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月薪六千五难招普工是对转型的鞭策

2015-3-9 09:52:5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春节后企业招工难是否有所缓解?7日,广州市人社局等单位联合举行市区联动专场招聘会,记者走访发现,虽然应聘者不算少,但制造业企业,尤其是大量需要普工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仍难招到一线工人,有制衣厂甚至为一线工人开出了4000元-6500元的月薪,但一个上午只收到3份简历。(3月8日《新快报》)

  过节后的用人荒,在不同地方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不过在人口红利还未完全消失,实现充分就业还是政府的一项任务的情况下,劳动密集型企业即便提高了工资幅度,但招不到人依然属于常态——虽然随着民工返回潮的到来,用工荒的状况会有所好转,但“吃不饱”依然无法得到根本解决。其实这种状况已然存续了多年,而且将会不断的延续。在此情况下,劳动密集型企业比如传统的制衣厂、打火机、皮鞋厂、手袋厂的处境将会更加困难,利润空间将会进一步压缩。

  在珠三角、长三角,很多中小企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纷纷倒闭,其间原因就在于随着包括劳动力在内的生产成本的增加,传统的模式已然难以为继。同时随着生产成本的优势下降,区域竞争力也随之弱化,一些靠低成本而获利的国外生产企业,纷纷转移至生产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中国“世界制造中心”地位面临着极为严重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若不能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对传统制造业进行改造升级,让其有更大的获利空间和手段,解决靠高强度劳动成本获利的方式,那么“招不到人”的困境就始终难以破解。

  从应聘者的意愿来看,传统密集型制造企业“招工难”属于多种因素的叠加,其间既有服务业的崛起所形成的分流,也有劳动者权利保护意识的提高,用工权益已不再局限于对工资待遇的追求上,而更注重整个劳动环境的舒适度。因而从小的方面,也就是一个企业或者一个行业,要分析“人都跑到哪儿去了”,而整个国家则要思考“为什么劳动力不再愿去劳动密集型企业”。作为最大优势的劳动资本日益丧失,那么发展方式不转型就没有出路。

  同样在7日,南京人才市场举办了春节后规模最大的一场综合性人才招聘会,现场采访发现,为了“抢”人,用人单位纷纷亮出优惠条件,年薪40万-60万、父母感恩之旅、每年30天带薪年假、每月员工狂欢、90后专属团队……确切的说,这样的竞争与待遇令人倍感欣慰,说明劳动者有了更高的地位,也获得了资本方更大的重视。但由此也带来了水涨船高的就业预期,拉动了整个用工市场的用工成本增加,使得处于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处境更加艰难。

  要解决这样的困局,靠劳动力自降身价作贡献显然并不现实,而需要从理念到方式的全面转型。一方面用工方要摈弃那种低成本的偏见,注重营造良好的企业文化和成长环境,尤其是要以人性化体现对劳动权益的尊重和保护;另一方面要加大自身的转型,通过技术层面的创新而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若不能在劳动红利之外有所建树,那么“不变则死”就不会成为空话。从宏观层面来说,既要通过税收优惠或者信贷等方式,为传统制造企业的转型创造条件,又要发挥引导作用而防止政策的走偏,导致“吃人口红利”成为“吃政策红利”。从某种意义讲,月薪六千五难招普工对经济结构的转变和增长方式的转型,对如何实现创新驱动,提出了一个必须面对和解决的课题。

编辑点评:

    年年开春招工难,企业也该多用创新方法,吸引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月薪六千五难招普工是对转型的鞭策

2015年3月9日 09:52 来源:东方网

  春节后企业招工难是否有所缓解?7日,广州市人社局等单位联合举行市区联动专场招聘会,记者走访发现,虽然应聘者不算少,但制造业企业,尤其是大量需要普工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仍难招到一线工人,有制衣厂甚至为一线工人开出了4000元-6500元的月薪,但一个上午只收到3份简历。(3月8日《新快报》)

  过节后的用人荒,在不同地方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不过在人口红利还未完全消失,实现充分就业还是政府的一项任务的情况下,劳动密集型企业即便提高了工资幅度,但招不到人依然属于常态——虽然随着民工返回潮的到来,用工荒的状况会有所好转,但“吃不饱”依然无法得到根本解决。其实这种状况已然存续了多年,而且将会不断的延续。在此情况下,劳动密集型企业比如传统的制衣厂、打火机、皮鞋厂、手袋厂的处境将会更加困难,利润空间将会进一步压缩。

  在珠三角、长三角,很多中小企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纷纷倒闭,其间原因就在于随着包括劳动力在内的生产成本的增加,传统的模式已然难以为继。同时随着生产成本的优势下降,区域竞争力也随之弱化,一些靠低成本而获利的国外生产企业,纷纷转移至生产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国家,中国“世界制造中心”地位面临着极为严重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若不能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对传统制造业进行改造升级,让其有更大的获利空间和手段,解决靠高强度劳动成本获利的方式,那么“招不到人”的困境就始终难以破解。

  从应聘者的意愿来看,传统密集型制造企业“招工难”属于多种因素的叠加,其间既有服务业的崛起所形成的分流,也有劳动者权利保护意识的提高,用工权益已不再局限于对工资待遇的追求上,而更注重整个劳动环境的舒适度。因而从小的方面,也就是一个企业或者一个行业,要分析“人都跑到哪儿去了”,而整个国家则要思考“为什么劳动力不再愿去劳动密集型企业”。作为最大优势的劳动资本日益丧失,那么发展方式不转型就没有出路。

  同样在7日,南京人才市场举办了春节后规模最大的一场综合性人才招聘会,现场采访发现,为了“抢”人,用人单位纷纷亮出优惠条件,年薪40万-60万、父母感恩之旅、每年30天带薪年假、每月员工狂欢、90后专属团队……确切的说,这样的竞争与待遇令人倍感欣慰,说明劳动者有了更高的地位,也获得了资本方更大的重视。但由此也带来了水涨船高的就业预期,拉动了整个用工市场的用工成本增加,使得处于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处境更加艰难。

  要解决这样的困局,靠劳动力自降身价作贡献显然并不现实,而需要从理念到方式的全面转型。一方面用工方要摈弃那种低成本的偏见,注重营造良好的企业文化和成长环境,尤其是要以人性化体现对劳动权益的尊重和保护;另一方面要加大自身的转型,通过技术层面的创新而提高产品的附加值。若不能在劳动红利之外有所建树,那么“不变则死”就不会成为空话。从宏观层面来说,既要通过税收优惠或者信贷等方式,为传统制造企业的转型创造条件,又要发挥引导作用而防止政策的走偏,导致“吃人口红利”成为“吃政策红利”。从某种意义讲,月薪六千五难招普工对经济结构的转变和增长方式的转型,对如何实现创新驱动,提出了一个必须面对和解决的课题。

编辑点评:

    年年开春招工难,企业也该多用创新方法,吸引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