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养老金未全国统筹就"趴窝"?

2015-3-6 09:32: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谭浩俊 选稿:仲颖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近日透露,2014年职工养老征缴收入增长明显低于支出增长,养老基金收支缺口愈加明显,一些省份当期已经收不抵支。与此同时,养老金“趴窝”贬损现象也十分严重。按照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的测算,以CPI作为基准,养老金在过去20年贬值将近千亿元。

  那么,为什么养老金贬值现象如此严重呢?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按照现行规定,养老金只能存银行、买国债,至多由社保基金理事会购买一些股票。而恰恰是这一“偏门”投资,从2000年到2013年,其年均投资收益率达到了8.13%,远高于银行同期利率。

  那么,为什么不能按照市场化要求对养老金进行投资管理呢?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认为,主要是由于养老金不能全国统筹,因此不能启动投资管理。

  虽然不能说这样的看法没有道理,但是,也未必说得通。因为,养老金没有全国统筹,只是影响养老金投资一个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有关方面没有认真研究养老金的投资管理办法,没有真正想把养老金管理好。不仅养老金如此,住房公积金也如此,很多方面的专项基金都是如此。也就是说,中国在基金“趴窝”方面的损失,每年就不知有多少。

  事实上,对养老金而言,有关方面完全可以在没有实行全国统筹的情况下,研究一些具体的投资办法与举措。如投资有固定回报的公益事业、投资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等。而且,可以学习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通过地方政府托底的方式,投资地方重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保障房建设等。而且,利率可以低于银行贷款,既实现了养老金等的保值增值,又减轻了政府的负担,何必非要把钱给银行赚呢?如果每个地方的养老金结余,都能以投资的方式实现保值增值,养老金的贬损问题就能得到有效解决,地方政府也就多了一块资金来源。

  问题在于,在养老金全国统筹的步伐还没有迈出前,养老金投资的思路也被僵化的思维全部堵住了,似乎只有等养老金实行全国统筹了,养老金的投资措施才能出来,养老金才不至于“趴窝”。这样的管理思维,显然是不适合目前的改革和发展形势的。

  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步伐的加快,以及企业社会保障缴费负担过重,养老金的缺口压力也将越来越大。如何确保养老金发放不出现严重问题,确保养老金不成为各级政府的巨大负担,除了加快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步伐之外,加强养老金等的投资政策研究,也到了十分紧迫的地步。从眼下来看,投资的通道还是很多的。特别是铁路等基础设施投资、保障房建设等,还是具有巨大的投资空间的。特别是铁路建设,既没有风险,又有稳定的回报,且可以减轻铁路部门的负担,何乐而不为,就看有关方面有没有这样的魄力、有没有这样的创新思维。只要思路开拓,养老金的投资是会有更多出路的,养老金“趴窝”贬损的问题也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的。对此,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建议,养老金运营可以和国家经济发展目标结合,投入保障房、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等具有长期稳定收益的领域。希望谢代表的建议以及社会各方面的呼吁,能够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和关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养老金未全国统筹就"趴窝"?

2015年3月6日 09:32 来源:东方网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近日透露,2014年职工养老征缴收入增长明显低于支出增长,养老基金收支缺口愈加明显,一些省份当期已经收不抵支。与此同时,养老金“趴窝”贬损现象也十分严重。按照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的测算,以CPI作为基准,养老金在过去20年贬值将近千亿元。

  那么,为什么养老金贬值现象如此严重呢?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按照现行规定,养老金只能存银行、买国债,至多由社保基金理事会购买一些股票。而恰恰是这一“偏门”投资,从2000年到2013年,其年均投资收益率达到了8.13%,远高于银行同期利率。

  那么,为什么不能按照市场化要求对养老金进行投资管理呢?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认为,主要是由于养老金不能全国统筹,因此不能启动投资管理。

  虽然不能说这样的看法没有道理,但是,也未必说得通。因为,养老金没有全国统筹,只是影响养老金投资一个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有关方面没有认真研究养老金的投资管理办法,没有真正想把养老金管理好。不仅养老金如此,住房公积金也如此,很多方面的专项基金都是如此。也就是说,中国在基金“趴窝”方面的损失,每年就不知有多少。

  事实上,对养老金而言,有关方面完全可以在没有实行全国统筹的情况下,研究一些具体的投资办法与举措。如投资有固定回报的公益事业、投资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等。而且,可以学习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通过地方政府托底的方式,投资地方重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保障房建设等。而且,利率可以低于银行贷款,既实现了养老金等的保值增值,又减轻了政府的负担,何必非要把钱给银行赚呢?如果每个地方的养老金结余,都能以投资的方式实现保值增值,养老金的贬损问题就能得到有效解决,地方政府也就多了一块资金来源。

  问题在于,在养老金全国统筹的步伐还没有迈出前,养老金投资的思路也被僵化的思维全部堵住了,似乎只有等养老金实行全国统筹了,养老金的投资措施才能出来,养老金才不至于“趴窝”。这样的管理思维,显然是不适合目前的改革和发展形势的。

  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步伐的加快,以及企业社会保障缴费负担过重,养老金的缺口压力也将越来越大。如何确保养老金发放不出现严重问题,确保养老金不成为各级政府的巨大负担,除了加快社会保障制度改革步伐之外,加强养老金等的投资政策研究,也到了十分紧迫的地步。从眼下来看,投资的通道还是很多的。特别是铁路等基础设施投资、保障房建设等,还是具有巨大的投资空间的。特别是铁路建设,既没有风险,又有稳定的回报,且可以减轻铁路部门的负担,何乐而不为,就看有关方面有没有这样的魄力、有没有这样的创新思维。只要思路开拓,养老金的投资是会有更多出路的,养老金“趴窝”贬损的问题也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的。对此,全国人大代表谢子龙建议,养老金运营可以和国家经济发展目标结合,投入保障房、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等具有长期稳定收益的领域。希望谢代表的建议以及社会各方面的呼吁,能够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和关注。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