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将任性的"红头文件"关进法律笼子

2015-4-29 09:06: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戴先任 选稿:桑怡

【相关评论】红头文件不合法,政府看着办?

  4月27日,最高法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该司法解释包含立案登记制、起诉期限、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等十大方面,其中法院可以直接认定“红头文件”是否合法尤为受到关注。(4月28日《新京报》)

  近年来“红头文件”被滥用现象频现,一些“红头文件”还“知法犯法”,公然违反法律法规。其实多地都曾出台过行政机关规范性文件管理规定,但收效甚微,一些奇葩的“红头文件”仍是层出不穷,甚至违法犯法,这是对法律的公然挑衅。

  此次《解释》的公布,规定法院可以直接认定“红头文件”是否合法,就是司法对行政权力的规范。违反法律规定的“红头文件”,本来就是行政对司法的粗暴干预,就是行政权力凌驾在了法律之上。法院是国家审判机关,是法律的守护者,“红头文件”是否合法,正是应该法院来把关,这也是真正将权力关进法律的笼子里。

  当法院可以对行政机关的规范性文件进行合法认定时,有诸多利好,一则,有助于司法独立。“红头文件”是行政机关可展现自己不羁权力的重要载体,当“红头文件”置于法院的严格把关之下,行政权力将受到法律的极大约束,不再可以任性妄为,久受人诟病的行政对司法的干预,也将得到很大扭转。让司法可以直接对行政权力予以掣肘,让行政置于司法机关的监督之下,行政不仅失去了对当地司法机关的管辖权,还受到司法的监督,自然会变得“老实”。

  二则,对久受任性的“红头文件”之害的民众,更是利好消息。“红头文件”朝令夕改,非法设定收费、处罚等等弊端,增加了公民办事难度及办事成本,不利于行政部门为民众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当“红头文件”不再是行政机关任意揉捏的橡皮泥,而必须严格依照法律出台,会减少很多“知法犯法”的“红头文件”。

  三则,这也利于推行政府职能部门简政放权。取消了一批正在生效违法的“红头文件”,不让违法的“红头文件”出台并生效,能让行政领域依法办事,让行政机关不再能通过出台一些违法的“红头文件”来固化及扩充既得利益,从而达到简政放权,利于厘清政府与民众的关系。

  另外,这对改变权力之手对经济的过度干预也大有好处,这才能让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虽然法院可直接认定“红头文件”的合法性,但要真正做到却并非易事。在一些案件的审理中,领导容易过问干预。如果领导们自己制订的“红头文件”却被当地法院认定为非法,在他们看来那不仅影响了行政权力行使的效率,是对行政机关利益的无视,同时,不也是反衬了领导们的不懂法、不守法?岂不是让领导很没面子?所以,领导很可能会千方百计阻止法院依照法律做出的认定。在司法并不独立的情况下,领导过问案件的直接干预,甚至比“红头文件”的干预更为粗暴与直接,虽然现在一些地方试行领导过问案件留痕制度,但如果司法不能独立,领导过问案件是否能留痕,也难说。

  由此来说,司法的独立,最为重要。“红头文件”能否成为法律的“囊中物”,还是取决于司法能否完全摆脱行政的牵拌,当然,“红头文件”的合法性由法院来认定,本身也是司法独立的一方面。希望这一规定,对司法独立与对权力的规范行使都能发挥好的作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将任性的"红头文件"关进法律笼子

2015年4月29日 09:06 来源:东方网

【相关评论】红头文件不合法,政府看着办?

  4月27日,最高法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该司法解释包含立案登记制、起诉期限、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等十大方面,其中法院可以直接认定“红头文件”是否合法尤为受到关注。(4月28日《新京报》)

  近年来“红头文件”被滥用现象频现,一些“红头文件”还“知法犯法”,公然违反法律法规。其实多地都曾出台过行政机关规范性文件管理规定,但收效甚微,一些奇葩的“红头文件”仍是层出不穷,甚至违法犯法,这是对法律的公然挑衅。

  此次《解释》的公布,规定法院可以直接认定“红头文件”是否合法,就是司法对行政权力的规范。违反法律规定的“红头文件”,本来就是行政对司法的粗暴干预,就是行政权力凌驾在了法律之上。法院是国家审判机关,是法律的守护者,“红头文件”是否合法,正是应该法院来把关,这也是真正将权力关进法律的笼子里。

  当法院可以对行政机关的规范性文件进行合法认定时,有诸多利好,一则,有助于司法独立。“红头文件”是行政机关可展现自己不羁权力的重要载体,当“红头文件”置于法院的严格把关之下,行政权力将受到法律的极大约束,不再可以任性妄为,久受人诟病的行政对司法的干预,也将得到很大扭转。让司法可以直接对行政权力予以掣肘,让行政置于司法机关的监督之下,行政不仅失去了对当地司法机关的管辖权,还受到司法的监督,自然会变得“老实”。

  二则,对久受任性的“红头文件”之害的民众,更是利好消息。“红头文件”朝令夕改,非法设定收费、处罚等等弊端,增加了公民办事难度及办事成本,不利于行政部门为民众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当“红头文件”不再是行政机关任意揉捏的橡皮泥,而必须严格依照法律出台,会减少很多“知法犯法”的“红头文件”。

  三则,这也利于推行政府职能部门简政放权。取消了一批正在生效违法的“红头文件”,不让违法的“红头文件”出台并生效,能让行政领域依法办事,让行政机关不再能通过出台一些违法的“红头文件”来固化及扩充既得利益,从而达到简政放权,利于厘清政府与民众的关系。

  另外,这对改变权力之手对经济的过度干预也大有好处,这才能让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虽然法院可直接认定“红头文件”的合法性,但要真正做到却并非易事。在一些案件的审理中,领导容易过问干预。如果领导们自己制订的“红头文件”却被当地法院认定为非法,在他们看来那不仅影响了行政权力行使的效率,是对行政机关利益的无视,同时,不也是反衬了领导们的不懂法、不守法?岂不是让领导很没面子?所以,领导很可能会千方百计阻止法院依照法律做出的认定。在司法并不独立的情况下,领导过问案件的直接干预,甚至比“红头文件”的干预更为粗暴与直接,虽然现在一些地方试行领导过问案件留痕制度,但如果司法不能独立,领导过问案件是否能留痕,也难说。

  由此来说,司法的独立,最为重要。“红头文件”能否成为法律的“囊中物”,还是取决于司法能否完全摆脱行政的牵拌,当然,“红头文件”的合法性由法院来认定,本身也是司法独立的一方面。希望这一规定,对司法独立与对权力的规范行使都能发挥好的作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