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有权不可任性"

2015-3-5 15:30:1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实习生李妍

【相关新闻】李克强:有权不可任性 所有行政审批都要明确时限

【相关专题】东方网全国两会特别报道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开幕,李克强总理在今天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今年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建立规范行政审批的管理制度。地方政府对应当放给市场和社会的权力,要彻底放、不截留。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所有行政审批事项都要简化程序,明确时限,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乘法’”。

  “任性”,出自网络语言,现在用得火热。意即“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不管他人的想法”,所谓“有钱就这么任性”。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接地气”,用了调侃性的话语——“任性”。

  在严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用“任性”两字,是十分妥帖的。这是警惕“行政权力”容易犯得一种毛病。公权力主要包括立法权、行政权、监察权,其中执行操作的“行政权”份量很重,展开来说,行政权即是“配置、决策、运作”人、财、物的权力和权利。“公权力”是个好东西,革命就是夺权的“你死我活”的过程。革命胜利、夺取政权后,用权又是重要的。用好权,可以为人民谋利益、增福祉。然而,倘若掌握和运作“公权力”的人出问题,就是“以公权力谋取私利”,行政权就变了质,即出现腐败情况。我们的政府是人民政府,政府权力是人民授予的,政府部门和工作人员是否以这种“公权力”尽心尽职为人民,关系我们政权的颜色变不变的大问题。先哲孟德斯鸠说过,公权力有“天然”扩张的特性,一定要有监督将之限制住。习近平总书记说得更形象——“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就说到了要害上。

  行政权力中的审批权是个“源头”,是各方面争夺的对象。有了审批权,就有“寻租”行为,李克强总理严厉地抨击了“寻租”行为。“寻租”,简言之:不是通过经济的发展来增加财富,而是通过寻找相关官员的批件来“增加”财富,审批权就是这方面的“获利源泉”。在这些人那里,“公关”活动其实就是一种“攻关”,由此演出着商场“官商勾结”的一幕幕“活剧”。

  党和政府早已意识到这点。改革开放以来,经历胡锦涛、温家宝阶段十年的努力,就国家层面,行政审批权从4000多项,减至1700多项,李克强总理在上任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在他任期的这五年,还要减少三分之一,即再减500多项。两年多来,人们欣喜地看到,审批权削减和调整已经达到这个幅度。已经过去的这一年就减少和调整200多项。而且,李克强总理提出,“深化商事制度改革,进一步简化注册资本登记,逐步实现‘三证合一’,清理规范中介服务。制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公布省级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切实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地方政府对应当放给市场和社会的权力,要彻底放、不截留,对上级下放的审批事项,要接得住、管得好”。“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乘法’”。并对官员的勤政提出更高要求,有懒政怠政的,要严厉追责以至处罚。

  “有权不可任性”。是政府的承诺,是一种担当。政府工作报告对新一年的工作提出要求时,首先对政府自己提出高要求。“打铁还得自身硬”。我想,有这一条,就有了说服力。为此,我们预期乐观,信心满满。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有权不可任性"

2015年3月5日 15:30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李克强:有权不可任性 所有行政审批都要明确时限

【相关专题】东方网全国两会特别报道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开幕,李克强总理在今天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今年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建立规范行政审批的管理制度。地方政府对应当放给市场和社会的权力,要彻底放、不截留。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所有行政审批事项都要简化程序,明确时限,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乘法’”。

  “任性”,出自网络语言,现在用得火热。意即“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不管他人的想法”,所谓“有钱就这么任性”。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接地气”,用了调侃性的话语——“任性”。

  在严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用“任性”两字,是十分妥帖的。这是警惕“行政权力”容易犯得一种毛病。公权力主要包括立法权、行政权、监察权,其中执行操作的“行政权”份量很重,展开来说,行政权即是“配置、决策、运作”人、财、物的权力和权利。“公权力”是个好东西,革命就是夺权的“你死我活”的过程。革命胜利、夺取政权后,用权又是重要的。用好权,可以为人民谋利益、增福祉。然而,倘若掌握和运作“公权力”的人出问题,就是“以公权力谋取私利”,行政权就变了质,即出现腐败情况。我们的政府是人民政府,政府权力是人民授予的,政府部门和工作人员是否以这种“公权力”尽心尽职为人民,关系我们政权的颜色变不变的大问题。先哲孟德斯鸠说过,公权力有“天然”扩张的特性,一定要有监督将之限制住。习近平总书记说得更形象——“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就说到了要害上。

  行政权力中的审批权是个“源头”,是各方面争夺的对象。有了审批权,就有“寻租”行为,李克强总理严厉地抨击了“寻租”行为。“寻租”,简言之:不是通过经济的发展来增加财富,而是通过寻找相关官员的批件来“增加”财富,审批权就是这方面的“获利源泉”。在这些人那里,“公关”活动其实就是一种“攻关”,由此演出着商场“官商勾结”的一幕幕“活剧”。

  党和政府早已意识到这点。改革开放以来,经历胡锦涛、温家宝阶段十年的努力,就国家层面,行政审批权从4000多项,减至1700多项,李克强总理在上任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在他任期的这五年,还要减少三分之一,即再减500多项。两年多来,人们欣喜地看到,审批权削减和调整已经达到这个幅度。已经过去的这一年就减少和调整200多项。而且,李克强总理提出,“深化商事制度改革,进一步简化注册资本登记,逐步实现‘三证合一’,清理规范中介服务。制定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公布省级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切实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地方政府对应当放给市场和社会的权力,要彻底放、不截留,对上级下放的审批事项,要接得住、管得好”。“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活力的‘乘法’”。并对官员的勤政提出更高要求,有懒政怠政的,要严厉追责以至处罚。

  “有权不可任性”。是政府的承诺,是一种担当。政府工作报告对新一年的工作提出要求时,首先对政府自己提出高要求。“打铁还得自身硬”。我想,有这一条,就有了说服力。为此,我们预期乐观,信心满满。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