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点赞张亭栋,向科学"求是"致敬

2015-9-21 13:44:00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朱清建 选稿:桑怡

  2015年度“求是奖”19日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颁发,获本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的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授张亭栋,他是使用砒霜(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奠基人。他从上世纪70年代基于中医药方开始探索研究,并于90年代与上海血液病学研究所等单位进一步开展研究,确认三氧化二砷是药剂中治疗白血病的有效成分,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患者效果最好。他的发现通过与合作者的研究推广后,成为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之一。(9月20日《海口晚报》)

  砒霜、白血病、死亡与治疗、“求是奖”,这几个让人闻言生畏(或敬畏或畏惧)的词被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授张亭栋串联起来。首先,砒霜是一种具备毒性的化学品,也是武侠小说中让人闻言色变的鹤顶红的成分,误食或者误吸,会让人出现急慢性中毒,有致癌症、致突变、污染环境等危害。其次,白血病也是一种很严重的血液疾病,最为严重的时候会使患者的生命消失,目前而言,仍是让人闻言色变的疾病。而将它们串联起来的,就是砒霜治疗白血病,尤其是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患者的良好效果,使其获得“求是奖”,从而将这些风格各异的词连成一条线。

  何为“求是奖”,是对“当年度最杰出”,并辅以“求是”前缀的“科学家”的奖赏。何为求是?法律边界、道德伦理边界外,突破权威边界,突破思想禁区的实事求是。而砒霜治白血病,从实践到理论,就是在科学“求是”。

  首先,科学“求是”须有坚实的知识基座。从理论上讲,砒霜治白血病,是典型的以毒攻毒,典型的中医理论,然而,非有对中医理论知识的掌握,不足以知道以毒攻毒的中医理论,同样的道理,非有对西医技术的掌握,也不会将白血病治疗的用量相对准确化、进行实验分析,而这些都是基于张亭栋的中西医结合的掌握,这是前提。所谓艺高人胆大,不是盲目自信,而是基于自身的知识积淀。

  其次,砒霜治疗白血病的应用过程,是科学“求是”的理论突破。砒霜治疗白血病,不是创举,反见其突破权威、小心论证的“求实精神”。西方早在十九世纪就曾使用,但未曾普遍使用,可以这样理解,这不是个大路。而在中国,砒霜治疗癌症,源于民间药方,西方看似走不通的路和中国民间的杂方,都没有阻止张亭栋致力于砒霜治白血病研究,进而“柳暗花明”。

  再者,砒霜治疗白血病从科学猜想到肯定效果上升到理论的过程,则是科学“求是”深度诠释。民间药方中不止有砒霜,还有轻粉(氯化亚汞)和蟾酥等,如何确定是哪个或者哪几个的疗效?如何确定砒霜对哪类白血病更有效?如何控制其毒性,不对人们的心、肝、脾、肾产生毒性作用?等等,这些张亭栋等都以试验和临床跟踪为依据进行了排除和定位,确保了砒霜治疗白血病的良好临床效果和广泛推广的可操作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点赞张亭栋,向科学"求是"致敬

2015年9月21日 13:44 来源:东方网

  2015年度“求是奖”19日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颁发,获本年度“求是杰出科学家奖”的是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授张亭栋,他是使用砒霜(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奠基人。他从上世纪70年代基于中医药方开始探索研究,并于90年代与上海血液病学研究所等单位进一步开展研究,确认三氧化二砷是药剂中治疗白血病的有效成分,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患者效果最好。他的发现通过与合作者的研究推广后,成为全球治疗APL白血病的标准药物之一。(9月20日《海口晚报》)

  砒霜、白血病、死亡与治疗、“求是奖”,这几个让人闻言生畏(或敬畏或畏惧)的词被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教授张亭栋串联起来。首先,砒霜是一种具备毒性的化学品,也是武侠小说中让人闻言色变的鹤顶红的成分,误食或者误吸,会让人出现急慢性中毒,有致癌症、致突变、污染环境等危害。其次,白血病也是一种很严重的血液疾病,最为严重的时候会使患者的生命消失,目前而言,仍是让人闻言色变的疾病。而将它们串联起来的,就是砒霜治疗白血病,尤其是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患者的良好效果,使其获得“求是奖”,从而将这些风格各异的词连成一条线。

  何为“求是奖”,是对“当年度最杰出”,并辅以“求是”前缀的“科学家”的奖赏。何为求是?法律边界、道德伦理边界外,突破权威边界,突破思想禁区的实事求是。而砒霜治白血病,从实践到理论,就是在科学“求是”。

  首先,科学“求是”须有坚实的知识基座。从理论上讲,砒霜治白血病,是典型的以毒攻毒,典型的中医理论,然而,非有对中医理论知识的掌握,不足以知道以毒攻毒的中医理论,同样的道理,非有对西医技术的掌握,也不会将白血病治疗的用量相对准确化、进行实验分析,而这些都是基于张亭栋的中西医结合的掌握,这是前提。所谓艺高人胆大,不是盲目自信,而是基于自身的知识积淀。

  其次,砒霜治疗白血病的应用过程,是科学“求是”的理论突破。砒霜治疗白血病,不是创举,反见其突破权威、小心论证的“求实精神”。西方早在十九世纪就曾使用,但未曾普遍使用,可以这样理解,这不是个大路。而在中国,砒霜治疗癌症,源于民间药方,西方看似走不通的路和中国民间的杂方,都没有阻止张亭栋致力于砒霜治白血病研究,进而“柳暗花明”。

  再者,砒霜治疗白血病从科学猜想到肯定效果上升到理论的过程,则是科学“求是”深度诠释。民间药方中不止有砒霜,还有轻粉(氯化亚汞)和蟾酥等,如何确定是哪个或者哪几个的疗效?如何确定砒霜对哪类白血病更有效?如何控制其毒性,不对人们的心、肝、脾、肾产生毒性作用?等等,这些张亭栋等都以试验和临床跟踪为依据进行了排除和定位,确保了砒霜治疗白血病的良好临床效果和广泛推广的可操作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