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介乱象"需破除垄断格局

2015-4-23 09:14:06

来源:东方网 作者:罗瑞明 选稿:仲颖

【相关新闻】李克强斥责中介评估乱象:都被编成了笑话

  “现在要建一个项目评估环节实在太多了:环评、水评、能评、安评、震评、交评、灾评、文评、雷评、气评……这个评、那个评,一些地方的同志都把这些评估编成了笑话!”李克强总理4月21日在国务院常务会上斥责中介评估乱象。(4月22日人民网)

  项目评估原来是政府部门的事,随着政府审批权限的取消和下放,一些部门将审批权进行转移,诚然,按照市场化的原则,中介承担相关的业务也并非不可,可是从目前的情况看,评估只能是由指定的中介进行,由此垄断就难以避免。

  中介是社会组织,只要是符合条件经过批准,不论是谁都可以组建。中介多自然竞争力就强,收费也便宜,而且效率也高,如房屋中介比比皆是,只要是买房租房,随时随地都可以寻求帮忙,而且非常的热情。可是评估中介却不一样,工商联一份名为《关于进一步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破解民企项目投资审批“繁、难、贵”的提案》称,目前项目审批中介服务机构垄断运行,导致收费高、服务差的情况比较严重。“有地产企业拿地投资60个亿,由于审批手续迟迟办不下来被耽误一年不能开发,仅财务费用就损失7亿左右”。

  评估中介之所以出现“繁、难、贵”,原因在于,其不比一般性的中介,获有部门的委托权,仅此一家,没有其的认可,即使是符合条件也难以通行。获得此种独一无二的评估权,收费定的高,效率可以慢,而且态度也变得生硬,主动权在他的手上,你得求着他,比起政府部门的审批更不受约束,甚至在收费问题上更为自由,无许受制于“收费清单”。

  中介无许竞争,实则已经不是真正的中介,而是冠有“红项”的“二部门”“二政府”,有的是部门的相关人员直接把守,有的暗中与部门有着密切的联系。中介能冠上“红顶”决非是无偿获得,得有相应的回报,有的是直接给关系人以分成,有的是给部门提供额外的利益,中介与部门形成互为一体的利益链,就难以避免腐败。

  如今政府审批程序进行了大量的压缩,这对于相关部门来说,流失的利益不少,为了保住利,还得借助于权,将权利转移给它方,中介在前台,权力者在后台。削去多少权,变着法生成多少权,什么震评、交评、灾评、文评、雷评、气评等等就随之而来,不仅一些取消的审批权获生,而且之前没有的也借此延伸。表面上看起来审批项目是简化了,但是效果并不明显,甚至更为繁杂。

  李克强总理斥责中介评估乱象,实则是对部门审批权随意转移的严厉痛斥,简化审批权就是要一简到底,不能打折扣,更不能变相的沿用。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上下对应,已经取消的不论以何种面目出现就应严查追究,而一些必要的审批权,则需采取竞争的方式,不能搞一家独大,只要是符合资格,都应一视同仁。破除中介垄断不仅是提高效率,减少费用的根本之道,也是防止暗箱操作,防止腐败的有利之举。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中介乱象"需破除垄断格局

2015年4月23日 09:14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李克强斥责中介评估乱象:都被编成了笑话

  “现在要建一个项目评估环节实在太多了:环评、水评、能评、安评、震评、交评、灾评、文评、雷评、气评……这个评、那个评,一些地方的同志都把这些评估编成了笑话!”李克强总理4月21日在国务院常务会上斥责中介评估乱象。(4月22日人民网)

  项目评估原来是政府部门的事,随着政府审批权限的取消和下放,一些部门将审批权进行转移,诚然,按照市场化的原则,中介承担相关的业务也并非不可,可是从目前的情况看,评估只能是由指定的中介进行,由此垄断就难以避免。

  中介是社会组织,只要是符合条件经过批准,不论是谁都可以组建。中介多自然竞争力就强,收费也便宜,而且效率也高,如房屋中介比比皆是,只要是买房租房,随时随地都可以寻求帮忙,而且非常的热情。可是评估中介却不一样,工商联一份名为《关于进一步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破解民企项目投资审批“繁、难、贵”的提案》称,目前项目审批中介服务机构垄断运行,导致收费高、服务差的情况比较严重。“有地产企业拿地投资60个亿,由于审批手续迟迟办不下来被耽误一年不能开发,仅财务费用就损失7亿左右”。

  评估中介之所以出现“繁、难、贵”,原因在于,其不比一般性的中介,获有部门的委托权,仅此一家,没有其的认可,即使是符合条件也难以通行。获得此种独一无二的评估权,收费定的高,效率可以慢,而且态度也变得生硬,主动权在他的手上,你得求着他,比起政府部门的审批更不受约束,甚至在收费问题上更为自由,无许受制于“收费清单”。

  中介无许竞争,实则已经不是真正的中介,而是冠有“红项”的“二部门”“二政府”,有的是部门的相关人员直接把守,有的暗中与部门有着密切的联系。中介能冠上“红顶”决非是无偿获得,得有相应的回报,有的是直接给关系人以分成,有的是给部门提供额外的利益,中介与部门形成互为一体的利益链,就难以避免腐败。

  如今政府审批程序进行了大量的压缩,这对于相关部门来说,流失的利益不少,为了保住利,还得借助于权,将权利转移给它方,中介在前台,权力者在后台。削去多少权,变着法生成多少权,什么震评、交评、灾评、文评、雷评、气评等等就随之而来,不仅一些取消的审批权获生,而且之前没有的也借此延伸。表面上看起来审批项目是简化了,但是效果并不明显,甚至更为繁杂。

  李克强总理斥责中介评估乱象,实则是对部门审批权随意转移的严厉痛斥,简化审批权就是要一简到底,不能打折扣,更不能变相的沿用。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上下对应,已经取消的不论以何种面目出现就应严查追究,而一些必要的审批权,则需采取竞争的方式,不能搞一家独大,只要是符合资格,都应一视同仁。破除中介垄断不仅是提高效率,减少费用的根本之道,也是防止暗箱操作,防止腐败的有利之举。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