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养母虐童案"不能以道歉信画上句号

2015-4-18 09:59: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赵志轩 选稿:桑怡

【相关评论】如何走出"虐童案"中的"情绪失控"阴影?

  4月16日下午,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就备受关注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涉嫌故意伤害一案举行审查逮捕听证会。听证会上,辩护律师宣读了李某的致歉信,她在信中表示,“事后我非常悔恨,并感到深深自责,我对不起孩子,也对不起孩子亲生父母的托付……我向孩子道歉,向孩子的亲生父母道歉,向孩子的养父道歉,向所有关心孩子的公众道歉,今后,我将用加倍的关爱来弥补我的过失,使孩子能够健康成长。”(4月17日《京华时报》)

  无论养母的道歉信,如何声泪俱下,让人为之动容。但虐童的事实已经产生、证据已经确凿,并对孩子的身心已经造成了难以磨灭和永久伤害。仅从这一点而言,养母就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否则,试问,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又在哪里呢?

  然而,让人倍感遗憾和失望的是,竟然还有那么多人为之求情,固执地认为,无论是从法律规定,还是从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角度,均不适宜适用采取逮捕措施。可是,笔者想要进一步追问的是,难道对肆意虐童的养母,不采取逮捕措施,就真的是对法律负责,为孩子健康成长着想吗?如果真是为了孩子着想,那么就不仅要让孩子远离伤害,更要让孩子明白法律的惩罚边界、是非分明,而不是模棱两可、莫衷一是、混沌不清。否则的话,这不仅是对孩子的误导,更是对法律的亵渎。

  是不是正是因为我们大多人的恻隐之心过重,才致使我们的相关法律规定,如橡皮泥一般被随意揉捏,而失去了“原则”、“牙齿”和“刚性”?如果人人触犯了法律,都可以因为大家的同情和则隐之心,就可以“网开一面”逃脱法律的处罚,那么,我们不辞辛苦、费尽心思立法保护公民的安全和基本权益不受侵害,还有何用?社会的基本秩序岂不乱套?是不是正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的“好生之德”与“恻隐之心”,诸如那么多对虐童案,轻飘飘的问责,才致使虐童的现象和悲剧持续上演,一再发生?

  说到底,“养母虐童案”不能以道歉信画上句号。而是应该让法律的归法律,人情的归人情。不能因为人情的干预而影响正常的执法,更不能因为人情的绑架而左右最终的判令。这就需要执法部门克服困难,将案件办成一个典型的案件,不以听证会的人情舆论和说情所左右,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刚正执法对养母虐童案实施公正的处理和判决,这不止是维护法律的权威和正义,更是具有标杆价值和示范效应,以便警示那些养母、养父们。否则的话,如果连“如此严重虐童”的行为,都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和法律的惩戒,而是以一封轻飘飘的道歉信而画上句号。那么,试问,又岂能以儆效尤?谁又敢保证类似的虐童案不会重复上演和再次发生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养母虐童案"不能以道歉信画上句号

2015年4月18日 09:59 来源:东方网

【相关评论】如何走出"虐童案"中的"情绪失控"阴影?

  4月16日下午,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就备受关注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涉嫌故意伤害一案举行审查逮捕听证会。听证会上,辩护律师宣读了李某的致歉信,她在信中表示,“事后我非常悔恨,并感到深深自责,我对不起孩子,也对不起孩子亲生父母的托付……我向孩子道歉,向孩子的亲生父母道歉,向孩子的养父道歉,向所有关心孩子的公众道歉,今后,我将用加倍的关爱来弥补我的过失,使孩子能够健康成长。”(4月17日《京华时报》)

  无论养母的道歉信,如何声泪俱下,让人为之动容。但虐童的事实已经产生、证据已经确凿,并对孩子的身心已经造成了难以磨灭和永久伤害。仅从这一点而言,养母就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否则,试问,法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又在哪里呢?

  然而,让人倍感遗憾和失望的是,竟然还有那么多人为之求情,固执地认为,无论是从法律规定,还是从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角度,均不适宜适用采取逮捕措施。可是,笔者想要进一步追问的是,难道对肆意虐童的养母,不采取逮捕措施,就真的是对法律负责,为孩子健康成长着想吗?如果真是为了孩子着想,那么就不仅要让孩子远离伤害,更要让孩子明白法律的惩罚边界、是非分明,而不是模棱两可、莫衷一是、混沌不清。否则的话,这不仅是对孩子的误导,更是对法律的亵渎。

  是不是正是因为我们大多人的恻隐之心过重,才致使我们的相关法律规定,如橡皮泥一般被随意揉捏,而失去了“原则”、“牙齿”和“刚性”?如果人人触犯了法律,都可以因为大家的同情和则隐之心,就可以“网开一面”逃脱法律的处罚,那么,我们不辞辛苦、费尽心思立法保护公民的安全和基本权益不受侵害,还有何用?社会的基本秩序岂不乱套?是不是正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的“好生之德”与“恻隐之心”,诸如那么多对虐童案,轻飘飘的问责,才致使虐童的现象和悲剧持续上演,一再发生?

  说到底,“养母虐童案”不能以道歉信画上句号。而是应该让法律的归法律,人情的归人情。不能因为人情的干预而影响正常的执法,更不能因为人情的绑架而左右最终的判令。这就需要执法部门克服困难,将案件办成一个典型的案件,不以听证会的人情舆论和说情所左右,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刚正执法对养母虐童案实施公正的处理和判决,这不止是维护法律的权威和正义,更是具有标杆价值和示范效应,以便警示那些养母、养父们。否则的话,如果连“如此严重虐童”的行为,都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和法律的惩戒,而是以一封轻飘飘的道歉信而画上句号。那么,试问,又岂能以儆效尤?谁又敢保证类似的虐童案不会重复上演和再次发生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