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社会扶养费需要回答的是如何使用

2015-7-12 08:56: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谭浩俊 选稿:桑怡

【相关新闻】国家卫计委就百姓关注问题举行新闻发布会

  据媒体报道,在国家卫计委日前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公民应当依法生育,社会抚养费作为维护生育秩序的手段,从目前的情况看,仍然有存在的现实需要。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国家卫计委在对《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进行一些修改后,将上升为国务院条例。

  条例也好,办法也罢,抑或上升为立法层级,都不是公众所关心的,公众希望知道的是,社会扶养费都是如何使用的。

  虽然受各种因素的影响,社会扶养费的征收难度很大,征收率也不高,但是,按照相关专家的推算,全国每年征收的社会扶养费规模仍然可以达到200亿左右。也就是说,就一项收费来说,已经是不小的规模。问题在于,这项收费到底被用到了哪里,有没有对人口计划生育工作产生积极的影响,是否存在不规范使用的问题,公众并不知情,政府也未必知道全部情况。

  事实也是如此,从国家审计署2013年对甘肃等9省市下属的45县社会抚养费审计调查的结果来看,无论是征收还是使用,都存在比较严重的问题。特别是使用,挪用、浪费以及用社会扶养费乱发工资、福利、补贴、私设“小金库”、大吃大喝等方面的现象还是十分严重的,有的甚至被贪污私分。相反,这些年来,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有关方面,都没有对社会扶养费的管理使用情况进行过认真调查和审计,更别说存在多大问题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国务院令第357号)实施整11年之际,北京、山东、广东、上海等地的14位女律师联名致信国家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询问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是否属于审计事项。而这,也非首次,此前,浙江律师吴有水已经致信31省份计生、财政部门,申请公开社会抚养费收支、预算等相关信息。

  这也意味着,对社会扶养费的征收,已经基本形成共识,更何况它还是计划生育法的相关规定。但是,对社会扶养费的使用,社会各方面还是不太放心的,是期待有关方面能够拿出调查和审计的详细情况的,而不是任由相关政府职能部门自由支配、随意支配、胡乱支配。要知道,征收社会扶养费的目的,除对“超生”问题就是形成一定的经济制约之外,最主要的还是解决“超生”带来的社会问题,并减轻财政负担。如果变成了部门利益、部门福利、部门“小金库”,社会扶养费的意义就完全失去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会扶养费问题上,有关方面对作用的认识还是比较全面和深刻的,也是能够讲得很透的,但是,对社会扶养费在征收、管理和使用方面存在的问题,就讲不清、讲不透了,尤其对如何防止问题的发生,就更是套话空话连篇了。如此一来,舆论和公众还怎么可能放心得下社会扶养费问题呢,又怎么可能支持继续征收社会扶养费呢?

  所以,在社会扶养费问题上,要想得到舆论和公众的支持,最急需解决的还是社会扶养费的使用,亦即如何把已经征收的社会扶养费的去向向社会公开,对需要继续征收的社会扶养费,提出使用的目标和计划,以此来打消舆论和公众对社会扶养费问题的质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社会扶养费需要回答的是如何使用

2015年7月12日 08:56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国家卫计委就百姓关注问题举行新闻发布会

  据媒体报道,在国家卫计委日前举行的例行发布会上,卫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公民应当依法生育,社会抚养费作为维护生育秩序的手段,从目前的情况看,仍然有存在的现实需要。该负责人同时表示,国家卫计委在对《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进行一些修改后,将上升为国务院条例。

  条例也好,办法也罢,抑或上升为立法层级,都不是公众所关心的,公众希望知道的是,社会扶养费都是如何使用的。

  虽然受各种因素的影响,社会扶养费的征收难度很大,征收率也不高,但是,按照相关专家的推算,全国每年征收的社会扶养费规模仍然可以达到200亿左右。也就是说,就一项收费来说,已经是不小的规模。问题在于,这项收费到底被用到了哪里,有没有对人口计划生育工作产生积极的影响,是否存在不规范使用的问题,公众并不知情,政府也未必知道全部情况。

  事实也是如此,从国家审计署2013年对甘肃等9省市下属的45县社会抚养费审计调查的结果来看,无论是征收还是使用,都存在比较严重的问题。特别是使用,挪用、浪费以及用社会扶养费乱发工资、福利、补贴、私设“小金库”、大吃大喝等方面的现象还是十分严重的,有的甚至被贪污私分。相反,这些年来,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有关方面,都没有对社会扶养费的管理使用情况进行过认真调查和审计,更别说存在多大问题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国务院令第357号)实施整11年之际,北京、山东、广东、上海等地的14位女律师联名致信国家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询问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是否属于审计事项。而这,也非首次,此前,浙江律师吴有水已经致信31省份计生、财政部门,申请公开社会抚养费收支、预算等相关信息。

  这也意味着,对社会扶养费的征收,已经基本形成共识,更何况它还是计划生育法的相关规定。但是,对社会扶养费的使用,社会各方面还是不太放心的,是期待有关方面能够拿出调查和审计的详细情况的,而不是任由相关政府职能部门自由支配、随意支配、胡乱支配。要知道,征收社会扶养费的目的,除对“超生”问题就是形成一定的经济制约之外,最主要的还是解决“超生”带来的社会问题,并减轻财政负担。如果变成了部门利益、部门福利、部门“小金库”,社会扶养费的意义就完全失去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会扶养费问题上,有关方面对作用的认识还是比较全面和深刻的,也是能够讲得很透的,但是,对社会扶养费在征收、管理和使用方面存在的问题,就讲不清、讲不透了,尤其对如何防止问题的发生,就更是套话空话连篇了。如此一来,舆论和公众还怎么可能放心得下社会扶养费问题呢,又怎么可能支持继续征收社会扶养费呢?

  所以,在社会扶养费问题上,要想得到舆论和公众的支持,最急需解决的还是社会扶养费的使用,亦即如何把已经征收的社会扶养费的去向向社会公开,对需要继续征收的社会扶养费,提出使用的目标和计划,以此来打消舆论和公众对社会扶养费问题的质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