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汇金减持四大行释放"混改"信号

2015-6-9 09:16: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谭浩俊 选稿:桑怡

  5月28日,作为国内四大银行大股东的中央汇金年内首次在A股减持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股权,金额分别为16.29亿和19.06亿元,此举也被认为是导致股市暴跌321点的“元凶”之一。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汇金此次减持四大行的行为,似乎并不象此前外界所分析的那样,是获利后“出逃”,或者给过热的股市“降温”。更多的可能是,在为银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让步”,在为国有银行改革创造良好的条件,提供更大的空间。

  众所周知,垄断一直是银行为市场所诟病的主要症结。特别是四大国有银行,更被认为是打破银行垄断最难以攻克的堡垒。虽然四大行通过上市,注入了一些混合所有制元素,打破了过去国有一统天下的局面,但是,从总体上讲,银行垄断的基本格局并没有变,与市场完全统一的公司治理机制并没有建立。更多情况下,银行仍然是半市场、关行政的管理架构,银行的经营者由行政任命,银行的业绩由政府考核,董事会在四大行的地位,并没有公司法所赋予的那么高,也没有公司法所规定的那么多权利。也正因为如此,银行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

  在银行市场主体地位没有确定的情况下,要想打破国有垄断,改变现行的市场格局,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当汇金减持四大行时,就不可避免地会被市场误读为是管理出手,控制和稳定市场过热情绪,防止市场泡沫泛滥。现在看来,这种判断,极可能与汇金减持的初衷是不相符的,是比较明显的误读。

  事实也是如此,当交通银行将进行“混改”试点的消息传出后,不仅交通银行立刻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也使得市场对银行业改革的期待日益强烈,对银行的追捧迅速升温,相当一部分机构投资者开始布局银行股,以期在银行业改革全面启动时,能够占得先机。而从长期以来一直被“冷淡”的银行、保险股受到资金的格外照顾也不难看出,投资者对银行业改革的期待已经相当迫切。

  据悉,除交通银行试点“混改”之外,中国银行也极有可能成为另一个试点“混改”的国有大行。虽然只是猜测,但是,并不是没有可能。一方面,从现行股权结构来看,交通银行是最具备“混改”试点条件的。因为,交通银行现行的股权结构为,截至2015年一季度末,财政部持股比例为26.53%,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持股18.70%,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4.43%。其中,社保基金扮演的只是投资者角色,是为社会保基金的保值增值服务,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投资者,随时有可能退出为交行的“混改”腾出空间。如此一来,交行的“混改”试点也就相对容易;另一方面,中国银行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以提供外汇服务为主的银行,过去是“独一无二”。虽然现在的格局有所改变,但中国银行的基本功能并没有变。如果将中国银行作为“混乱”试点银行,并将重点放在引进国外资本等方面,也是完全能够理解与接受的。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汇金减持中国银行的股份,也是大势所趋。

  值得研究和关注的是,银行在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到底以怎样的方式进行,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混改”的方式也很多。特别是上市公司,更具有通过二级市场直接进行“混改”的方便。如定向向特定投资人转让股份、允许投资者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多少股份等。到底采用何种方式,除了操作层面之外,更需要决策层面能够放到什么程度,是否允许银行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从总体上讲,汇金减持四大行的消息与其他利空消息交织,导致股市5月28日暴跌以后,市场并没有象多数人担忧的那样,出现持续下跌,而是第二天就报复性反弹,且银行股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交通银行还出现了涨停。从这个角度来看,汇金的减持,已经被市场认定是银行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先兆。这次减持的股份,到底落到哪些投资者的口袋,也可能是下一步银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非常重要的信号。

  更重要的,随着大额存单的推出,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公里”也即将被打通。而以息差为主要利润来源的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如果继续按照目前的经营模式与思维,显然难以适应市场的需要,适应市场化改革的要求。近一段时间以来,在降息政策不断推出、股市不断上涨的大背景下,银行资金向股市流动的步伐也明显加快。就算管理层有条件将“不合规”的资金控制在市场之外,对“合规”资金向股市流动,可能也没有办法控制。要知道,中国是一个高储蓄国家,“合规”流动的资金有的是,没有高收益、高回报,银行是留不住资金的,更别说赚取息差了。因此,股市也在倒逼银行加快改革步伐。与其等到十分被动时才进行改革,不如积极主动地推进改革。

  所以,对汇金减持四大行,且有可能进一步减持的行为,应当更多地从银行改革的角度进行分析,从如何适应改革的需要方面作出合理的选择。对管理层来说,则应当顺应形势,对银行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创造更加宽松的环境、提供更加规范的制度保证。银行必须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就是改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汇金减持四大行释放"混改"信号

2015年6月9日 09:16 来源:东方网

  5月28日,作为国内四大银行大股东的中央汇金年内首次在A股减持工商银行和建设银行股权,金额分别为16.29亿和19.06亿元,此举也被认为是导致股市暴跌321点的“元凶”之一。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汇金此次减持四大行的行为,似乎并不象此前外界所分析的那样,是获利后“出逃”,或者给过热的股市“降温”。更多的可能是,在为银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让步”,在为国有银行改革创造良好的条件,提供更大的空间。

  众所周知,垄断一直是银行为市场所诟病的主要症结。特别是四大国有银行,更被认为是打破银行垄断最难以攻克的堡垒。虽然四大行通过上市,注入了一些混合所有制元素,打破了过去国有一统天下的局面,但是,从总体上讲,银行垄断的基本格局并没有变,与市场完全统一的公司治理机制并没有建立。更多情况下,银行仍然是半市场、关行政的管理架构,银行的经营者由行政任命,银行的业绩由政府考核,董事会在四大行的地位,并没有公司法所赋予的那么高,也没有公司法所规定的那么多权利。也正因为如此,银行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

  在银行市场主体地位没有确定的情况下,要想打破国有垄断,改变现行的市场格局,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当汇金减持四大行时,就不可避免地会被市场误读为是管理出手,控制和稳定市场过热情绪,防止市场泡沫泛滥。现在看来,这种判断,极可能与汇金减持的初衷是不相符的,是比较明显的误读。

  事实也是如此,当交通银行将进行“混改”试点的消息传出后,不仅交通银行立刻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也使得市场对银行业改革的期待日益强烈,对银行的追捧迅速升温,相当一部分机构投资者开始布局银行股,以期在银行业改革全面启动时,能够占得先机。而从长期以来一直被“冷淡”的银行、保险股受到资金的格外照顾也不难看出,投资者对银行业改革的期待已经相当迫切。

  据悉,除交通银行试点“混改”之外,中国银行也极有可能成为另一个试点“混改”的国有大行。虽然只是猜测,但是,并不是没有可能。一方面,从现行股权结构来看,交通银行是最具备“混改”试点条件的。因为,交通银行现行的股权结构为,截至2015年一季度末,财政部持股比例为26.53%,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持股18.70%,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4.43%。其中,社保基金扮演的只是投资者角色,是为社会保基金的保值增值服务,而非真正意义上的投资者,随时有可能退出为交行的“混改”腾出空间。如此一来,交行的“混改”试点也就相对容易;另一方面,中国银行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以提供外汇服务为主的银行,过去是“独一无二”。虽然现在的格局有所改变,但中国银行的基本功能并没有变。如果将中国银行作为“混乱”试点银行,并将重点放在引进国外资本等方面,也是完全能够理解与接受的。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汇金减持中国银行的股份,也是大势所趋。

  值得研究和关注的是,银行在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到底以怎样的方式进行,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混改”的方式也很多。特别是上市公司,更具有通过二级市场直接进行“混改”的方便。如定向向特定投资人转让股份、允许投资者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多少股份等。到底采用何种方式,除了操作层面之外,更需要决策层面能够放到什么程度,是否允许银行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

  从总体上讲,汇金减持四大行的消息与其他利空消息交织,导致股市5月28日暴跌以后,市场并没有象多数人担忧的那样,出现持续下跌,而是第二天就报复性反弹,且银行股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交通银行还出现了涨停。从这个角度来看,汇金的减持,已经被市场认定是银行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先兆。这次减持的股份,到底落到哪些投资者的口袋,也可能是下一步银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非常重要的信号。

  更重要的,随着大额存单的推出,利率市场化的“最后一公里”也即将被打通。而以息差为主要利润来源的银行、尤其是国有银行,如果继续按照目前的经营模式与思维,显然难以适应市场的需要,适应市场化改革的要求。近一段时间以来,在降息政策不断推出、股市不断上涨的大背景下,银行资金向股市流动的步伐也明显加快。就算管理层有条件将“不合规”的资金控制在市场之外,对“合规”资金向股市流动,可能也没有办法控制。要知道,中国是一个高储蓄国家,“合规”流动的资金有的是,没有高收益、高回报,银行是留不住资金的,更别说赚取息差了。因此,股市也在倒逼银行加快改革步伐。与其等到十分被动时才进行改革,不如积极主动地推进改革。

  所以,对汇金减持四大行,且有可能进一步减持的行为,应当更多地从银行改革的角度进行分析,从如何适应改革的需要方面作出合理的选择。对管理层来说,则应当顺应形势,对银行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创造更加宽松的环境、提供更加规范的制度保证。银行必须成为真正的市场主体,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就是改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