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我是乌龟"比扇学生耳光更应该受到教育

2015-6-9 09:13:54

来源:东方网 作者:白峰 选稿:桑怡

  日前,蚌埠市怀远县教育局发布了一份处罚决定,决定显示,因当地包集中学的梁老师在上课时,发现有学生在其背后贴了张“我是乌龟,我怕谁”的字条,还在上面配有乌龟形象,梁老师觉得受到侮辱,与这名学生扭打起来。6月4日,教育部门因梁老师体罚学生将其开除。开除决定作出后,很多教师认为学校作出的处罚有处理过重的嫌疑。(2015年06月08日《安徽商报》)

  对于教育部门对于这样的处理,熟轻熟重,或许公道自在人心,但是对于此事的处理,依然是有些避重就轻,处罚似乎是针对老师的,而对于学生对老师的侮辱行为却更是不提,也不去谈。

  事实上,老师背后被贴“我是乌龟,我怕谁”的乌龟纸条比老师扇学生耳光更应该受到惩罚,更应该受到处理,更应该受到教育,更应该引起人们的关注。

  可不是,人人都是有尊严的,老师也不例外,老师的尊严不仅仅是课堂上受到学生的尊重,尊重老师的教学成果,尊重老师的教育行动,更应该尊重老师的人格,这是不容忽视的,也是不容亵渎的。

  当然,对于老师面对学生的乌龟纸条侮辱一时有些冲动,没有通过温和的手段去处理,或者通过教育部门来处理此事,自己急于要清除掉学生对自己的侮辱,气愤之下打了当事学生小敏一巴掌,让事态有些扩大,有失控制,最后可以说不仅仅伤害了学生,也伤害了自己。

  但是,对于学生的这样的行为伤害老师更严重,老师也是人,面对对自己人格的侮辱,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也在所难免,也是事出有因,何况这位老师了平时说话就慢声细语,脾气也很温和,但面对这样的不尊重,侮辱行为,更是无法忍受才做出的错误行为。

  那么事后,无论是教育部门,还是社会各方,都应该对此事有一个公平合理的处理结果,不仅仅让老师受到伤害,让老师受到处罚,同样对于学生的过失,也应该进行处理,即便是让其接受事实,向老师道歉,也是必须的。可是,学校和教育部门单方面,对老师进行了开除处理,对于学生的错误行为却只字不提,这就有些避重就轻了。

  学生的这样的行为,不仅仅应该制止,而且应该受到教育,不能让这种侮辱老师的行为不是过错,反而被纵容,那么以后课堂上老师的尊严在哪里?老师的人格要不要。对于学生的行为不去制止,事后或许这样的事不会是一起,还会有第二起。就拿笔者最近接触的治安处理过程中,面对事态的处理,执法机关总是同情弱者,即便是弱者的诉求不合法,但是只能是让弱者获得权益,对于弱者的不合理不合法诉求不去制止,生怕惹火烧身,执法机关似乎也是无奈。同样,如果对于学生的这种行为不无能为力处理,反而让学生有理,最后老师在课堂上如何维护尊严,如何维护正常的教学秩序,是不是总是学生有理,老师无理。

  “我是乌龟,我怕谁”的乌龟纸条是老师与学生发生矛盾的导火索,那么处理这事,不能离开这张纸条,要弄清事态的真相,不仅仅让老师受到相应处理,但也不一定要开除,同样对于学生也应该处理,这样才不是避重就轻,才会有公平正义,更有良知,而且既让老师有尊严,也让学生有认识。

  因此,“我是乌龟,我怕谁”的乌龟纸条让老师受到了伤害,而且是二次伤害,即是人格尊严伤害,而且也是被开除的伤害,那么给老师贴“我是乌龟”纸条的学生比扇学生耳光的老师更应该受到教育,教育的不仅仅是心理,而且是素质,更是学会尊重,否则,伤害的不仅仅是自身,而且是老师,更是这个社会。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我是乌龟"比扇学生耳光更应该受到教育

2015年6月9日 09:13 来源:东方网

  日前,蚌埠市怀远县教育局发布了一份处罚决定,决定显示,因当地包集中学的梁老师在上课时,发现有学生在其背后贴了张“我是乌龟,我怕谁”的字条,还在上面配有乌龟形象,梁老师觉得受到侮辱,与这名学生扭打起来。6月4日,教育部门因梁老师体罚学生将其开除。开除决定作出后,很多教师认为学校作出的处罚有处理过重的嫌疑。(2015年06月08日《安徽商报》)

  对于教育部门对于这样的处理,熟轻熟重,或许公道自在人心,但是对于此事的处理,依然是有些避重就轻,处罚似乎是针对老师的,而对于学生对老师的侮辱行为却更是不提,也不去谈。

  事实上,老师背后被贴“我是乌龟,我怕谁”的乌龟纸条比老师扇学生耳光更应该受到惩罚,更应该受到处理,更应该受到教育,更应该引起人们的关注。

  可不是,人人都是有尊严的,老师也不例外,老师的尊严不仅仅是课堂上受到学生的尊重,尊重老师的教学成果,尊重老师的教育行动,更应该尊重老师的人格,这是不容忽视的,也是不容亵渎的。

  当然,对于老师面对学生的乌龟纸条侮辱一时有些冲动,没有通过温和的手段去处理,或者通过教育部门来处理此事,自己急于要清除掉学生对自己的侮辱,气愤之下打了当事学生小敏一巴掌,让事态有些扩大,有失控制,最后可以说不仅仅伤害了学生,也伤害了自己。

  但是,对于学生的这样的行为伤害老师更严重,老师也是人,面对对自己人格的侮辱,做出一些出格的事也在所难免,也是事出有因,何况这位老师了平时说话就慢声细语,脾气也很温和,但面对这样的不尊重,侮辱行为,更是无法忍受才做出的错误行为。

  那么事后,无论是教育部门,还是社会各方,都应该对此事有一个公平合理的处理结果,不仅仅让老师受到伤害,让老师受到处罚,同样对于学生的过失,也应该进行处理,即便是让其接受事实,向老师道歉,也是必须的。可是,学校和教育部门单方面,对老师进行了开除处理,对于学生的错误行为却只字不提,这就有些避重就轻了。

  学生的这样的行为,不仅仅应该制止,而且应该受到教育,不能让这种侮辱老师的行为不是过错,反而被纵容,那么以后课堂上老师的尊严在哪里?老师的人格要不要。对于学生的行为不去制止,事后或许这样的事不会是一起,还会有第二起。就拿笔者最近接触的治安处理过程中,面对事态的处理,执法机关总是同情弱者,即便是弱者的诉求不合法,但是只能是让弱者获得权益,对于弱者的不合理不合法诉求不去制止,生怕惹火烧身,执法机关似乎也是无奈。同样,如果对于学生的这种行为不无能为力处理,反而让学生有理,最后老师在课堂上如何维护尊严,如何维护正常的教学秩序,是不是总是学生有理,老师无理。

  “我是乌龟,我怕谁”的乌龟纸条是老师与学生发生矛盾的导火索,那么处理这事,不能离开这张纸条,要弄清事态的真相,不仅仅让老师受到相应处理,但也不一定要开除,同样对于学生也应该处理,这样才不是避重就轻,才会有公平正义,更有良知,而且既让老师有尊严,也让学生有认识。

  因此,“我是乌龟,我怕谁”的乌龟纸条让老师受到了伤害,而且是二次伤害,即是人格尊严伤害,而且也是被开除的伤害,那么给老师贴“我是乌龟”纸条的学生比扇学生耳光的老师更应该受到教育,教育的不仅仅是心理,而且是素质,更是学会尊重,否则,伤害的不仅仅是自身,而且是老师,更是这个社会。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