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政山为何如此恣意妄为?

2015-9-19 14:15: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新明 选稿:仲颖

  17日,中纪委网站转发天津市纪委的通报,通报了两宗滨海新区官员严重违纪案件,其中披露正局级的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管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王政山为“一个违纪违法建造私人会所奢靡享乐的典型”。通报特别提到,王政山用其所索贿款仿照北京“水立方”,违法建造地下、地上共三层,建筑面积逾1,200平方米的私人会所。

  确实,前一阶段,一些地方流行起了“山寨建筑风”。从安徽阜阳的“山寨白宫”、江苏阜宁的“山寨中国馆”,到山西蒲县的“山寨鸟巢”。不过,这只是地方官员追求政绩的办公场所,而王政山的“山寨水立方”,却是私人享受的豪华庭院式别墅花园。王政山的“水立方”的“奢靡”,令人吃惊。他的“水立方”建在天津滨海新区最豪华的别墅区-贻成水木清华小区,位于滨海森林公园、滨海国际高尔夫球场旁,是塘沽地区价格最贵的楼盘,内设游泳池、健身房、网球场、餐厅、烧烤台、花圃,配备进口高档红木家具,将奢靡享乐达到“新境界”,以致天津市纪委千字的通报中接连写下6个“奢靡”和3个“疯狂”。

  王政山的恣意妄为表现为“非常坦然”。现实中,贪官大都为“葛朗台”,会小心藏匿财富。比如,原正厅级干部祁崇岳受贿90万,却“一日三餐稀饭馒头”;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中发现上亿元现金,却“穿衣朴素骑自行车上班”;吐鲁番世行办主任、地区水利局局长曹培武贪腐251万余元,却“从不吃肉棉布背心穿30年”等。他们为贪腐穿上了一层“隐身衣”,企图借此掩人耳目。而王政山一反常态,建起了“山寨水立方”,唯恐天下不知,招摇过市。奇怪的是,这一建筑物无疑是一个自我暴露的标志物。问题是,对于这样的“水立方”,为什么相关纪检部门视而不见?王政山居然毫不掩饰,不仅说明了他的“坦然”,而且是多么肆无忌惮。

  他的恣意妄为还表现在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政治规矩,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为不法私营企业主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款物,给国家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在得知组织对其开展调查后,与相关人串供,订立攻守同盟,干扰、妨碍组织审查。

  他的恣意妄为更表现在对待普通民众上。据媒体报道,王政山一贯趾高气扬,简单粗暴。在主政塘沽期间,曾对被拆迁居民破口大骂,恶名远播。他的这些问题不仅没有得到处理,反而不断博得上级领导的赏识,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

  因此,这个案件需要追问的是,王政山何以如此恣意妄为?

  近日,浙江公布了11起实行“一案双查”、追究“两个责任”的典型案例。可见,“一案双查”将成为反腐“新常态”。

  如今,天津市纪委开除王政山党籍,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我们期盼有关方面在处理王政山腐败案时也能践行“一案双查”——既要对履行主体责任不力的有关领导进行追责,也要对落实监督责任不力的相关纪检部门负责人进行追责。比如,王政山为什么敢建如此一座奢华的“私人行宫”?我们不仅要查王政山涉嫌贪腐了多少钱财?而且要查一个涉嫌贪腐官员何以如此肆无忌惮?他的背后靠山究竟是谁?在严肃追究直接责任的同时,既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又要严肃追究领导责任。让我们的追责成为一把利器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王政山为何如此恣意妄为?

2015年9月19日 14:15 来源:东方网

  17日,中纪委网站转发天津市纪委的通报,通报了两宗滨海新区官员严重违纪案件,其中披露正局级的滨海新区中心商务区管委会原党组书记、副主任王政山为“一个违纪违法建造私人会所奢靡享乐的典型”。通报特别提到,王政山用其所索贿款仿照北京“水立方”,违法建造地下、地上共三层,建筑面积逾1,200平方米的私人会所。

  确实,前一阶段,一些地方流行起了“山寨建筑风”。从安徽阜阳的“山寨白宫”、江苏阜宁的“山寨中国馆”,到山西蒲县的“山寨鸟巢”。不过,这只是地方官员追求政绩的办公场所,而王政山的“山寨水立方”,却是私人享受的豪华庭院式别墅花园。王政山的“水立方”的“奢靡”,令人吃惊。他的“水立方”建在天津滨海新区最豪华的别墅区-贻成水木清华小区,位于滨海森林公园、滨海国际高尔夫球场旁,是塘沽地区价格最贵的楼盘,内设游泳池、健身房、网球场、餐厅、烧烤台、花圃,配备进口高档红木家具,将奢靡享乐达到“新境界”,以致天津市纪委千字的通报中接连写下6个“奢靡”和3个“疯狂”。

  王政山的恣意妄为表现为“非常坦然”。现实中,贪官大都为“葛朗台”,会小心藏匿财富。比如,原正厅级干部祁崇岳受贿90万,却“一日三餐稀饭馒头”;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中发现上亿元现金,却“穿衣朴素骑自行车上班”;吐鲁番世行办主任、地区水利局局长曹培武贪腐251万余元,却“从不吃肉棉布背心穿30年”等。他们为贪腐穿上了一层“隐身衣”,企图借此掩人耳目。而王政山一反常态,建起了“山寨水立方”,唯恐天下不知,招摇过市。奇怪的是,这一建筑物无疑是一个自我暴露的标志物。问题是,对于这样的“水立方”,为什么相关纪检部门视而不见?王政山居然毫不掩饰,不仅说明了他的“坦然”,而且是多么肆无忌惮。

  他的恣意妄为还表现在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政治规矩,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为不法私营企业主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款物,给国家造成巨额经济损失;在得知组织对其开展调查后,与相关人串供,订立攻守同盟,干扰、妨碍组织审查。

  他的恣意妄为更表现在对待普通民众上。据媒体报道,王政山一贯趾高气扬,简单粗暴。在主政塘沽期间,曾对被拆迁居民破口大骂,恶名远播。他的这些问题不仅没有得到处理,反而不断博得上级领导的赏识,一步一步走上领导岗位。

  因此,这个案件需要追问的是,王政山何以如此恣意妄为?

  近日,浙江公布了11起实行“一案双查”、追究“两个责任”的典型案例。可见,“一案双查”将成为反腐“新常态”。

  如今,天津市纪委开除王政山党籍,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我们期盼有关方面在处理王政山腐败案时也能践行“一案双查”——既要对履行主体责任不力的有关领导进行追责,也要对落实监督责任不力的相关纪检部门负责人进行追责。比如,王政山为什么敢建如此一座奢华的“私人行宫”?我们不仅要查王政山涉嫌贪腐了多少钱财?而且要查一个涉嫌贪腐官员何以如此肆无忌惮?他的背后靠山究竟是谁?在严肃追究直接责任的同时,既追究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又要严肃追究领导责任。让我们的追责成为一把利器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