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文化的力量:这些歌曲激励我们奋力前行

2015-8-18 08:27:10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永娟 选稿:桑怡

【相关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相关评论】抗战胜利之魂:文化的力量

           文化的力量:这些上海电影喊出了“猛醒救国”

           文化的力量:团结御侮的上海抗战文学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穿越时空,排山倒海,依然沸腾着我们的血和气?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壮烈激越,从不磨灭,苦难中走来又激昂着远行?

  毛泽东曾说,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两个师的兵力。这些充满时代特色的音乐作品喊出了近百年,国人积压在心底的、被侵略、遭涂炭、受迫害的愤怒激情和争取胜利的吼声!今年适逢抗战胜利70周年,让我们一起来再一次聆听,当年那些雄壮的歌声,那些激励民众在战火纷飞中团结一致、奋力前行的民族最强音。

  刘良模与民众歌咏会

  年轻时候的刘良模

  时间追溯到1936年6月7日,上海的南市区公共体育场,5000多来自上海机关、银行、商店、工厂的群众,正在一位名叫刘良模的青年的指挥下高唱《义勇军进行曲》,他站在高凳上,情绪激昂,歌声震撼了每个同胞的心灵,连维持秩序的东北籍军警也流着热泪参与合唱。这是上海民众歌咏会组织开展的群众抗日救亡歌咏大会,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左翼文化运动,通过歌咏来集合广大民众,鼓舞民众斗志的一种非常有效的革命形式。

  刘良模指挥《义勇军进行曲》

  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抗战之后,随着民族危机的加深,人民群众的爱国情绪空前高涨,“歌为心之声”,1933年8月,萧声、聂耳、张曙、任光等组织了一个音乐小组,该小组隶属于左翼剧联,小组成员为进步电影、戏剧配乐,进行革命歌曲的创作,一批像《开矿歌》、《义勇军进行曲》、《渔光曲》、《大路歌》等革命歌曲通过电影的放映不胫而走。这些歌曲立意鲜明,语言通俗生动,风格明快有力。强调了社会最底层大众的痛苦、愤怒和抗争,表达了人民空前高涨的抗日热情和对斗争充满胜利的希望和信心,在民众中广泛流传,颇受喜爱。

  抗战期间,上海市民在街头高唱《义勇军进行曲》

  而群众性的歌咏,将个人的声音汇聚起来,每个人听到的是比自己声音强大了千万倍的声音,令人热血沸腾。无疑成了激发爱国热情表达群众情绪的最好的方式。据记载,从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期间,上海市内各界的歌咏团体在60个以上,歌咏队员约有12000人。他们在各种集会上演出、教唱,在工厂、农村、学校中宣传,形成了浓郁的抗日宣传气氛。

  文庙与《大刀进行曲》

  《大刀进行曲》作者麦新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民众爱国情绪空前高涨,救亡图存的呼声空前壮大,抗日救亡歌咏运动也被推向了最高潮。

  上海文庙,当年的上海抗日救亡歌咏活动的中心。8月8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上海50多个群众歌咏团体约1000多人,在上海文庙举行国民救亡歌咏协会成立大会暨救亡歌咏大会。

  在主席台入座的有孟波、麦新、冼星海、鄢克定、徐则骧等11人。时任上海民光中学校长徐则骧在致开幕词时说,今天举行成立大会,其原意并非为要组织而组织,亦不是为了歌咏而组织,是为时代的需要,暨目前国家民族需要之下而组织,这是救亡歌咏协会的原意。我们觉得歌咏的意义,极为重大,歌咏是文化的先声,是民族性的代表,要各尽所长、各尽所用,贡献于国家,则虽暴敌当前,有何惧哉。

  在随后的歌咏大会上,《大刀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热血》、《救国军歌》、《救亡进行曲》等20多首歌被成百上千个喉咙喊出,气氛热烈,场面感人。在这些歌曲中,《大刀进行曲》是首次唱响。

  《大刀进行曲》(麦新手迹)

  据回忆,麦新走上文庙大成殿前的石露台,大声说:“同胞们,在音乐大会正式开会前,由我指挥几天前创作的歌曲《大刀进行曲》好吗?”“好!”群众高声响应。于是麦新拿起指挥棒指挥千余群众高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群众唱了一遍又一遍,越唱越激昂。

  突然,指挥棒折断了,麦新丢了指挥棒,干脆用双手指挥。群众唱得热血沸腾,竟不自觉地把原曲的第一句唱得有所变调,结果显得更加勇猛、更加刚劲有力了。

  这首威武雄壮的战斗歌曲,强烈感染着广大群众,为了让这首歌更快地传播出去,田汉通过百代唱片公司,把《大刀进行曲》录制成唱片,使这首歌曲在全国广为传唱。这首诞生在中华民族奋起抗击日本侵略者炮火声中的时代战歌,激发了中华儿女的爱国豪情。成千上万青壮年唱着这支歌参军入伍,走向抗日前线。第二年春天,麦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离开沦陷的上海去到延安。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文化的力量:这些歌曲激励我们奋力前行

2015年8月18日 08:27 来源:东方网

【相关专题】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相关评论】抗战胜利之魂:文化的力量

           文化的力量:这些上海电影喊出了“猛醒救国”

           文化的力量:团结御侮的上海抗战文学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穿越时空,排山倒海,依然沸腾着我们的血和气?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壮烈激越,从不磨灭,苦难中走来又激昂着远行?

  毛泽东曾说,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两个师的兵力。这些充满时代特色的音乐作品喊出了近百年,国人积压在心底的、被侵略、遭涂炭、受迫害的愤怒激情和争取胜利的吼声!今年适逢抗战胜利70周年,让我们一起来再一次聆听,当年那些雄壮的歌声,那些激励民众在战火纷飞中团结一致、奋力前行的民族最强音。

  刘良模与民众歌咏会

  年轻时候的刘良模

  时间追溯到1936年6月7日,上海的南市区公共体育场,5000多来自上海机关、银行、商店、工厂的群众,正在一位名叫刘良模的青年的指挥下高唱《义勇军进行曲》,他站在高凳上,情绪激昂,歌声震撼了每个同胞的心灵,连维持秩序的东北籍军警也流着热泪参与合唱。这是上海民众歌咏会组织开展的群众抗日救亡歌咏大会,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左翼文化运动,通过歌咏来集合广大民众,鼓舞民众斗志的一种非常有效的革命形式。

  刘良模指挥《义勇军进行曲》

  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抗战之后,随着民族危机的加深,人民群众的爱国情绪空前高涨,“歌为心之声”,1933年8月,萧声、聂耳、张曙、任光等组织了一个音乐小组,该小组隶属于左翼剧联,小组成员为进步电影、戏剧配乐,进行革命歌曲的创作,一批像《开矿歌》、《义勇军进行曲》、《渔光曲》、《大路歌》等革命歌曲通过电影的放映不胫而走。这些歌曲立意鲜明,语言通俗生动,风格明快有力。强调了社会最底层大众的痛苦、愤怒和抗争,表达了人民空前高涨的抗日热情和对斗争充满胜利的希望和信心,在民众中广泛流传,颇受喜爱。

  抗战期间,上海市民在街头高唱《义勇军进行曲》

  而群众性的歌咏,将个人的声音汇聚起来,每个人听到的是比自己声音强大了千万倍的声音,令人热血沸腾。无疑成了激发爱国热情表达群众情绪的最好的方式。据记载,从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期间,上海市内各界的歌咏团体在60个以上,歌咏队员约有12000人。他们在各种集会上演出、教唱,在工厂、农村、学校中宣传,形成了浓郁的抗日宣传气氛。

  文庙与《大刀进行曲》

  《大刀进行曲》作者麦新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民众爱国情绪空前高涨,救亡图存的呼声空前壮大,抗日救亡歌咏运动也被推向了最高潮。

  上海文庙,当年的上海抗日救亡歌咏活动的中心。8月8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上海50多个群众歌咏团体约1000多人,在上海文庙举行国民救亡歌咏协会成立大会暨救亡歌咏大会。

  在主席台入座的有孟波、麦新、冼星海、鄢克定、徐则骧等11人。时任上海民光中学校长徐则骧在致开幕词时说,今天举行成立大会,其原意并非为要组织而组织,亦不是为了歌咏而组织,是为时代的需要,暨目前国家民族需要之下而组织,这是救亡歌咏协会的原意。我们觉得歌咏的意义,极为重大,歌咏是文化的先声,是民族性的代表,要各尽所长、各尽所用,贡献于国家,则虽暴敌当前,有何惧哉。

  在随后的歌咏大会上,《大刀进行曲》、《义勇军进行曲》、《热血》、《救国军歌》、《救亡进行曲》等20多首歌被成百上千个喉咙喊出,气氛热烈,场面感人。在这些歌曲中,《大刀进行曲》是首次唱响。

  《大刀进行曲》(麦新手迹)

  据回忆,麦新走上文庙大成殿前的石露台,大声说:“同胞们,在音乐大会正式开会前,由我指挥几天前创作的歌曲《大刀进行曲》好吗?”“好!”群众高声响应。于是麦新拿起指挥棒指挥千余群众高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群众唱了一遍又一遍,越唱越激昂。

  突然,指挥棒折断了,麦新丢了指挥棒,干脆用双手指挥。群众唱得热血沸腾,竟不自觉地把原曲的第一句唱得有所变调,结果显得更加勇猛、更加刚劲有力了。

  这首威武雄壮的战斗歌曲,强烈感染着广大群众,为了让这首歌更快地传播出去,田汉通过百代唱片公司,把《大刀进行曲》录制成唱片,使这首歌曲在全国广为传唱。这首诞生在中华民族奋起抗击日本侵略者炮火声中的时代战歌,激发了中华儿女的爱国豪情。成千上万青壮年唱着这支歌参军入伍,走向抗日前线。第二年春天,麦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离开沦陷的上海去到延安。

    任光与百代唱片公司

  衡山路811号

  抗战歌曲如此快捷的传播,上海百代唱片公司曾经扮演过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三、四十年代,百代唱片公司灌制了不少抗日进步歌曲,这其中很多都与作曲家任光有关。

  衡山路811号,掩映在梧桐绿荫中的小红楼,曾是百代公司设在上海的分公司。

  19世纪末,法国百代唱片公司登陆沪上,带来了新鲜时尚的留声机,继而又建起上海第一座录音棚,从此开创了中国唱片生产历史。

  1927年,任光从法国里昂大学学成回国,参加了左翼剧联音乐小组及歌曲作者协会。1928年在上海法商百代唱片公司任音乐部主任,从事创作歌曲并为电影、戏剧配乐。在田汉、阿英(钱杏邨)、夏衍、蔡楚生等帮助下,从事进步文化运动。

  1934年春的一天,任光收到聂耳从日本寄回的、为影片《风云儿女》所作的主题歌《义勇军进行曲》曲谱。他试唱后,立刻被其节奏明快、激昂有力的旋律所吸引。他意识到这首歌将有广阔的市场接受度,遂邀请一批歌唱家组成一个小合唱队,在百代唱片公司录音棚里录音,并灌制成唱片发行。

  

    因为百代公司是法商经营,制作唱片可免受国民党官员检查,任光以音乐部主任的身份,把外商经营的百代唱片公司,变成了左翼文化的阵地。他突破阻力,把一些救亡歌曲《义勇军进行曲》、《大刀进行曲》以及《渔光曲》、《毕业歌》等录成“百代”唱片,传输到各大中城市,把歌声更为迅速地播送到各地。

  聂耳(中)与任光(右)、何非光(左)

  在杀敌的战场上,面对着敌人的炮火,生死关头,这些悲愤雄壮的歌声激发着战士们的斗志,成为了聂耳所说的“真刀真枪”。

  “孤岛”之上文化阵地从未失守

  淞沪会战之后,上海失守。按照中共党组织的要求,歌咏救亡会的负责人组织了歌咏宣传团,大批音乐人转移到了内地。从而,也把音乐的“战场”转移到了内地,他们广泛传播抗日救亡的歌曲,激励更多的民众投身火热的抗日战争。

  音乐工作者的离开,大大削弱了上海音乐的活力。然而,群众性抗日歌咏活动奏出了这个时代的最强音。1939年11月19日,上海各业余歌咏团队、业余音乐界的优秀人员在基督教青年会举行了盛大的音乐会。业余歌咏团队嘹亮高亢的歌声,把音乐会推向了最高潮,这是上海沦为孤岛后第一次举行的大规模音乐演出。

  然而,孤岛时期群众性抗日歌咏活动的开展,使日本侵略者恼羞成怒,迫于日本方面的压力,租界当局禁止公开演出抗日歌曲,对歌咏团体也进行了监视。许多歌咏团体就改唱各种爱国歌曲,如苏联歌曲和一些隐喻性的歌曲《度过这寒冷的冬天》、《惯于长夜过春时》等。这些演出对抵制靡靡之音的影响,鼓舞人们的精神斗志,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他们的活动,延续至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

  8年抗战,中华民族在文化的阵地上从未失守。而上海作为一个曾经的文化高地,它所培养出的音乐人,曾在这里诞生的音乐作品,一直在激励着奋勇前进的人们。如今,那炮火连天的烽火年代已离我们远去,可是那些代表着中华民族之魂的抗日歌曲却流传至今。它们将中国的历史、全民族的记忆代代相传,鞭策着所有中国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