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延迟女处长退休非试点上策

2015-3-29 09:39: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谭浩俊 选稿:桑怡

【相关新闻】中组部:3月起处级女干部退休年龄延至60周岁

  据媒体报道,中组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日前联合下发通知明确,县处级女干部(包括正、副处级)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年满六十周岁退休。

  这也意味着,延迟退休的大门正在打开,并在女处长身上首先得以体现。对此,相关专家认为,允许女处长延迟退休,不仅能够缓解财政压力,也能对拉动消费产生积极的影响。同时,还能更好地发挥女干部的作用。

  那么,允许女处长延迟退休,是否真的能够对消费产生拉动作用呢?理论上讲,确实如此。假如某处长在岗时月收入为8000元,退休后只有7000元,延迟退休后保留的这1000元,就有可能转化成消费,成为拉动消费的重要力量,并为企业发展、就业等发挥积极的作用。但是,仔细想想就不难发现,对绝大多数女处长来说,8000元与7000元带来的消费结果是没有多大差距的。因为,能够走上处长岗位的女同志,往往家庭生活条件都比较好,消费水平已经达到了较高平台,不会因为多1000元或少1000元就改变现有的生活状态,就影响家庭消费。1000元对消费的影响,不在女处长等中等以上收入人群,而在原本收入水平就比较低的中低收入阶层。如果让他们延迟退休,其多挣的钱,相当一部分会转化成消费,成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力量。

  事实也是如此,凡是能走上处长岗位的女同志,有几个家庭不是非贵即富的。对这样的家庭来说,退休与不退休的收入差,根本算不上什么,更别说拉动消费了。倒是更好地发挥她们的作用,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相关部门出台了延迟女处长退休的政策,真正愿意延迟退休的,可能也不是很多。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员,可能还是会选择先退休、再“上岗”的方式,或者干脆在家帮子女带孩子、做家务等。因为,退休前后的一点收入差,对他们实在难以形成吸引力,也不可能促使他们选择延迟退休。更何况,凭她们在岗位期间积累的资源以及政府工作的经验,找一个收入更高的工作还是难度不大的。即便中央有新的政策规定,可能也无力阻止她们退休后找新的工作。

  如果真的要想发挥延迟退休对消费的拉动作用,还是应当把眼睛投向企业,特别是一线工人。要知道,这些在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尤其是女工,一旦退休,要想找个可以与原来岗位相比的工作,难度还是相当大的。而她们退休后的收入差,尽管没有女处长们大,但与收入的对比度高,对家庭生活的影响大。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关方面会选择先在女处长中推行延迟退休政策。如果说女高级技术人员延迟退休对企业、单位的发展影响还是比较大的话,女处长是否延迟退休,对单位的影响真的非常有限。相反,会对女干部的培养和选拔带来更大的压力,使女干部提拔的空间更小。而对消费的影响,可能会因女处长的延迟退休,变得更差了。

  从总体上讲选择女处长延迟退休,是一个中下水平的选择,对延迟退休试点的正面作用会较差。为了加快延迟退休改革的步伐,还是应当在企业先行试点,让一线员工先执行延迟退休政策,从而更好地解决企业的用工问题,更好地促进消费,发挥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毕竟,50岁的女性,还处于精力和经验都比较好、技术水平比较高、工作责任性也比较强的状态。

编辑点评:

    领导干部位置延迟退休,人才升迁更替会更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延迟女处长退休非试点上策

2015年3月29日 09:39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中组部:3月起处级女干部退休年龄延至60周岁

  据媒体报道,中组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日前联合下发通知明确,县处级女干部(包括正、副处级)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年满六十周岁退休。

  这也意味着,延迟退休的大门正在打开,并在女处长身上首先得以体现。对此,相关专家认为,允许女处长延迟退休,不仅能够缓解财政压力,也能对拉动消费产生积极的影响。同时,还能更好地发挥女干部的作用。

  那么,允许女处长延迟退休,是否真的能够对消费产生拉动作用呢?理论上讲,确实如此。假如某处长在岗时月收入为8000元,退休后只有7000元,延迟退休后保留的这1000元,就有可能转化成消费,成为拉动消费的重要力量,并为企业发展、就业等发挥积极的作用。但是,仔细想想就不难发现,对绝大多数女处长来说,8000元与7000元带来的消费结果是没有多大差距的。因为,能够走上处长岗位的女同志,往往家庭生活条件都比较好,消费水平已经达到了较高平台,不会因为多1000元或少1000元就改变现有的生活状态,就影响家庭消费。1000元对消费的影响,不在女处长等中等以上收入人群,而在原本收入水平就比较低的中低收入阶层。如果让他们延迟退休,其多挣的钱,相当一部分会转化成消费,成为拉动经济的重要力量。

  事实也是如此,凡是能走上处长岗位的女同志,有几个家庭不是非贵即富的。对这样的家庭来说,退休与不退休的收入差,根本算不上什么,更别说拉动消费了。倒是更好地发挥她们的作用,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相关部门出台了延迟女处长退休的政策,真正愿意延迟退休的,可能也不是很多。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员,可能还是会选择先退休、再“上岗”的方式,或者干脆在家帮子女带孩子、做家务等。因为,退休前后的一点收入差,对他们实在难以形成吸引力,也不可能促使他们选择延迟退休。更何况,凭她们在岗位期间积累的资源以及政府工作的经验,找一个收入更高的工作还是难度不大的。即便中央有新的政策规定,可能也无力阻止她们退休后找新的工作。

  如果真的要想发挥延迟退休对消费的拉动作用,还是应当把眼睛投向企业,特别是一线工人。要知道,这些在生产第一线的工人,尤其是女工,一旦退休,要想找个可以与原来岗位相比的工作,难度还是相当大的。而她们退休后的收入差,尽管没有女处长们大,但与收入的对比度高,对家庭生活的影响大。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关方面会选择先在女处长中推行延迟退休政策。如果说女高级技术人员延迟退休对企业、单位的发展影响还是比较大的话,女处长是否延迟退休,对单位的影响真的非常有限。相反,会对女干部的培养和选拔带来更大的压力,使女干部提拔的空间更小。而对消费的影响,可能会因女处长的延迟退休,变得更差了。

  从总体上讲选择女处长延迟退休,是一个中下水平的选择,对延迟退休试点的正面作用会较差。为了加快延迟退休改革的步伐,还是应当在企业先行试点,让一线员工先执行延迟退休政策,从而更好地解决企业的用工问题,更好地促进消费,发挥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毕竟,50岁的女性,还处于精力和经验都比较好、技术水平比较高、工作责任性也比较强的状态。

编辑点评:

    领导干部位置延迟退休,人才升迁更替会更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