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文化的力量:那些“以笔为刀枪”的上海漫画

2015-8-19 15:28:54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霖 选稿:仲颖

  

【相关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相关评论】抗战胜利之魂:文化的力量

           文化的力量:这些上海电影喊出了“猛醒救国”

           文化的力量:团结御侮的上海抗战文学

           文化的力量:这些歌曲激励我们奋力前行

          文化的力量:上海话剧,苦难中绽放繁花

    1935年7月28日,上海《晨报》副刊《图画晨报》上出现一个脑袋圆圆、头顶摇曳着三根头发的小男孩,这个漫画中的小男孩叫三毛。再后来,三毛成了中国底层苦孩子的代言人。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三毛不仅只控诉底层社会的苦难,在《抗战漫画》刊出的《三毛的大刀》中,三毛报名参军因年纪、个子矮而被拒绝,于是他挥起大刀,砍倒两棵大树,喊道:“我不信东洋鬼子的颈子比树干还硬。”三毛的呼声从一个侧面也代表了当时上海漫画界的群体呼声。

 

 图片说明:1937年前的三毛

  从《时代漫画》到《救亡漫画》

  1936年11月4日至8日,在上海南京路大新公司4楼展览厅举办了的中国漫画史上“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大新公司如今已经变成了上海南京东路的上海第一百货商店,但曾经展览会上宣传抗日救国、救亡图强的漫画精神却永远传承了下来。

  “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的举办,缘起于上海的《时代漫画》月刊。

  

图片说明:丁聪、黄尧、华君武、黄苗子1936年合影

  创刊于“九一八”和“一二八”之后的上海《时代漫画》月刊,经常发表宣传抗日救亡、揭露日寇罪行的漫画。《时代漫画》第十四期封面,刊载盛公木(特伟)作的一幅题为《魔爪》的漫画,表现各帝国主义者都瞪着血红的眼睛,贪婪地望着中国;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者,青面獠牙,兽性毕露,魔爪已经伸到中国的疆土。

  此时,《时代漫画》主编鲁少飞等,在《时代漫画》1936年“6月复刊号”上,发起了组织一个宣传抗日救国的全国漫画展览会的倡议。他们的倡议很快得到了全国各地和侨居海外的漫画家的热烈响应。接着,便以《时代漫画》编辑部为联络点,进行全国漫画展的筹备工作。

  他们在征集到的千余件漫画作品中选出六百余件,促成了“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展品中,穆一龙的《蜿蜒南下》,尖锐揭示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这条毒蛇已突破山海关,一路蜿蜒南下,祖国大好山河正面临被大举侵吞的威胁。高龙生的《国破山河在?》、蔡若虹的《学生救亡运动的一幕》等漫画,都鲜明地表现了抗日主题。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中华民族掀起了浴血奋战的抗日战争。1937年8月14日,“上海漫画界救亡协会”成立,即树起了鲜明的抗日漫画旗帜。丁聪、王敦庆、江数、汪子美、黄嘉音、黄尧、华君武、董天野、万籁鸣、鲁少飞、蔡若虹等组成编委会,于9月20日创刊了《救亡漫画》。

 

 图片说明:1937年9月20日《救亡漫画》创刊号

  《救亡漫画》为5日刊,4大开的篇幅,每期编发大小漫画作品50幅左右,并有少量文章和报道文字。王敦庆在《救亡漫画》创刊号上发表的《漫画战——代发刊词》所说:“自卢沟桥抗战一起,中国的漫画作家就组织‘漫画界救亡协会’,以期统一战线,准备与日寇作一回殊死的漫画战……《救亡漫画》的诞生,却是我们主力的漫画战的发动。因为上海是中国漫画艺术的策源地,而这小小的五日刊又是留守上海的漫画斗士的营垒,还不说全国几百个漫画同志今后的增援,以争取抗日救亡最后胜利。”

  《救亡漫画》创刊号的封面漫画《全民抗战的巨浪》(蔡若虹作),表现了中华全民族团结一致,奋起抗战,形成席卷日寇的抗战浪潮,把日帝侵略者卷入抗战浪潮的漩涡中不能脱身,惶恐挣扎。10月20日出版的《救亡漫画》封面漫画《日本近卫首相剖腹之期不远矣!》(叶浅予作),通过尖刻的讽刺手法,描绘日本近卫首相(兼国防部长)已经深感到入侵中国之后进退两难,不能自拔,而设想用刀剖腹自杀的情景。

 

 图片说明:日本近卫首相剖腹之期不远矣!(1937年抗日漫画叶浅予作)

  《救亡漫画》发表了许多抗日活动的报道漫画。陆志庠的《空袭警报时首都新街口的行人纷纷向安全的处所奔去》等漫画速写,报道了抗日战争笼罩下南京市民生活。而创刊号上刊出的一组题为《抗敌热情在陕北延安》报道漫画,生动地报道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军民热情投入抗日斗争的生活。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文化的力量:那些“以笔为刀枪”的上海漫画

2015年8月19日 15:28 来源:东方网

  

【相关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相关评论】抗战胜利之魂:文化的力量

           文化的力量:这些上海电影喊出了“猛醒救国”

           文化的力量:团结御侮的上海抗战文学

           文化的力量:这些歌曲激励我们奋力前行

          文化的力量:上海话剧,苦难中绽放繁花

    1935年7月28日,上海《晨报》副刊《图画晨报》上出现一个脑袋圆圆、头顶摇曳着三根头发的小男孩,这个漫画中的小男孩叫三毛。再后来,三毛成了中国底层苦孩子的代言人。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三毛不仅只控诉底层社会的苦难,在《抗战漫画》刊出的《三毛的大刀》中,三毛报名参军因年纪、个子矮而被拒绝,于是他挥起大刀,砍倒两棵大树,喊道:“我不信东洋鬼子的颈子比树干还硬。”三毛的呼声从一个侧面也代表了当时上海漫画界的群体呼声。

 

 图片说明:1937年前的三毛

  从《时代漫画》到《救亡漫画》

  1936年11月4日至8日,在上海南京路大新公司4楼展览厅举办了的中国漫画史上“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大新公司如今已经变成了上海南京东路的上海第一百货商店,但曾经展览会上宣传抗日救国、救亡图强的漫画精神却永远传承了下来。

  “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的举办,缘起于上海的《时代漫画》月刊。

  

图片说明:丁聪、黄尧、华君武、黄苗子1936年合影

  创刊于“九一八”和“一二八”之后的上海《时代漫画》月刊,经常发表宣传抗日救亡、揭露日寇罪行的漫画。《时代漫画》第十四期封面,刊载盛公木(特伟)作的一幅题为《魔爪》的漫画,表现各帝国主义者都瞪着血红的眼睛,贪婪地望着中国;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者,青面獠牙,兽性毕露,魔爪已经伸到中国的疆土。

  此时,《时代漫画》主编鲁少飞等,在《时代漫画》1936年“6月复刊号”上,发起了组织一个宣传抗日救国的全国漫画展览会的倡议。他们的倡议很快得到了全国各地和侨居海外的漫画家的热烈响应。接着,便以《时代漫画》编辑部为联络点,进行全国漫画展的筹备工作。

  他们在征集到的千余件漫画作品中选出六百余件,促成了“第一届全国漫画展览会”。展品中,穆一龙的《蜿蜒南下》,尖锐揭示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这条毒蛇已突破山海关,一路蜿蜒南下,祖国大好山河正面临被大举侵吞的威胁。高龙生的《国破山河在?》、蔡若虹的《学生救亡运动的一幕》等漫画,都鲜明地表现了抗日主题。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中华民族掀起了浴血奋战的抗日战争。1937年8月14日,“上海漫画界救亡协会”成立,即树起了鲜明的抗日漫画旗帜。丁聪、王敦庆、江数、汪子美、黄嘉音、黄尧、华君武、董天野、万籁鸣、鲁少飞、蔡若虹等组成编委会,于9月20日创刊了《救亡漫画》。

 

 图片说明:1937年9月20日《救亡漫画》创刊号

  《救亡漫画》为5日刊,4大开的篇幅,每期编发大小漫画作品50幅左右,并有少量文章和报道文字。王敦庆在《救亡漫画》创刊号上发表的《漫画战——代发刊词》所说:“自卢沟桥抗战一起,中国的漫画作家就组织‘漫画界救亡协会’,以期统一战线,准备与日寇作一回殊死的漫画战……《救亡漫画》的诞生,却是我们主力的漫画战的发动。因为上海是中国漫画艺术的策源地,而这小小的五日刊又是留守上海的漫画斗士的营垒,还不说全国几百个漫画同志今后的增援,以争取抗日救亡最后胜利。”

  《救亡漫画》创刊号的封面漫画《全民抗战的巨浪》(蔡若虹作),表现了中华全民族团结一致,奋起抗战,形成席卷日寇的抗战浪潮,把日帝侵略者卷入抗战浪潮的漩涡中不能脱身,惶恐挣扎。10月20日出版的《救亡漫画》封面漫画《日本近卫首相剖腹之期不远矣!》(叶浅予作),通过尖刻的讽刺手法,描绘日本近卫首相(兼国防部长)已经深感到入侵中国之后进退两难,不能自拔,而设想用刀剖腹自杀的情景。

 

 图片说明:日本近卫首相剖腹之期不远矣!(1937年抗日漫画叶浅予作)

  《救亡漫画》发表了许多抗日活动的报道漫画。陆志庠的《空袭警报时首都新街口的行人纷纷向安全的处所奔去》等漫画速写,报道了抗日战争笼罩下南京市民生活。而创刊号上刊出的一组题为《抗敌热情在陕北延安》报道漫画,生动地报道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军民热情投入抗日斗争的生活。

 

 漫画抗战,从上海到全国

  1937年“七七事变”后的第二天,中共中央通电全国,号召武装保卫全中国,呼吁第二次国共合作,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一致抗日。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努力和坚持斗争之下,国民党政府迫于全国抗日舆论的压力,同意实行国共合作。中共领导人周恩来代表中共参加国共合作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的领导工作,担任政治部副部长。

  如此同时,周恩来动员郭沬若出任政治部主管抗日宣传工作的第三厅厅长。上海漫画界救亡协会组建的抗日漫画宣传队,便隶属于政治部三厅管辖,由三厅调拨经费,开展抗日宣传工作。

  

图片说明:抗日漫画宣传队集体创作的巨幅壁画《抗战到底》(后遭日军破坏)

  抗日漫画宣传队的全称是“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宣传委员会、漫画界救亡协会漫画宣传队第一队”。叶浅予为领队,张乐平为副领队。队员有胡考、特伟、梁白波、张仃、陆志庠、陶谋基、廖冰兄、宣文杰、叶冈、黄茅、麦非、陶今也、席与群、章西厓、廖末林等十多人。

 

 图片说明:《抗战漫画》第1期封面(1938年)叶浅予

  1937年8月31日,漫宣队在上海铁路西站(如今的上海凯旋路长宁路口)登上列车出发,奔赴各地,前后经历5年,开展抗日漫画战的持久战。

  从镇江到南京,再到武汉,金华、皖南、上饶、桂林、重庆、延安等地,均留下了上海漫画家抗日救亡宣传的足迹,自1937年至1942年,前后五年多时间里,他们马不停蹄地奔腾在中华民族抗日阵地上,以坚定的战斗精神,夜以继日,不怕艰苦困难,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而创作,充分发挥漫画武器的战斗作用。

  空降到日本的抗日漫画

  南京,是漫宣队抗日宣传工作正式开始的第一站。漫宣队员们居住在叶浅予曾经在南京购置的国府路廊东街德邻村2号,屋内设备简陋,只有一张床铺。晚上大家打地铺就宿,白天卷起铺盖,架起门板,连同简单桌椅板凳,便是漫宣队的工作场所。

  队员们日夜奋战,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创作了200余幅宣传抗日的漫画和宣传画,办起了一个大型的“抗敌漫画展览会”,在南京市区大华电影院展出。抗敌漫画展开幕后,观众每天达两万余人。尽管日本侵略军的飞机不时空袭南京,观众依然不顾危险地前往参观,因为每一幅画都代言了观众对日本侵略者的愤恨心情,也抒发了观众们抗日救亡到底的意愿。

  1938年5月,漫宣队来到武汉。5月19日夜,中国空第十四队队长徐焕异上尉驾驶1403号长机、副队长佟彦情驾驶1404号僚机两架美制马丁B-10轰炸机,从武汉起飞远征日本佐世保、佐贺、久留米、福冈、九州、熊本等整个九州岛上空,散发二百万份传单,其中有漫宣队提供的大量印制的对日本民众宣传的漫画传单。

  被列入暗杀名单的漫画家

  抗战期间,华君武、蔡若虹、张仃、胡考、张谔等等上海漫画家也来到了延安中共中央所在地。华君武、蔡若虹、张仃、胡考在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工作,张谔在延安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编辑部工作。

 

 图片说明:我正在后退(漫画)1944年张諤作

  他们经常创作抗日漫画在报刊发表。1944年张谔的《我正在后退》,描绘八路军打日本鬼子,蒋介石打八路军,三人团团转互相追击,蒋介石一手拿着“军令统一”的文件,一手拿着枪,企图以破坏“军令统一”为借口限制八路军独立抗战,揭露蒋介石积极反共消极抗日的行经。

  

图片说明:榜样(漫画)1945年华君武作

  华君武1945年的《榜样》,揭示日本军国主义首恶战犯东条英机等,必将与法西斯罪恶头目之一墨索里尼一样,被反侵略正义力量判以死刑。抗日战争胜利后,华君武由延安调至东北解放区,在《东北日报》任党支部书记,同时仍旧继续进行漫画创作,有一幅《磨好刀再杀》的漫画,对于蒋介石的讽刺揭露入木三分。揭露蒋介石耍弄反革命两手,抛出所谓“和平方案”为烟幕,背后却磨刀霍霍,加紧进攻解放区的内战的准备。特别是把蒋介石画成太阳穴上贴着四方形的头痛膏药的形象,使蒋介石真是感到“头痛”。1947年,东北解放区公安机关破获蒋介石在哈尔滨的潜伏特务组织时,有一张企图暗杀的黑名单中,华君武的姓名就列在其中。

  就是这些手拿画笔的上海漫画家们,他们以“笔为刀枪”积极投入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滚滚洪流中。他们以漫画形式,宣传抗日救亡、揭露日寇罪行,鼓励全中国人民夺取抗战最后胜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