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夫妻”被强奸法律是否不懂爱
2015-10-1 10:04:3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朱永华 选稿:仲颖

  2015年5月1日,安徽省涡阳县刘竹村村民刘华姬被刑拘,因其“十多年前从上海将一名女子带回家,之后将该女子锁在家中长达数十年”。经鉴定,该女子患有精神分裂症,无性防范能力。目前,刘华姬因涉嫌强奸罪已被提起公诉。另一层现实却是,刘华姬已与该女子类似夫妻般地过了13年的家庭生活,且育有4个孩子。因该女子有暴力倾向,刘华姬时常将她关在家中(据9月30日《澎湃新闻》)。

  按照我国刑法对强奸罪的定性构成要件:以明知妇女是不能正确表达自己意志的精神病人或有严重痴呆的人而与之性交的人,不管犯罪分子采取什么手段和被害妇女是否表示“同意”或“反抗”,都应视为违背妇女意志,构成强奸罪。报道中的村民刘华姬,10多年前在上海遇到患有严重精神病的无名女子,便将其带回安徽涡阳老家同居,无论时间过去多久,是否生育子女,严格从法律意义上说,刘华姬的行为确属强奸无疑,当地公安机关以涉嫌强奸罪将其逮捕,检察机关依法对其提起公诉,从法律程序上不存在任何问题。

  然从道德情理上讲,刘华姬将成年精神病女从上海带回老家,目的不是为了对其实施性侵犯,而是出于同情和自身经济状况,与精神病女子组成一个家庭,且10多年来,不仅生育了4个子女,对其悉心照顾,其“事实婚姻”状况,也得到周围村民包括地方基层政府的认可。如果再以强奸罪去追究刘华姬的刑事责任,从法律本质上可以理解,但从法律的社会意义上却不能言之为“正确”,刘华姬的行为非但没有给社会和精神病女自身造成任何伤害,反而结束了精神病女的流浪生活,为其提供了一个“家”,而“迟到”的法律介入,不但将这个“家”拆散,让四个孩子失女父亲的监护和家的温暖,虽然精神病女被政府送到医疗机构进行治疗,但离开长期已经习惯的“家庭环境”,对于精神病人的治疗恢复未必会有好处。因此,法律的这一“迟到”介入,非但体现不了应有的正义,反而较严重伤害了道德传统伦理,也难怪引发众多网友和当地群众的质疑。

  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都是建立在这个国家和民族传统道德基础之上的共识制度,我国的法律在体现民族优秀传统道德方面尤为明显,在坊间,收留女性精神病患者并与其组成家庭的现象也并不鲜见,而这种行为在坊间传统伦理上非但不会受到谴责,因为给流浪精神病女一个“家”,反而会被认为是一种善举,尽管这种行为不被现代文明和法律所认可,甚至是触犯法律,但对业已成长期事实并被周围和社会认可的“夫妻”进行反向追究,活生生的拆散一个已经儿女满堂的家,无论从维护社会正义还是从传统道德伦理角度,却都不是法律必须的选择。

  显然,法律对特殊群体尤其是女性精神病患者的特殊保护,既体现出法律的公平与正义,同时,又透露出对女性、特别是女精神病患者群体特殊的关爱,严肃的法律本身即是“爱憎分明”,如果在刘华姬将精神病女从上海带回老家之时,法律及时出手,可能会出现另一种“皆大欢喜”的结果。然10几年过去,迟到的法律本身正义就已“打折”,再反向追究业已成夫妻之实的清贫家庭,于情于理于法都欠缺爱的温情。如果法律在给刘华姬记上这笔“犯罪帐”的同时,出于对家庭完整的呵护和对精神病妇女的保护,对刘华姬改变强制措施,督促其妥善照顾好子女,再由政府将其患病“妻子”送到医疗机构进行治疗,既彰显出法律的公正,有充分体现出制度的有爱,孩子也不会失去家庭,这样的“多赢”之举岂不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