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规范厨师上门服务不能放弃消费责任

2015-4-27 09:13: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懒得自己做饭的都市人,已经从叫外卖上升到通过APP直接点名,让厨师到家里来做。最近兴起的“私人大厨上门”的定制化服务颇受消费者追捧。记者发现,由于这一新兴行业没有统一服务标准,又介于家政服务与专业餐饮服务的夹心层,厨师入户的卫生及安全问题、饮食口味不调等问题,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很难界定。(4月26日《北京青年报》)

  技术改变生活,厨师上门服务其实并不新鲜。一则,在家做饭属于家宴,换言之属于一种私人行为,因而公权力其实不便介入也很难介入。二者,在家做饭并不陌生,不过有专业与非专业,有偿与无偿之分。比如很多人厨艺很高,到朋友家聚餐往往会露一手,而农村承办集体性宴席,也会请大厨到家中来操作酒席。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不过是服务业专业化下,其群体日益庞大,消费需求也在不断增加。

  之前,就农村自办宴席是否备案,引发了舆论的争议和讨论。有人认为这属于私加许可,是公权对私权的侵犯;也有人认为,集体自办宴席涉及面广,为数众多,设立相应的门槛理所应当,不同之处在于,有的地方规定是50人以上,有的规定是100人以上。

  虽然厨师上门服务涉及餐饮规范,然而其与商业化的餐饮服务,又有着本质的不同,因而也不能完全依据《食品安全法》或者《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进行规范。即便按照地方出台的规定,达到了“家宴备案管理”的标准和条件,才应当向有关部门进行备案登记,并由专业人员进行现场指导外,对于小规模的家庭宴席,则完全可以用《合同法》的要求去规范,签定规范而具有操作性的服务合同,特别是安全责任要清晰界定和明确,“食客不踏实”的担忧才会得到有效缓解。

  事实上,随着服务业的越来越发达,以及网络技术的充分运用,分工细化下的“大厨上门”就会越来越多,所拓展的行业也会越来越广。不仅做饭会有专业要求,其实还有护理或者其他更为细化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若是连保姆负责一日三餐都不会面临多大的风险,那么说新兴行业尚无监管标准未免有些矫情。事实上,假若把大厨视为钟点工或者保姆,自然就会受到既有规则的约束。

  不可否认,行政监管也好,行业自律也罢,其基于的应当是整个行业的规范,并因此提高其准入门槛。在国家对厨师实行资格认证和分级管理的情况下,“上门服务”的规范与约束还需要以消费者为主,既要对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预防,又要对真正出现侵权事件后有应对措施。除了要签定规范化的服务合同之外,还应当对厨师的资质进行审查,并在出现安全事件或者纠纷之后,有化解问题的渠道和办法。实行风险担保金或者购买相应的商业合同,或者由厨师所在的机构承担连带责任,都是值得考虑并落实的优先选项。总之,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行政监管之上,也不要认为监管就必须无孔不入没有边界。

  公众当前必须消除的一个误区是,监管并不仅仅是行政责任,也不等于放弃自己的权利,更不应把自己的责任放在末次的位置。在全民共治和提升民间自治能力的大背景下,规范厨师上门服务不能放弃消费责任,从自身做起并学会利用一切法律手段,才能让自己获得免受伤害的保护。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规范厨师上门服务不能放弃消费责任

2015年4月27日 09:13 来源:东方网

  懒得自己做饭的都市人,已经从叫外卖上升到通过APP直接点名,让厨师到家里来做。最近兴起的“私人大厨上门”的定制化服务颇受消费者追捧。记者发现,由于这一新兴行业没有统一服务标准,又介于家政服务与专业餐饮服务的夹心层,厨师入户的卫生及安全问题、饮食口味不调等问题,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很难界定。(4月26日《北京青年报》)

  技术改变生活,厨师上门服务其实并不新鲜。一则,在家做饭属于家宴,换言之属于一种私人行为,因而公权力其实不便介入也很难介入。二者,在家做饭并不陌生,不过有专业与非专业,有偿与无偿之分。比如很多人厨艺很高,到朋友家聚餐往往会露一手,而农村承办集体性宴席,也会请大厨到家中来操作酒席。现在所面临的情况,不过是服务业专业化下,其群体日益庞大,消费需求也在不断增加。

  之前,就农村自办宴席是否备案,引发了舆论的争议和讨论。有人认为这属于私加许可,是公权对私权的侵犯;也有人认为,集体自办宴席涉及面广,为数众多,设立相应的门槛理所应当,不同之处在于,有的地方规定是50人以上,有的规定是100人以上。

  虽然厨师上门服务涉及餐饮规范,然而其与商业化的餐饮服务,又有着本质的不同,因而也不能完全依据《食品安全法》或者《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进行规范。即便按照地方出台的规定,达到了“家宴备案管理”的标准和条件,才应当向有关部门进行备案登记,并由专业人员进行现场指导外,对于小规模的家庭宴席,则完全可以用《合同法》的要求去规范,签定规范而具有操作性的服务合同,特别是安全责任要清晰界定和明确,“食客不踏实”的担忧才会得到有效缓解。

  事实上,随着服务业的越来越发达,以及网络技术的充分运用,分工细化下的“大厨上门”就会越来越多,所拓展的行业也会越来越广。不仅做饭会有专业要求,其实还有护理或者其他更为细化的工作。值得注意的是,若是连保姆负责一日三餐都不会面临多大的风险,那么说新兴行业尚无监管标准未免有些矫情。事实上,假若把大厨视为钟点工或者保姆,自然就会受到既有规则的约束。

  不可否认,行政监管也好,行业自律也罢,其基于的应当是整个行业的规范,并因此提高其准入门槛。在国家对厨师实行资格认证和分级管理的情况下,“上门服务”的规范与约束还需要以消费者为主,既要对可能出现的风险进行预防,又要对真正出现侵权事件后有应对措施。除了要签定规范化的服务合同之外,还应当对厨师的资质进行审查,并在出现安全事件或者纠纷之后,有化解问题的渠道和办法。实行风险担保金或者购买相应的商业合同,或者由厨师所在的机构承担连带责任,都是值得考虑并落实的优先选项。总之,不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行政监管之上,也不要认为监管就必须无孔不入没有边界。

  公众当前必须消除的一个误区是,监管并不仅仅是行政责任,也不等于放弃自己的权利,更不应把自己的责任放在末次的位置。在全民共治和提升民间自治能力的大背景下,规范厨师上门服务不能放弃消费责任,从自身做起并学会利用一切法律手段,才能让自己获得免受伤害的保护。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