佳恩)做亲子鉴定”。对此,少林寺外联办主任说,“这是对出家人极大的侮辱。释永信作为少林寺方丈,绝不可能做这个亲子鉴定。”(9月30日澎湃新闻网)

  韩佳恩到底是不是释永信的亲生女?对此,虽然释永信和释延洁本人都未发声,但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释永信的二嫂称,韩佳恩是释永信弟弟刘应彪的外孙女;释永信的侄子却称,释延洁确系韩明君,韩佳恩是释延洁的养女;但在当地居委会的居民户籍资料里,韩佳恩是释永信母亲胡昌荣的外孙女。简直一锅糊涂粥。

  那么,释永信到底该不该做亲子鉴定,来澄清事实呢?从法律层面来讲,释永信没有此项义务。秉着”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除非举报的一方能够切实证明韩佳恩确系释永信亲生女,释永信完全可以以逸待劳。但问题是,释永信及其背后的少林寺,真的安逸吗?

  就目前的舆论场来看,显然是对释永信和少林寺不利的。举报的一方隔空喊话,志在必得;而释永信一方,只能通过亲属的解释、邻里的道听途说、甚至“释永信早就丧失了生育能力”的说法,来曲线辩驳,对比之下,是以卵击石、滴水入海,难有说服力。

  更何况,连释永信的亲属都说法不一,自相矛盾,恐怕少林寺一方无论多么愤慨,多么义正言辞地去指责,都难以服众,只会越描越黑。也许,亲子鉴定不是必要义务,但在此种境遇下,却是最无奈但也最明智的选择。不做亲子鉴定,不管真相如何,势必都会引发更多猜疑,对释永信自身和少林寺的名誉伤害,也会进一步加重。

  此外,少林寺一方称,做亲子鉴定是侮辱,笔者不敢苟同。佛家的戒色,只是要求僧人清心寡欲,虔心修行,并不是说生孩子就是羞耻之事。侮辱,恐怕只是少林一方的自我感觉罢了。

  无论是从舆情反映来看,还是设身处地地站在释永信和少林寺的立场上,若私生女一事纯属无中生有,一纸亲子鉴定就可以“快准狠”地毕其“谣”于一役,还释永信清白,还少林寺清誉,让造谣诽谤者面对法律制裁。所以,权衡各种利弊,做亲子鉴定,于释永信于少林寺,于真相于正义,都是利多弊少。当然,释永信依然有权保持沉默,坚持“不辩”,但未必“解脱”。

  文/王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