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需求扩张"靠什么?

2015-5-4 09:20:23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谭浩俊 选稿:桑怡

【相关新闻】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30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增加公共支出,加大降税清费力度。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把握好度,注意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要注重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认真选择好投资项目,做到有市场,有长期回报。

  分析认为,此次会议也传递出一种信号,那就是在供求关系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需求扩张”将成为下一步稳定经济增长、应对经济下行最为重要的手段。因为,只有需求稳定了,市场才会稳定,只有市场稳定了,经济才会稳定。否则,经济下行的格局就很难改变,企业运行困难的局面也将继续维持。关键在于,依靠什么来启动“需求扩张”,让“需求扩张”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经济稳定、社会稳定、民心稳定的主要推动力。

  事实也是如此,我们一直强调中国是世界上消费潜力最大的市场,是各种投资者最为看好的市场。但是,消费潜力在哪里?为什么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消费没有能够对经济产生有效的拉动作用,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现实、又非常矛盾的问题,更是一个需要正确面对又必须认真解决的问题。

  我们注意到,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内,发展经济的思路,都是立足于增加市场供应、增加产能、增加相关投资来获得发展的速度、发展的规模。在经济形势相对稳定、市场供求关系相对平衡的情况下,这样的发展方式和发展思路,还能勉强维持,矛盾还能被暂时掩盖。但是,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特别是经济形势的恶化,过度强调供应的发展方式,就面临了越来越严峻的考验,需求不足的矛盾也就越来越突出,供求关系开始严重失衡。如房地产、钢铁和水泥等与房地产市场密切相关的行业、船舶制造和路面机械制造等,产能过剩的矛盾也开始全方位暴露。

  如果说需求与供应失衡、需求远大于供应,还能通过价格政策调整、货币和财税政策优化以及供应增加等在较短的时间内就能改变供求关系失衡的局面的话,那么,供应大于需求、需求严重不足的问题,要想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就必须通过一揽子的计划才有可能使这样的局面有所改变。

  就当下的中国经济来说,压缩过剩产能、调整产业结构,当然是需要抓好的一项工作。但是,实践证明,把工作重心放在供应环节,已经很难再有明显效果。相反,会造成资源的进一步损失和浪费,也会使供求关系更加难以协调与平衡。工作的重心,必须转移到扩大消费上来,以需求扩张带动经济扩张,以经济扩张消化产能过剩等留下的供应矛盾。

  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曾经在扩大消费、增加需求方面做过一些文章。但是,那些办法和手段,毫无疑问都是短期行为,只是在短时间内产生效应。一旦经济不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元气,那些政策的作用也就会迅速消失,甚至还会留下一些后遗症。譬如促进汽车消费的问题,就已经留下了车满为患、环境压力加大的问题。

  刺激消费、扩大需求的立足点,必须放在眼前与长远能够有机结合、局部与整体能够密切协调的领域或行业,譬如文化、旅游、医疗卫生服务以及创业创新等方面。从文化角度来看,虽然从总体上讲居民的文化生活丰富了,但从结构上看,却分化越来越严重了。一方面,能够满足居民生活需要、积极向上的文化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格调不是很高、内涵也不很丰富的文化活动,导致居民对文化的热情以及信心受到严重影响;另一方面,农村的文化越来越单调、也越来越枯燥,尤其是留守儿童和老人,需要的文化更是成了稀有产品。如何从文化上寻找新的需求增长点,是很有空间、很有市场的。关键在于,地方政府是否愿意做这种政绩效应较小的工作。

  又如旅游,几乎每个人都在抱怨出行难、旅游难、出行贵、旅游贵,但是,相当一部分旅游景区,又长年门前车马稀。原因何在,就是中国的旅游常常局限于几个所谓的长、短假,而没有能够象外国人那样使旅游资源相对均衡地在全年各个时段分布。如何将旅游资源合理、均衡地进行分配,如公休假的安排、调休等,那么,旅游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将迅速扩大。

  再如医疗卫生,在看病难、看病贵的大背景下,有病不看、大病小治的现象,在居民、特别是农村居民身上,还是大量存在的。原因之一,就是医疗卫生资源的配置不合理、药价过高、检查过多,导致看病的负担始终降不下来,从而严重影响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影响了医疗卫生消费的扩大。

  而在信息、通信、金融等其他服务消费方面,也都因为消费成本过高、消费质量不高、消费安全不强等方面的原因,带来消费不畅、需求不旺的问题。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作为最为重要的消费战场,农村消费如何启动,也一直是消费领域的一大短板,甚至是影响经济增长的软肋。

  政治局会议要求,要增加公共支出,说白了,也就是要扩大市场消费。核心在于,公共支出向哪些方面增加、为哪些方面打气。如果找错了方向,也就很难使公共支出的作用得以发挥,甚至会带来不良后果。

  总之,“需求扩张”是未来中国经济必须重点解决的问题,到底依靠什么来进行需求扩张,则是需要认真研究和思考的问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需求扩张"靠什么?

2015年5月4日 09:20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 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

  中共中央政治局4月30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会议认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增加公共支出,加大降税清费力度。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把握好度,注意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要注重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认真选择好投资项目,做到有市场,有长期回报。

  分析认为,此次会议也传递出一种信号,那就是在供求关系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需求扩张”将成为下一步稳定经济增长、应对经济下行最为重要的手段。因为,只有需求稳定了,市场才会稳定,只有市场稳定了,经济才会稳定。否则,经济下行的格局就很难改变,企业运行困难的局面也将继续维持。关键在于,依靠什么来启动“需求扩张”,让“需求扩张”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经济稳定、社会稳定、民心稳定的主要推动力。

  事实也是如此,我们一直强调中国是世界上消费潜力最大的市场,是各种投资者最为看好的市场。但是,消费潜力在哪里?为什么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消费没有能够对经济产生有效的拉动作用,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现实、又非常矛盾的问题,更是一个需要正确面对又必须认真解决的问题。

  我们注意到,在过去相当一段时间内,发展经济的思路,都是立足于增加市场供应、增加产能、增加相关投资来获得发展的速度、发展的规模。在经济形势相对稳定、市场供求关系相对平衡的情况下,这样的发展方式和发展思路,还能勉强维持,矛盾还能被暂时掩盖。但是,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特别是经济形势的恶化,过度强调供应的发展方式,就面临了越来越严峻的考验,需求不足的矛盾也就越来越突出,供求关系开始严重失衡。如房地产、钢铁和水泥等与房地产市场密切相关的行业、船舶制造和路面机械制造等,产能过剩的矛盾也开始全方位暴露。

  如果说需求与供应失衡、需求远大于供应,还能通过价格政策调整、货币和财税政策优化以及供应增加等在较短的时间内就能改变供求关系失衡的局面的话,那么,供应大于需求、需求严重不足的问题,要想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就必须通过一揽子的计划才有可能使这样的局面有所改变。

  就当下的中国经济来说,压缩过剩产能、调整产业结构,当然是需要抓好的一项工作。但是,实践证明,把工作重心放在供应环节,已经很难再有明显效果。相反,会造成资源的进一步损失和浪费,也会使供求关系更加难以协调与平衡。工作的重心,必须转移到扩大消费上来,以需求扩张带动经济扩张,以经济扩张消化产能过剩等留下的供应矛盾。

  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曾经在扩大消费、增加需求方面做过一些文章。但是,那些办法和手段,毫无疑问都是短期行为,只是在短时间内产生效应。一旦经济不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元气,那些政策的作用也就会迅速消失,甚至还会留下一些后遗症。譬如促进汽车消费的问题,就已经留下了车满为患、环境压力加大的问题。

  刺激消费、扩大需求的立足点,必须放在眼前与长远能够有机结合、局部与整体能够密切协调的领域或行业,譬如文化、旅游、医疗卫生服务以及创业创新等方面。从文化角度来看,虽然从总体上讲居民的文化生活丰富了,但从结构上看,却分化越来越严重了。一方面,能够满足居民生活需要、积极向上的文化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格调不是很高、内涵也不很丰富的文化活动,导致居民对文化的热情以及信心受到严重影响;另一方面,农村的文化越来越单调、也越来越枯燥,尤其是留守儿童和老人,需要的文化更是成了稀有产品。如何从文化上寻找新的需求增长点,是很有空间、很有市场的。关键在于,地方政府是否愿意做这种政绩效应较小的工作。

  又如旅游,几乎每个人都在抱怨出行难、旅游难、出行贵、旅游贵,但是,相当一部分旅游景区,又长年门前车马稀。原因何在,就是中国的旅游常常局限于几个所谓的长、短假,而没有能够象外国人那样使旅游资源相对均衡地在全年各个时段分布。如何将旅游资源合理、均衡地进行分配,如公休假的安排、调休等,那么,旅游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将迅速扩大。

  再如医疗卫生,在看病难、看病贵的大背景下,有病不看、大病小治的现象,在居民、特别是农村居民身上,还是大量存在的。原因之一,就是医疗卫生资源的配置不合理、药价过高、检查过多,导致看病的负担始终降不下来,从而严重影响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影响了医疗卫生消费的扩大。

  而在信息、通信、金融等其他服务消费方面,也都因为消费成本过高、消费质量不高、消费安全不强等方面的原因,带来消费不畅、需求不旺的问题。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作为最为重要的消费战场,农村消费如何启动,也一直是消费领域的一大短板,甚至是影响经济增长的软肋。

  政治局会议要求,要增加公共支出,说白了,也就是要扩大市场消费。核心在于,公共支出向哪些方面增加、为哪些方面打气。如果找错了方向,也就很难使公共支出的作用得以发挥,甚至会带来不良后果。

  总之,“需求扩张”是未来中国经济必须重点解决的问题,到底依靠什么来进行需求扩张,则是需要认真研究和思考的问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