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取消学校行政级别的前提是转变行政思维

2015-5-10 09:15: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谭浩俊 选稿:桑怡

【相关新闻】教育部:逐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 但尚无时间表

  媒体报道,教育部官网近日发布《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要求积极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

  有关取消学校行政级别的话题,已不知谈论了多长时间了,有关方面也不知有过多少次表态、多少强调了,但是,此项工作仍然停留于公众议论、舆论呼吁、部门表态的状态,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只讲不做,或讲得多、做得少,一方面说明此项工作推进的难度太大、阻力太多,另一方面则说明负责此项工作的部门和单位,可能自身还没有想通、没有推进此项工作的内在动力和决心。如此一来,也就不可避免地只会在会议、文件、讲话中打转,而进入不了实质性操作阶段。

  事实上,别说学校,就是应当与市场完全融合、完全独立、完全按市场化运作的国有企业,迄今为止,仍然是半行政、半市场化的格局,从经营的角度来看,要求企业必须适应市场需要、适应竞争需要,要求企业按市场化承担各种责任。但是,从经营者的任免和管理来看,又执行的是完全行政的一套规矩,副总以上的人员,都要由政府或相关职能部门任免,企业没有任何自主权。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企业中级管理人员的任免也要通过政府职能部门的现象,俨然是计划经济的管理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各地都在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对如何管理企业进行思考,但是,最终的答案仍然是不放手、不放权,仍然是通过行政任免方式把企业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紧紧抓在政府手中。自然,也就无真正的市场主体可言了,所谓现代企业制度,也就只是政府插足的一个符号,而不是改革的终极目标。

  回到学校管理来看,在一个投入、政策、资源等都是通过行政安排、行政拨付、行政调度的方式解决的情况下,无论哪方,都是不可能为了所谓的“市场独立”而放弃的。除非这所学校已经具有了极强的市场生存能力,不需要政府的“关照”,不然,是不可能挣脱政府的怀抱,自我独立、自我管理、自我拓展市场的。更何况,政府还有很多可以制约学校的手段呢?南方科技大学争取了这么多年,得到市场元素又有多少呢?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一名工作人员、一枚公章就能束缚住的现状,又改变了多少呢?

  很显然,将已经被牢牢控制在手上的政策、资金、资源等放手给市场、放手给学校、放手给老师,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来说,自然也是一件很难做到、很难超脱的事。实际上,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来说,学校有没有行政级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管理权交给谁,相关资源、资金的分配和调度权归谁,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自然,也就不可能真心推进教育行政体制改革,推进学校行政级别的取消了。

  这也意味着,能否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本身并不重要,也非关键,核心问题在于,从政府到学校,是否能够有效地转变行政思维,转变管理思路,愿不愿对现行的管理模式、管理方式、管理手段进行转型,从市场化的角度出发,把学校推向市场,使学校也成为具有独立运行能力、独立生存的市场主体。不然,在行政管理模式下,就难免出现教育资源分配不合理、教育资源使用浪费、贪污腐败问题突出、管理漏洞巨大的现象,并使教育的质量和水平难以提高,难以打造出真正世界一流的中国大学。

  退一步讲,就算勉强将学校的管理体制进行改革,取消了学校的行政级别,在具体运行和操作上,也不会有多大的效果。国有企业改革的现状,也极有可能是学校改革的现状。亦即实行了混合所有制、退出国有绝对控制的企业,市场因子就多一些,适应市场的能力也强一些。反之,则仍然是关行政、半市场化企业。如果学校在改革过程中不能引入其他所有制资本,不能与财政拨款等脱钩,要想从根本上取消行政级别,难度相当大。

  但是,不管难度有多大,也不管会遇到多大的阻力,学校改革都是大势所趋,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也是必须迈出的步伐。只是,时间表何时才能拿出,如何才能让学校改革、取消行政级别不至于成为摆设。这方面,政府应当尽快转变对学校管理的行政思维,学校也要转变过度依赖政府的行政思维。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取消学校行政级别的前提是转变行政思维

2015年5月10日 09:15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教育部:逐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 但尚无时间表

  媒体报道,教育部官网近日发布《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要求积极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行政级别。

  有关取消学校行政级别的话题,已不知谈论了多长时间了,有关方面也不知有过多少次表态、多少强调了,但是,此项工作仍然停留于公众议论、舆论呼吁、部门表态的状态,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只讲不做,或讲得多、做得少,一方面说明此项工作推进的难度太大、阻力太多,另一方面则说明负责此项工作的部门和单位,可能自身还没有想通、没有推进此项工作的内在动力和决心。如此一来,也就不可避免地只会在会议、文件、讲话中打转,而进入不了实质性操作阶段。

  事实上,别说学校,就是应当与市场完全融合、完全独立、完全按市场化运作的国有企业,迄今为止,仍然是半行政、半市场化的格局,从经营的角度来看,要求企业必须适应市场需要、适应竞争需要,要求企业按市场化承担各种责任。但是,从经营者的任免和管理来看,又执行的是完全行政的一套规矩,副总以上的人员,都要由政府或相关职能部门任免,企业没有任何自主权。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企业中级管理人员的任免也要通过政府职能部门的现象,俨然是计划经济的管理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各地都在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对如何管理企业进行思考,但是,最终的答案仍然是不放手、不放权,仍然是通过行政任免方式把企业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紧紧抓在政府手中。自然,也就无真正的市场主体可言了,所谓现代企业制度,也就只是政府插足的一个符号,而不是改革的终极目标。

  回到学校管理来看,在一个投入、政策、资源等都是通过行政安排、行政拨付、行政调度的方式解决的情况下,无论哪方,都是不可能为了所谓的“市场独立”而放弃的。除非这所学校已经具有了极强的市场生存能力,不需要政府的“关照”,不然,是不可能挣脱政府的怀抱,自我独立、自我管理、自我拓展市场的。更何况,政府还有很多可以制约学校的手段呢?南方科技大学争取了这么多年,得到市场元素又有多少呢?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一名工作人员、一枚公章就能束缚住的现状,又改变了多少呢?

  很显然,将已经被牢牢控制在手上的政策、资金、资源等放手给市场、放手给学校、放手给老师,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来说,自然也是一件很难做到、很难超脱的事。实际上,对教育行政管理部门来说,学校有没有行政级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管理权交给谁,相关资源、资金的分配和调度权归谁,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自然,也就不可能真心推进教育行政体制改革,推进学校行政级别的取消了。

  这也意味着,能否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本身并不重要,也非关键,核心问题在于,从政府到学校,是否能够有效地转变行政思维,转变管理思路,愿不愿对现行的管理模式、管理方式、管理手段进行转型,从市场化的角度出发,把学校推向市场,使学校也成为具有独立运行能力、独立生存的市场主体。不然,在行政管理模式下,就难免出现教育资源分配不合理、教育资源使用浪费、贪污腐败问题突出、管理漏洞巨大的现象,并使教育的质量和水平难以提高,难以打造出真正世界一流的中国大学。

  退一步讲,就算勉强将学校的管理体制进行改革,取消了学校的行政级别,在具体运行和操作上,也不会有多大的效果。国有企业改革的现状,也极有可能是学校改革的现状。亦即实行了混合所有制、退出国有绝对控制的企业,市场因子就多一些,适应市场的能力也强一些。反之,则仍然是关行政、半市场化企业。如果学校在改革过程中不能引入其他所有制资本,不能与财政拨款等脱钩,要想从根本上取消行政级别,难度相当大。

  但是,不管难度有多大,也不管会遇到多大的阻力,学校改革都是大势所趋,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也是必须迈出的步伐。只是,时间表何时才能拿出,如何才能让学校改革、取消行政级别不至于成为摆设。这方面,政府应当尽快转变对学校管理的行政思维,学校也要转变过度依赖政府的行政思维。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