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文化的力量:上海话剧,苦难中绽放繁花

2015-8-19 08:47: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永娟 选稿:桑怡

【相关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相关评论】抗战胜利之魂:文化的力量

           文化的力量:这些上海电影喊出了“猛醒救国”

           文化的力量:团结御侮的上海抗战文学

           文化的力量:这些歌曲激励我们奋力前行

  在新文学谱系上,话剧为最年轻的一支。然而,在八年抗战期间,这种年轻的艺术形式在中华民族的危亡关头,以最鲜活、快捷的手段,将民众唤醒,给他们以安慰,以启迪,以勇气,以力量。尤其在上海,八年间,出现了几十个职业剧团,一百二十多个业余剧团,上演、改译和出版了上千个话剧……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许多旧的建筑被推倒,新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许多昔日的剧场都已无迹可寻。然而,建筑不在了,那段历史依然还在。在这里上演过的剧目,已被载入史册。走近那些地方,依稀还能听到当日观众如雷的掌声,发自肺腑的呐喊。

  《保卫卢沟桥》唤醒民众

  黄河路21号,位于黄河路凤阳路交叉口,与国际饭店隔街相望,另一面就是长江公寓,解放前叫卡尔登公寓,才女张爱玲着奇装异服出出进进的地方。而当年的黄河路名字也很洋气,叫派克路。而现在的鸿祥大厦旧址上矗立的是一座戏院——卡尔登大戏院,在抗战期间,在那些烽火岁月中,这座戏院曾上演过多部进步话剧,激励了无数民众,被认为是中国话剧的出发点。

  《保卫卢沟桥》堪称中国话剧史上的奇迹,该剧从创作到排练完毕仅仅用了二十几天的时间,在创作与表演团队上更是集合了当年戏剧界的众多名家。而当初上演这部话剧的蓬莱大戏院也屡屡被提及,但很少有人知道,当初创作这部剧的决定是在卡尔登戏院里通过的。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上海,中国的进步戏剧工作者义愤填膺,大家立即行动起来,团结一心,相约投身于拯救国家民族命运的伟大斗争。

  7月15日,在卡尔登戏院,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上海剧作者协会召开全体会议,将协会扩大为全国性的中国剧作家协会,并决定集体创作三幕剧《保卫卢沟桥》。

《保卫卢沟桥》在蓬莱大戏院首演

  8月7日,《保卫卢沟桥》在蓬莱大戏院首演,立即轰动全国。剧中发出了“保卫祖国,一切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的吼声,激发了全场观众的情绪。郭沫若、沈钧儒等名士也和千百观众一起,在台下振臂高呼,喊出了“枪口一致对外!反对投降主义!”的口号。这部话剧受到了广大民众的热烈欢迎,联合演出日夜进行,有时还加演临时场来满足群众的要求,一直延续到八一三事件爆发,被迫中断。

  《保卫卢沟桥》演出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星期,但作为在抗战初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次抗日救亡革命文艺活动,其影响深远,反映了全民同仇敌忾、抗日救国的共同心声。是上海戏剧工作者团结抗战的先声,是中国戏剧阵线的战斗宣言。

  而对卡尔登戏院来说,作为上海话剧抗日宣传“主战场”的使命才刚刚开始。

  7月28日,上海戏剧界人士于卡尔登剧场举行紧急会议,发起成立上海戏剧界救亡协会,

  8月15日,上海戏剧界救亡协会继续假座“卡尔登”召开大会,当场组成了13支抗日救亡演剧队。从上海出发,开赴祖国各地进行抗日宣传演出。

  此后,“卡尔登”即成为抗战期间上海重要的话剧演出场所:1939年2月剧艺社的《花溅泪》;1941年10月10日上海职业剧团的《蜕变》;1942年3月18日上艺的《钟楼怪人》;1942年4月底苦干剧团的《荒岛英雄》;1942年12月上艺的《秋海棠》;1943年下旬新艺剧团的《浮生六记》和第二年的《小凤仙》等。

《蜕变》上演受民众热捧

  这些剧作的上演,极大地鼓舞了民众的士气。其中《蜕变》一剧借助剧中人之口,喊出了“中国,中国,你应该是强的!”的口号。有些观众看了一遍,还要看第二遍,认为这是一部“醒脑提神又热和力”的话剧,将其视为生命的能源。

  《明末遗恨》凝聚人心

  璇宫剧院,其具体地址笔者遍寻“百度”未曾寻到,只知应在现在的延安路北侧,靠近大世界一带。这个剧院比卡尔登、辣斐消失得更加彻底,“百度词条”都未曾提及只言片语。然而,许多老上海人依然记得,当年的文献也依然记得,在这里上演过的《明末遗恨》(原名《碧血花》、又名《葛嫩娘》)曾经鼓舞了多少人的斗志,激发了多少人的爱国情怀。

  《碧血花》剧照

  1939年10月24日,阿英(署名魏如晦)创作的《明末遗恨》,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上海剧艺社在璇宫演出。故事讲的是秦淮名妓葛嫩娘与桐城名士孙克咸相遇,结为夫妻。当时史可法在扬州殉国,南明危急,嫩娘激励克咸奋发,两人和侍女美娘一起从军。后清兵大举进攻,孙军不敌,克咸、嫩娘、美娘被俘。清军劝降,嫩娘嚼舌自尽,英勇就义。

  著名演员乔奇在谈到这部戏时说,《明末遗恨》在演出中,群众看到激动之处,会哗哗地鼓掌,“他们心里有压抑”。著名导演胡导则称“关键的一点应该是剧本在‘此时此地’舞台上所昭示的爱国精神,孤岛上人们的爱国情怀已经憋了两年多了!当舞台上的孙克咸高吟‘人生自古谁无死’时,观众心里就和他共同吟出了‘留以丹心照汗青’。当舞台上男男女女仁人志士举兵起义时,观众也感到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尽管几里路之外就是敌寇,孤岛上的人们还是在这不平凡的审美中抒发了自己的爱国情怀!”

  据当时的剧艺社演员屠光启回忆,演出中还发生了这样一个插曲:前台经理注意到第三排第四排坐满了同文书院的学生,同文书院是日本人设在上海的学校,跟日本宪兵队、报道部有密切关系。因怕这些特务学生一冲动,做出什么对演员不利的事情来,于是到后台跟演员商量要么退票停演,然而演员们像商量好了一样,异口同声地说:“不退票!”演出准点开始,到葛嫩娘大骂汉奸的高潮时,“台下是静得什么声音都可以听得出来”。戏演完了,观众狂呼鼓掌,演员们三番四次地谢幕。“就在观众如狂的鼓掌时,同文书院的学生静静地走了。”

  《明末遗恨》在旋宫连演33天,共计64场,打破历来话剧演出记录。在葛嫩娘的衬托下,《武松与潘金莲》、《杨贵妃》一类的戏顿时黯然失色,被纷纷停演,作家们转而开始创作花木兰、陈圆圆、梁红玉等爱国型题材的剧作。舞台上的古装人物们成了在危难时代凝聚人心的纽带,是激励人们坚强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文化的力量:上海话剧,苦难中绽放繁花

2015年8月19日 08:47 来源:东方网

【相关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相关评论】抗战胜利之魂:文化的力量

           文化的力量:这些上海电影喊出了“猛醒救国”

           文化的力量:团结御侮的上海抗战文学

           文化的力量:这些歌曲激励我们奋力前行

  在新文学谱系上,话剧为最年轻的一支。然而,在八年抗战期间,这种年轻的艺术形式在中华民族的危亡关头,以最鲜活、快捷的手段,将民众唤醒,给他们以安慰,以启迪,以勇气,以力量。尤其在上海,八年间,出现了几十个职业剧团,一百二十多个业余剧团,上演、改译和出版了上千个话剧……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许多旧的建筑被推倒,新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许多昔日的剧场都已无迹可寻。然而,建筑不在了,那段历史依然还在。在这里上演过的剧目,已被载入史册。走近那些地方,依稀还能听到当日观众如雷的掌声,发自肺腑的呐喊。

  《保卫卢沟桥》唤醒民众

  黄河路21号,位于黄河路凤阳路交叉口,与国际饭店隔街相望,另一面就是长江公寓,解放前叫卡尔登公寓,才女张爱玲着奇装异服出出进进的地方。而当年的黄河路名字也很洋气,叫派克路。而现在的鸿祥大厦旧址上矗立的是一座戏院——卡尔登大戏院,在抗战期间,在那些烽火岁月中,这座戏院曾上演过多部进步话剧,激励了无数民众,被认为是中国话剧的出发点。

  《保卫卢沟桥》堪称中国话剧史上的奇迹,该剧从创作到排练完毕仅仅用了二十几天的时间,在创作与表演团队上更是集合了当年戏剧界的众多名家。而当初上演这部话剧的蓬莱大戏院也屡屡被提及,但很少有人知道,当初创作这部剧的决定是在卡尔登戏院里通过的。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消息传到上海,中国的进步戏剧工作者义愤填膺,大家立即行动起来,团结一心,相约投身于拯救国家民族命运的伟大斗争。

  7月15日,在卡尔登戏院,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上海剧作者协会召开全体会议,将协会扩大为全国性的中国剧作家协会,并决定集体创作三幕剧《保卫卢沟桥》。

《保卫卢沟桥》在蓬莱大戏院首演

  8月7日,《保卫卢沟桥》在蓬莱大戏院首演,立即轰动全国。剧中发出了“保卫祖国,一切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的吼声,激发了全场观众的情绪。郭沫若、沈钧儒等名士也和千百观众一起,在台下振臂高呼,喊出了“枪口一致对外!反对投降主义!”的口号。这部话剧受到了广大民众的热烈欢迎,联合演出日夜进行,有时还加演临时场来满足群众的要求,一直延续到八一三事件爆发,被迫中断。

  《保卫卢沟桥》演出虽然只有短短一个星期,但作为在抗战初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次抗日救亡革命文艺活动,其影响深远,反映了全民同仇敌忾、抗日救国的共同心声。是上海戏剧工作者团结抗战的先声,是中国戏剧阵线的战斗宣言。

  而对卡尔登戏院来说,作为上海话剧抗日宣传“主战场”的使命才刚刚开始。

  7月28日,上海戏剧界人士于卡尔登剧场举行紧急会议,发起成立上海戏剧界救亡协会,

  8月15日,上海戏剧界救亡协会继续假座“卡尔登”召开大会,当场组成了13支抗日救亡演剧队。从上海出发,开赴祖国各地进行抗日宣传演出。

  此后,“卡尔登”即成为抗战期间上海重要的话剧演出场所:1939年2月剧艺社的《花溅泪》;1941年10月10日上海职业剧团的《蜕变》;1942年3月18日上艺的《钟楼怪人》;1942年4月底苦干剧团的《荒岛英雄》;1942年12月上艺的《秋海棠》;1943年下旬新艺剧团的《浮生六记》和第二年的《小凤仙》等。

《蜕变》上演受民众热捧

  这些剧作的上演,极大地鼓舞了民众的士气。其中《蜕变》一剧借助剧中人之口,喊出了“中国,中国,你应该是强的!”的口号。有些观众看了一遍,还要看第二遍,认为这是一部“醒脑提神又热和力”的话剧,将其视为生命的能源。

  《明末遗恨》凝聚人心

  璇宫剧院,其具体地址笔者遍寻“百度”未曾寻到,只知应在现在的延安路北侧,靠近大世界一带。这个剧院比卡尔登、辣斐消失得更加彻底,“百度词条”都未曾提及只言片语。然而,许多老上海人依然记得,当年的文献也依然记得,在这里上演过的《明末遗恨》(原名《碧血花》、又名《葛嫩娘》)曾经鼓舞了多少人的斗志,激发了多少人的爱国情怀。

  《碧血花》剧照

  1939年10月24日,阿英(署名魏如晦)创作的《明末遗恨》,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上海剧艺社在璇宫演出。故事讲的是秦淮名妓葛嫩娘与桐城名士孙克咸相遇,结为夫妻。当时史可法在扬州殉国,南明危急,嫩娘激励克咸奋发,两人和侍女美娘一起从军。后清兵大举进攻,孙军不敌,克咸、嫩娘、美娘被俘。清军劝降,嫩娘嚼舌自尽,英勇就义。

  著名演员乔奇在谈到这部戏时说,《明末遗恨》在演出中,群众看到激动之处,会哗哗地鼓掌,“他们心里有压抑”。著名导演胡导则称“关键的一点应该是剧本在‘此时此地’舞台上所昭示的爱国精神,孤岛上人们的爱国情怀已经憋了两年多了!当舞台上的孙克咸高吟‘人生自古谁无死’时,观众心里就和他共同吟出了‘留以丹心照汗青’。当舞台上男男女女仁人志士举兵起义时,观众也感到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尽管几里路之外就是敌寇,孤岛上的人们还是在这不平凡的审美中抒发了自己的爱国情怀!”

  据当时的剧艺社演员屠光启回忆,演出中还发生了这样一个插曲:前台经理注意到第三排第四排坐满了同文书院的学生,同文书院是日本人设在上海的学校,跟日本宪兵队、报道部有密切关系。因怕这些特务学生一冲动,做出什么对演员不利的事情来,于是到后台跟演员商量要么退票停演,然而演员们像商量好了一样,异口同声地说:“不退票!”演出准点开始,到葛嫩娘大骂汉奸的高潮时,“台下是静得什么声音都可以听得出来”。戏演完了,观众狂呼鼓掌,演员们三番四次地谢幕。“就在观众如狂的鼓掌时,同文书院的学生静静地走了。”

  《明末遗恨》在旋宫连演33天,共计64场,打破历来话剧演出记录。在葛嫩娘的衬托下,《武松与潘金莲》、《杨贵妃》一类的戏顿时黯然失色,被纷纷停演,作家们转而开始创作花木兰、陈圆圆、梁红玉等爱国型题材的剧作。舞台上的古装人物们成了在危难时代凝聚人心的纽带,是激励人们坚强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我们都是“秋海棠”

  茂名路上的兰心大剧院,是上海第一座西式剧院,为典雅的欧式建筑风格,历史悠久,是为数不多沿用至今的戏院之一。上世纪四十年代,在沦陷时期的上海,曾有一出话剧戏票在这里卖出天价,最好的席位高达万元,创下历史记录,这出戏就是《秋海棠》。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上海沦陷。因为日方的管控,美英影片在上海销声匿迹,上海的话剧得以快速发展,空前繁荣。《秋海棠》被认为是沦陷时期的标志品牌。

  《秋海棠》作者秦瘦鸥,由三大大名导费穆、佐临、顾仲彝搬上舞台,著名话剧演员石挥、沈敏、英子等主演。

  《秋海棠》故事剧情悲伤曲折,讲的是京剧演员秋海棠与军阀姨太太罗湘绮相恋并育有一女,后被军阀获知,令人用刺刀将秋海棠脸上画了十字,伤残的秋海棠不得不带女儿背井离乡,以至穷困潦倒,伤病缠身。后女儿得以与其母重逢,秋海棠则自杀身亡。

  1942年12月24日,《秋海棠》由上海艺术剧团在卡尔登大戏院演出,至1943年5月9日落幕,共演200余场,观众18万,其火爆程度前所未有。连张爱玲也称赞此剧“风靡了全上海”,她在文章中这样记述:“《秋海棠》一剧风靡上海,不能不归功于故事里京味气氛的浓,石挥身上的京味或是痞气都让上海滩的观众感到新颖。”有一回演完后谢幕,所有观众站起欢呼,不舍得石挥离去,幕布拉开合上拉开合上足足7次。

  石挥饰演的秋海棠被毁容后

  1944年1月15日至22日,《秋海棠》在兰心剧场慈善义演7场,戏票卖出天价,据著名导演洪谟称,当时有人用支票买剧票,最好的坐席卖到了10000元。

  1942年话剧《秋海棠》主演石挥沈敏张伐白玉薇等合影

  而对于《秋海棠》这个名字的由来,初次刊载于1941年的单行本曾有过这样的表述:

  “中国的地形整个儿连起来,酷像一片秋海棠的叶子,而那些野心的国家,更像专吃海棠叶的毛虫,有的已在叶子的边上咬去了一块,有的还在叶中央吞噬着,假使再不能把这些毛虫驱开,这片海棠也就得给他们噬尽了……”

  可以说,“秋海棠”是“沦陷区”人民的象征形象。“秋海棠”用肉身传达了“国破山河在”的现实,将分裂为“沦陷区”、“大后方”、“解放区”的中国国土形象地刻在“秋海棠”这一个人脸上,血淋淋,活生生,令人心寒,发人深省。此时此刻,人们都在“秋海棠”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不知不觉,人们与“秋海棠”融为一体,同喜共悲,同仇同怒。

  “沦陷期”上海的话剧传奇并未结束,此后《文天祥》、《金小玉》、《党人魂》等剧的上演将其推向顶峰,上海话剧可谓繁花盛开。

  重大的文学现象往往产生于社会大变动和民族大灾难的历史时期,抗战时期上海话剧的兴盛,既是此时期社会大变动的结果、也是民族大灾难的一种补偿。《新华日报》当时曾撰文评论:“四年来,上海始终守住精神堡垒的任务,而最能发挥战斗力量的就是戏剧,它站在‘心防’的岗位上,拒绝恶势力的腐蚀,担当起‘四百万市民心向祖国’的艰苦工作。”

  我们看到,这些优秀的剧目至今仍有着鲜活的生命力,它们在向我们昭示一段历史的同时,也在警醒着我们:勿忘国殇,珍爱和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