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简政放权:不让权力"任性"

2015-3-9 11:37: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实习生李妍

  在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重申“加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力度”,并强调:这是“推动发展的制胜法宝”。报告明确:今年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建立规范行政审批的管理制度;深化商事制度改革,进一步简化注册资本登记,逐步实现“三证合一”,清理规范中介服务;制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等。它向世人传递了这么一个信息,即:简政放权依然是当下继续转变政府职能、深化体制改革的抓手和突破口。

  其实,简政放权全程贯穿本届政府施政过程。2013年3月,李克强履新总理后,表示要把简政放权作为“开门第一件大事”;2014年、2015年的第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都研究了简政放权事宜;2014年共召开了40次常务会议,有21次部署了简政放权。由此可见,简政放权在本届政府工作中的显要位置。

  我国的行政审批制度有一定的历史,它是随着计划经济体制而产生的。当时,政府以“万能管理者”的姿态统摄社会,而法律的真空状态又导致许多领域缺乏管理标准和依据,于是行政审批作为法律替代物在经济社会广泛适用,审批范围越来越广、种类也越来越多,由此也导致了政府部门权力诸多“任性”的弊端。这里,不妨列举一二:农业部曾一直对“割草机操作工”进行资格认定,但没有任何依据;国家林业局甚至对“木材搬运工”也要进行资格认定,其依据是1992年制定的“中国工种分类目录”;国土资源部有项审批权,竟是对矿泉水的跨省销售进行审批,依据是2003年部里的一则通知,并无法律效力。

  也许是历史惯性,也许是驾轻就熟,经简政放权,政府权力的“任性“虽说受到强烈的遏制,但还是有所反弹,或取消、下放的权力悬空;或审批“明放暗不放”;或名义上取消了,但换了“马甲”,又以备案、确认的名目出现;或由“二政府”、“红顶中介”继续运行在审批的“灰色地带”。如:2014年1月,国务院取消了由环保部门审批的“环境保护(污染治理)设施运营单位甲级资质认定”,环保部办公厅继而通知各省区直辖市环保部门负责的乙级、临时级资质审批也予以废止。但一个月之后,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却发出了另一份通知,规定相关评定工作由它负责。如此由“二政府”出面来阻拦简政放权,足见权力“任性”的遗绪!

  “四个全面”之一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说到底,就是依法治权,以简政放权的路径来限制政府的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政府部门限权的不止是审批权,还有行政征收、行政确认、行政备案、行政处罚等权力,简政放权显然是全方位的,它将从根基上消弭权力的“任性”。这一举措,至少有三大优势:一是真正转变政府职能,使政府部门从“管制”走向“服务”,体现现代文明的底蕴;二是彰显出市场经济在经济社会中的主导地位,激发企业和市场的活力,激发社会创造的潜能;三是压缩“权力寻租”的空间,因为权力过大过多却又缺乏监督是滋生腐败的温床,恰如李克强总理所言:“治腐需治权”。

  概而言之,现如今人们肃思且力行简政放权,是基于这么一个认识前提,即:继续简政放权,在根除权力“任性”的同时,给社会和公民更多的权利空间,乃是当今最核心的改革取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简政放权:不让权力"任性"

2015年3月9日 11:37 来源:东方网

  在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重申“加大简政放权、放管结合改革力度”,并强调:这是“推动发展的制胜法宝”。报告明确:今年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建立规范行政审批的管理制度;深化商事制度改革,进一步简化注册资本登记,逐步实现“三证合一”,清理规范中介服务;制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等。它向世人传递了这么一个信息,即:简政放权依然是当下继续转变政府职能、深化体制改革的抓手和突破口。

  其实,简政放权全程贯穿本届政府施政过程。2013年3月,李克强履新总理后,表示要把简政放权作为“开门第一件大事”;2014年、2015年的第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都研究了简政放权事宜;2014年共召开了40次常务会议,有21次部署了简政放权。由此可见,简政放权在本届政府工作中的显要位置。

  我国的行政审批制度有一定的历史,它是随着计划经济体制而产生的。当时,政府以“万能管理者”的姿态统摄社会,而法律的真空状态又导致许多领域缺乏管理标准和依据,于是行政审批作为法律替代物在经济社会广泛适用,审批范围越来越广、种类也越来越多,由此也导致了政府部门权力诸多“任性”的弊端。这里,不妨列举一二:农业部曾一直对“割草机操作工”进行资格认定,但没有任何依据;国家林业局甚至对“木材搬运工”也要进行资格认定,其依据是1992年制定的“中国工种分类目录”;国土资源部有项审批权,竟是对矿泉水的跨省销售进行审批,依据是2003年部里的一则通知,并无法律效力。

  也许是历史惯性,也许是驾轻就熟,经简政放权,政府权力的“任性“虽说受到强烈的遏制,但还是有所反弹,或取消、下放的权力悬空;或审批“明放暗不放”;或名义上取消了,但换了“马甲”,又以备案、确认的名目出现;或由“二政府”、“红顶中介”继续运行在审批的“灰色地带”。如:2014年1月,国务院取消了由环保部门审批的“环境保护(污染治理)设施运营单位甲级资质认定”,环保部办公厅继而通知各省区直辖市环保部门负责的乙级、临时级资质审批也予以废止。但一个月之后,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却发出了另一份通知,规定相关评定工作由它负责。如此由“二政府”出面来阻拦简政放权,足见权力“任性”的遗绪!

  “四个全面”之一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说到底,就是依法治权,以简政放权的路径来限制政府的公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政府部门限权的不止是审批权,还有行政征收、行政确认、行政备案、行政处罚等权力,简政放权显然是全方位的,它将从根基上消弭权力的“任性”。这一举措,至少有三大优势:一是真正转变政府职能,使政府部门从“管制”走向“服务”,体现现代文明的底蕴;二是彰显出市场经济在经济社会中的主导地位,激发企业和市场的活力,激发社会创造的潜能;三是压缩“权力寻租”的空间,因为权力过大过多却又缺乏监督是滋生腐败的温床,恰如李克强总理所言:“治腐需治权”。

  概而言之,现如今人们肃思且力行简政放权,是基于这么一个认识前提,即:继续简政放权,在根除权力“任性”的同时,给社会和公民更多的权利空间,乃是当今最核心的改革取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