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武媚娘扯到大卫毕加索

2015-3-27 09:58: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仲颖

  武媚娘的“剪胸”,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尽管前不久的“两会”之上,还有陈道明等几个代表委员在那里叽叽咕咕,但一句“为了下一代”的义正辞严,毕竟已让争论归于平复,谁也不好再说什么啦。近几日《武媚娘》又传消息,说香港TVB也将播出,但与内地用一把剪刀不同,那边是用一块布头,让片中各女星都穿上一件小背心,“巧妙地遮挡”胸涌波涛,虽然“十分花功夫”,但同样是“为了下一代”,后制团队仍精心操作,力求不让人看出“穿帮”——听说接下来,那一榜“封神”也要剪了……

  “为了下一代”当然十分必要,保护青少年的“纯洁”,更不容置疑,同内地香港不同,台湾那边不剪也不遮,任其汹涌。当然是他的“不负责任”啰。然而写到这里,都不由想起了3年前的一件往事,才明白”为了下一代“这5个大字,并不是今天才首创的——那时一家电视台播新闻,新闻中有大卫.阿波罗的著名雕像,因为那名作本是裸体,于是在大卫的下身打上了“马赛克”。关于这片“马赛克”,舆论之间,多有赞同的,说那是“为了下一代考虑”,当时不正值暑期吗,莘莘学子“宅”在家中,这裸的下身,让他们看到了多不好!

  但也有反对的声音,说大卫的作者不是米开朗基罗么?他生活在意大利历史上动荡的年代,颠沛流离使他对那个时代产生深深的怀疑。痛苦失望的大师,在创作中倾注思想也寻找理想,原创了一系列如巨人般体格雄伟、坚强勇猛的英雄形象。大卫是米开朗基罗创作思想最杰出的代表,也是一个伟大时代雕塑作品的最高境界——大卫可不是什么“脱星”也不是什么艳照呵,他的每一寸形象,张扬的都是一种人的解放的向上理念、一种艺术上的至美至强。如果大卫也要打上“马赛克”,那么维纳斯要不要穿上大衣;那么文艺复兴前后一大批挣脱封建锁链、呼唤人性解放的雕塑和油画,比如达芬奇,比如拉菲尔的名作怎么办——那可多是通过人体美来表达人道主义和人性之美的经典呵!

  大卫身上的“马赛克”,后来究竟什么样,我也不知道,也可能“为了下一代”,所以继续“遮”着——那么我们的“下一代”,看惯了打“马赛克”的“大卫”,结果又怎样呢?也是数年之前,上海举办《毕加索画展》,参观者不可说不多,看懂者却不可谓不少。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大门口一本留言簿,上面赫然一行大字——“毕加索是个流氓”!而那稚嫩的笔迹,便是一位中学生的“留言”。毕加索当然不是流氓,这位上世纪的伟大画家,无论是早期近似表现派的主题,还是后来注重于简化形象的“原始艺术”,他的画作始终严肃地关怀者人类的命运和底层人民的生活。说“毕加索是流氓”,无非是他画裸体,而且大量的科学真实和深刻主题都是通过变形的裸体来表现的吧!但是我们的“下一代”不知道,一看到人体,哪怕已经九分变形,仍然觉得是“流氓”,这样的遗憾,究竟是因为我们没给毕加索加上“马赛克”呢,还是恰恰因为我们的“剪刀”和“小背心”用得多了一些呢?这毕竟可以讨论甚至反思呵!

  从武媚娘扯到大卫毕加索,似乎扯远了,属于风马牛“不搭界”的联想。但哲学上不是说,“运动着的物质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吗?所以凡“联想”都有点“搭界”哦——再说一遍,武媚娘是要“剪”的,“小背心”也可以用一下,但是“为了下一代”毕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单单靠一把“剪刀”与一件“小背心”恐怕不行......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从武媚娘扯到大卫毕加索

2015年3月27日 09:58 来源:东方网

  武媚娘的“剪胸”,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尽管前不久的“两会”之上,还有陈道明等几个代表委员在那里叽叽咕咕,但一句“为了下一代”的义正辞严,毕竟已让争论归于平复,谁也不好再说什么啦。近几日《武媚娘》又传消息,说香港TVB也将播出,但与内地用一把剪刀不同,那边是用一块布头,让片中各女星都穿上一件小背心,“巧妙地遮挡”胸涌波涛,虽然“十分花功夫”,但同样是“为了下一代”,后制团队仍精心操作,力求不让人看出“穿帮”——听说接下来,那一榜“封神”也要剪了……

  “为了下一代”当然十分必要,保护青少年的“纯洁”,更不容置疑,同内地香港不同,台湾那边不剪也不遮,任其汹涌。当然是他的“不负责任”啰。然而写到这里,都不由想起了3年前的一件往事,才明白”为了下一代“这5个大字,并不是今天才首创的——那时一家电视台播新闻,新闻中有大卫.阿波罗的著名雕像,因为那名作本是裸体,于是在大卫的下身打上了“马赛克”。关于这片“马赛克”,舆论之间,多有赞同的,说那是“为了下一代考虑”,当时不正值暑期吗,莘莘学子“宅”在家中,这裸的下身,让他们看到了多不好!

  但也有反对的声音,说大卫的作者不是米开朗基罗么?他生活在意大利历史上动荡的年代,颠沛流离使他对那个时代产生深深的怀疑。痛苦失望的大师,在创作中倾注思想也寻找理想,原创了一系列如巨人般体格雄伟、坚强勇猛的英雄形象。大卫是米开朗基罗创作思想最杰出的代表,也是一个伟大时代雕塑作品的最高境界——大卫可不是什么“脱星”也不是什么艳照呵,他的每一寸形象,张扬的都是一种人的解放的向上理念、一种艺术上的至美至强。如果大卫也要打上“马赛克”,那么维纳斯要不要穿上大衣;那么文艺复兴前后一大批挣脱封建锁链、呼唤人性解放的雕塑和油画,比如达芬奇,比如拉菲尔的名作怎么办——那可多是通过人体美来表达人道主义和人性之美的经典呵!

  大卫身上的“马赛克”,后来究竟什么样,我也不知道,也可能“为了下一代”,所以继续“遮”着——那么我们的“下一代”,看惯了打“马赛克”的“大卫”,结果又怎样呢?也是数年之前,上海举办《毕加索画展》,参观者不可说不多,看懂者却不可谓不少。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大门口一本留言簿,上面赫然一行大字——“毕加索是个流氓”!而那稚嫩的笔迹,便是一位中学生的“留言”。毕加索当然不是流氓,这位上世纪的伟大画家,无论是早期近似表现派的主题,还是后来注重于简化形象的“原始艺术”,他的画作始终严肃地关怀者人类的命运和底层人民的生活。说“毕加索是流氓”,无非是他画裸体,而且大量的科学真实和深刻主题都是通过变形的裸体来表现的吧!但是我们的“下一代”不知道,一看到人体,哪怕已经九分变形,仍然觉得是“流氓”,这样的遗憾,究竟是因为我们没给毕加索加上“马赛克”呢,还是恰恰因为我们的“剪刀”和“小背心”用得多了一些呢?这毕竟可以讨论甚至反思呵!

  从武媚娘扯到大卫毕加索,似乎扯远了,属于风马牛“不搭界”的联想。但哲学上不是说,“运动着的物质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吗?所以凡“联想”都有点“搭界”哦——再说一遍,武媚娘是要“剪”的,“小背心”也可以用一下,但是“为了下一代”毕竟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单单靠一把“剪刀”与一件“小背心”恐怕不行......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