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规范干部家属经商,上海勇挑大梁

2015-2-28 17:16: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亮 选稿:项凌

  相关评论:

    东方网:从严治党也需"先行先试"

  东方网:上海点穴式整治领导干部配偶子女经商问题

    解放日报:上海下猛药治"家庭腐败"

  上海观察:深改组“点将”上海再担先行责任

  上海观察:新担当规范干部亲属经商

    上海观察:抓住了从严管理干部的牛鼻子

  澎湃新闻:规范领导配偶子女经商试点为何首选上海?

  多少年来,人们心目中的改革就是要解放思想放开手脚,打破条条框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习近平同志领导的党中央在法治下推进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推出一批能叫得响、立得住、群众认可的硬招实招。循此路线,上海在继自贸区、司法改革等先行先试行动之后,这次又提出了《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的意见》,并得到中央深改组的肯定和支持。上海市率先规范干部家属经商的举动,显示出上海在从严治党、依法治国方面勇挑大梁,主动加压,回应了人民群众的期待,符合社会发展的潮流。无论是对于中国改革开放的30多年历程,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百年征途,还是上海大都市治理的数百年演进,都标志着向前又迈进了一大步。诚如韩正书记所言:“这项工作在上海试点,是中央对上海的信任,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在市场化转型的当代社会,干部家属的言行给党风廉政建设、政府公信力提出了新的挑战。且不说干部家属出国导致的裸官现象令人咂舌,干部家属的经营办企业也拷问着社会良知。它集公共权力与私人经营于一体,以“领导身边人”的身份去做私人企业的事情,模糊了公与私的界限,应该怎样看待?有人说,反贪的重点应当是盯防领导干部本人,现在却把规范重点扩张到干部的家属身上,实属无的放矢。对于这些人而言,既不公平也无法理依据。配偶子女有意无意地借助领导的声望,也只是合理运用自身资源,达不到贪腐的程度。是的,在这个快速变动的市场经济社会,每个人都有权运用自身的资源优势去获得成功机会,但是总是还有一些社会价值底线是不可放弃的。王岐山推荐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早就指出,权钱交易是国家系统性腐败的根源。一旦官员通过其亲属、情人或朋友开办私人企业,并让其在权力的庇护下经营,就会产生严重的行为目标异化,严重破坏公共权力的运行规则。更何况,我国还存在着社会传统中的“荫庇文化”,制度设计中“权力创造市场”、“对一把手缺乏监督”等客观因素,都加剧了人们对干部家属经营可能会滋生腐败的担忧。

  在国际社会,涉及官员亲属的裙带式腐败被称为“族阀主义”(nepotism)。根据国际透明组织(TI)的研究,这种腐败不仅扭曲政府的公共决策,还给社会带来难以估量的间接损失。比如公共资源使用的低效与浪费、激化地方民怨、损害市场公平竞争、恶化社会服务、损害社会伦理道德、败坏社会风气、危及民主法治的权威性。欧美等国虽然未在《公务员法》中限制官员亲属的市场活动,但是通过官员财产公示、利益关系回避、政治透明化等一整套“阳光法案”,有效地遏制权钱交易的可能性。在我国法治建设不尽完善,公民法治意识有待加强的现阶段,规范干部亲属经营是一把有力的反腐利器,必将排除权力寻租的“水分”,减少权钱交易的“戏份”。

  据报道,国务院虽然早在1985年就出台相关规范,但是却存在着规定的可操作性不强、执法过于宽松等原因而收效甚微。在不久前,中央巡视组发现某些干部家属的不当经商活动已经成为“当前作风建设的典型矛盾”、“群众意见的集中所在”。因此,中央要在这个时候、在上海做这个试点可谓恰当其时。在多元化的现代社会,很多人对如何判断是与非、违法腐败与正当改革的标准感到迷茫,甚至颠覆了最基本的社会价值。上海的试点改革昭示出十八大全面深化改革、建设廉洁政治的关键点:反腐风暴不仅仅是惩罚贪腐犯罪分子,而是要构建一套为社会达成共识、广为人民群众所接受的法律、道德规范,并最终形成经济发展、政治清明、文化昌盛、社会公正、生态良好的国家治理新秩序。(作者为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规范干部家属经商,上海勇挑大梁

2015年2月28日 17:16 来源:东方网

  相关评论:

    东方网:从严治党也需"先行先试"

  东方网:上海点穴式整治领导干部配偶子女经商问题

    解放日报:上海下猛药治"家庭腐败"

  上海观察:深改组“点将”上海再担先行责任

  上海观察:新担当规范干部亲属经商

    上海观察:抓住了从严管理干部的牛鼻子

  澎湃新闻:规范领导配偶子女经商试点为何首选上海?

  多少年来,人们心目中的改革就是要解放思想放开手脚,打破条条框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习近平同志领导的党中央在法治下推进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推出一批能叫得响、立得住、群众认可的硬招实招。循此路线,上海在继自贸区、司法改革等先行先试行动之后,这次又提出了《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管理的意见》,并得到中央深改组的肯定和支持。上海市率先规范干部家属经商的举动,显示出上海在从严治党、依法治国方面勇挑大梁,主动加压,回应了人民群众的期待,符合社会发展的潮流。无论是对于中国改革开放的30多年历程,国家治理现代化的百年征途,还是上海大都市治理的数百年演进,都标志着向前又迈进了一大步。诚如韩正书记所言:“这项工作在上海试点,是中央对上海的信任,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在市场化转型的当代社会,干部家属的言行给党风廉政建设、政府公信力提出了新的挑战。且不说干部家属出国导致的裸官现象令人咂舌,干部家属的经营办企业也拷问着社会良知。它集公共权力与私人经营于一体,以“领导身边人”的身份去做私人企业的事情,模糊了公与私的界限,应该怎样看待?有人说,反贪的重点应当是盯防领导干部本人,现在却把规范重点扩张到干部的家属身上,实属无的放矢。对于这些人而言,既不公平也无法理依据。配偶子女有意无意地借助领导的声望,也只是合理运用自身资源,达不到贪腐的程度。是的,在这个快速变动的市场经济社会,每个人都有权运用自身的资源优势去获得成功机会,但是总是还有一些社会价值底线是不可放弃的。王岐山推荐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早就指出,权钱交易是国家系统性腐败的根源。一旦官员通过其亲属、情人或朋友开办私人企业,并让其在权力的庇护下经营,就会产生严重的行为目标异化,严重破坏公共权力的运行规则。更何况,我国还存在着社会传统中的“荫庇文化”,制度设计中“权力创造市场”、“对一把手缺乏监督”等客观因素,都加剧了人们对干部家属经营可能会滋生腐败的担忧。

  在国际社会,涉及官员亲属的裙带式腐败被称为“族阀主义”(nepotism)。根据国际透明组织(TI)的研究,这种腐败不仅扭曲政府的公共决策,还给社会带来难以估量的间接损失。比如公共资源使用的低效与浪费、激化地方民怨、损害市场公平竞争、恶化社会服务、损害社会伦理道德、败坏社会风气、危及民主法治的权威性。欧美等国虽然未在《公务员法》中限制官员亲属的市场活动,但是通过官员财产公示、利益关系回避、政治透明化等一整套“阳光法案”,有效地遏制权钱交易的可能性。在我国法治建设不尽完善,公民法治意识有待加强的现阶段,规范干部亲属经营是一把有力的反腐利器,必将排除权力寻租的“水分”,减少权钱交易的“戏份”。

  据报道,国务院虽然早在1985年就出台相关规范,但是却存在着规定的可操作性不强、执法过于宽松等原因而收效甚微。在不久前,中央巡视组发现某些干部家属的不当经商活动已经成为“当前作风建设的典型矛盾”、“群众意见的集中所在”。因此,中央要在这个时候、在上海做这个试点可谓恰当其时。在多元化的现代社会,很多人对如何判断是与非、违法腐败与正当改革的标准感到迷茫,甚至颠覆了最基本的社会价值。上海的试点改革昭示出十八大全面深化改革、建设廉洁政治的关键点:反腐风暴不仅仅是惩罚贪腐犯罪分子,而是要构建一套为社会达成共识、广为人民群众所接受的法律、道德规范,并最终形成经济发展、政治清明、文化昌盛、社会公正、生态良好的国家治理新秩序。(作者为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