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如何托起新生代农民工的城市梦

2015-7-7 09:04: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斯涵涵 选稿:桑怡

  深圳市总工会日前发布《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显示:深圳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数没有务农经历,一年也难得回一趟农村,渴望城市生活,对未来充满信心。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不少外来务工群体都存在身份认同危机。(7月6日《南方都市报》)

  与外表朴实近于木讷、不敢表达心中意愿的老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不论言谈举止还是穿着打扮,都与城市小白领几乎没有区别,而且许多新生代农民工也乐于将自己看成城市小白领。其实外表的改变只是一个表征,新生代农民在受教育程度、消费习惯、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社会关系网络和对外来的期望等5个方面都呈现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精神风貌。

  没有务农经验,一年只回一次家乡,疏远农村,亲近城市,受教育程度较高,与企业和国家的关系均已不同于老一代,是新生代农民工群体最大群体特征。中国青年报曾经做过调查,新生代农民工在消费习惯上逐渐城市化,他们在娱乐、服装、通讯等项目上的花费都显著高于老一代农民工。同理,在务农的经历、回归农村的愿望、社会关系网络和生活方式等方面都有着极强的疏远农村,亲近城市的倾向,有近六成的新生代农民工对未来的打算是继续在城市发展,而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年限的增长与受教育水平的提高,提升了他们部分的职业技能,使得他们进入城市的“期望”和能力已大为增强。

  虽然,新生代农民工属于“新新人类”,也很吃苦耐劳,但收入不如老一代,他们多数面对的“农民工生产体制”也与父辈没什么区别。高强度与长时间的简单劳动、低工资、低保障、危险的工作环境、生活成本以及高房价等,都让其对城市生活产生海市蜃楼之感——看起来美妙无比,触手可及,实际上困难重重,难以融入。新特征与旧制度发生激烈碰撞,频繁地卷入劳资冲突甚至参与一些集体性事件就不再是偶然。

  新生代农民工保留了对城市和工厂、农村和土地的二元忠诚,同时也存在“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的二元困惑。目前新生代农民工已构成农民工群体的主要组成部分,它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年龄、生理的概念划分,而是一个不容小觑的社会问题。我们应结合当前实际,从社会、经济、文化、心理等不同维度来重新分析界定。毕竟未来我国的新生代农民工数量还会继续增长,个体和社会面临的问题愈发复杂,困惑将愈发加深,由此引起的冲突将会更加激烈。

  需要看到,新生代农民工的城市梦是中国梦的一部分。政府应通过产业制度、福利制度、就业保障制度的安排,重视新生代农民工问题,认真倾听其基本诉求,打破户籍壁垒,为打工者提供平等就业、平等教育等权利,赋予新生代农民工企业公民与社区公民身份,逐步统筹解决农民工的工作、生活难题。让农民工群体有尊严、体面幸福地生活,帮助其实现梦寐以求的城市梦,当是现代社会和谐稳定的题中之义。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如何托起新生代农民工的城市梦

2015年7月7日 09:04 来源:东方网

  深圳市总工会日前发布《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显示:深圳新生代农民工大多数没有务农经历,一年也难得回一趟农村,渴望城市生活,对未来充满信心。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不少外来务工群体都存在身份认同危机。(7月6日《南方都市报》)

  与外表朴实近于木讷、不敢表达心中意愿的老一代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不论言谈举止还是穿着打扮,都与城市小白领几乎没有区别,而且许多新生代农民工也乐于将自己看成城市小白领。其实外表的改变只是一个表征,新生代农民在受教育程度、消费习惯、生活习惯、生活方式、社会关系网络和对外来的期望等5个方面都呈现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精神风貌。

  没有务农经验,一年只回一次家乡,疏远农村,亲近城市,受教育程度较高,与企业和国家的关系均已不同于老一代,是新生代农民工群体最大群体特征。中国青年报曾经做过调查,新生代农民工在消费习惯上逐渐城市化,他们在娱乐、服装、通讯等项目上的花费都显著高于老一代农民工。同理,在务农的经历、回归农村的愿望、社会关系网络和生活方式等方面都有着极强的疏远农村,亲近城市的倾向,有近六成的新生代农民工对未来的打算是继续在城市发展,而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年限的增长与受教育水平的提高,提升了他们部分的职业技能,使得他们进入城市的“期望”和能力已大为增强。

  虽然,新生代农民工属于“新新人类”,也很吃苦耐劳,但收入不如老一代,他们多数面对的“农民工生产体制”也与父辈没什么区别。高强度与长时间的简单劳动、低工资、低保障、危险的工作环境、生活成本以及高房价等,都让其对城市生活产生海市蜃楼之感——看起来美妙无比,触手可及,实际上困难重重,难以融入。新特征与旧制度发生激烈碰撞,频繁地卷入劳资冲突甚至参与一些集体性事件就不再是偶然。

  新生代农民工保留了对城市和工厂、农村和土地的二元忠诚,同时也存在“农村回不去,城市又难以融入”的二元困惑。目前新生代农民工已构成农民工群体的主要组成部分,它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年龄、生理的概念划分,而是一个不容小觑的社会问题。我们应结合当前实际,从社会、经济、文化、心理等不同维度来重新分析界定。毕竟未来我国的新生代农民工数量还会继续增长,个体和社会面临的问题愈发复杂,困惑将愈发加深,由此引起的冲突将会更加激烈。

  需要看到,新生代农民工的城市梦是中国梦的一部分。政府应通过产业制度、福利制度、就业保障制度的安排,重视新生代农民工问题,认真倾听其基本诉求,打破户籍壁垒,为打工者提供平等就业、平等教育等权利,赋予新生代农民工企业公民与社区公民身份,逐步统筹解决农民工的工作、生活难题。让农民工群体有尊严、体面幸福地生活,帮助其实现梦寐以求的城市梦,当是现代社会和谐稳定的题中之义。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