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局长为何敢"搬出又搬进"?

2015-2-27 09:32:30

来源:东方网 作者:金海燕 选稿:仲颖

【相关新闻】湖北一官员“风声过后”搬回超标办公室 被免职 

【相关评论】有多少超标办公室“搬出搬进”   

为应付检查搬到小办公室,“风声过后”又搬回超标办公室。湖北十堰市人社局局长孙照军在“清房改革”中玩起了“搬出又搬进”游戏。25日,记者从湖北十堰市了解到,近日,孙照军因违规使用办公用房被免职。(2月26日《新华网》)

  据十堰市纪委介绍,孙局长原办公室为一套间,外间约21平方米作为会客室,里间面积约41平方米作为其办公室。2014年4月,根据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有关精神和十堰市党政机关办公用房清理整改要求,孙局长从里间搬到外间办公,将里间原办公室封存,钥匙交办公室保管。2014年8月底,未经请示批准,擅自从外间搬回里间办公,明显超过《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规定的面积标准。

  作为党委书记和一局之长的孙照军,在领导本单位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至少弄清了自己该在多大的办公室里办公的问题,所以才会从41平米的超标办公室搬出,尽管在当时恐怕未必心甘情愿,但在民主生活会上,我猜想至少曾经表态“通过学习提高了认识”之类。然而却在4个月以后,又“擅自”搬进了超标办公室。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孙局长敢于玩弄“搬出又搬进”的游戏?我想原因无非有三:

  首先,孙局长本人内在的享乐主义思想,并没有在群众路线教育中受到触动。从超标办公室里搬出,其实只是在压力下的无奈之举,而享乐的思想、对超标办公室的留恋却无时无刻在他的头脑中回荡,一有机会,就会冒出头来。由此也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要让我们的干部真正从思想和行动上实践群众路线,不是靠一两次教育活动,就能完成的。追求享乐是人的一种本性,要把这种本性限制在一定范围内,自然有很大的困难,不仅要有相应的制度约束,而且需要不断的教育,激发自觉。

  其次,长期运动式的作风整顿,使一些干部已经养成了整顿作风都上“一阵风”的传统观念,当年整顿吃喝风,大张旗鼓,又是规定只能“四菜一汤”,又是在食堂吃份饭,风头似乎很足,然而风头一过,一切都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这种运动式整顿多了,就使一些干部把这次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反对“四风”,也当成了一次运动式的整顿,什么禁止公款大吃大喝,什么清理办公用房,都只是“一阵风”,只要避过这“风头”,就能恢复原样。孙局长的“搬出又搬进”,就是一次活脱脱的“避风头”表演。对此,确实需要像十堰市那样,经常来个“回头看”,把“改进工作作风永远在路上”落到实处,才能让那些习惯于看风使舵的人,认识到依靠“避风头”的小聪明,一定会落个头破血流的下场。

  第三,孙局长虽然从超标办公室里搬了出来,但那办公室并没有用在更需要的地方,而只是将超标办公室封存,实际上只是一次应付式的处理,不仅为孙局长搬回超标办公室创造了条件,而且给孙局长搬回超标办公室提供了“充分的理由”——我用,还在发挥一定的作用;封存,就是十足的浪费。中央出台“清房改革”,目的一方面固然是为了抑制某些干部中存在讲排场的风气,更重要的还在于通过清理超标办公室,压缩办公用房,让那些清出的房屋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如今把清出的超标办公室都一封了事,岂不是造成了二次浪费?由此可见,要真正实施“清房改革”,需要地方政府统筹安排,决不是一“封”就能了事。

  应当感谢孙局长,让我们看了一次“搬出又搬进”表演,使我们从中感受到了反对“四风”的长期性和艰巨性,从而提醒我们,面对当前取得的成绩,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搬出又搬进”之类的表演还会不断出现。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局长为何敢"搬出又搬进"?

2015年2月27日 09:32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湖北一官员“风声过后”搬回超标办公室 被免职 

【相关评论】有多少超标办公室“搬出搬进”   

为应付检查搬到小办公室,“风声过后”又搬回超标办公室。湖北十堰市人社局局长孙照军在“清房改革”中玩起了“搬出又搬进”游戏。25日,记者从湖北十堰市了解到,近日,孙照军因违规使用办公用房被免职。(2月26日《新华网》)

  据十堰市纪委介绍,孙局长原办公室为一套间,外间约21平方米作为会客室,里间面积约41平方米作为其办公室。2014年4月,根据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有关精神和十堰市党政机关办公用房清理整改要求,孙局长从里间搬到外间办公,将里间原办公室封存,钥匙交办公室保管。2014年8月底,未经请示批准,擅自从外间搬回里间办公,明显超过《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规定的面积标准。

  作为党委书记和一局之长的孙照军,在领导本单位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至少弄清了自己该在多大的办公室里办公的问题,所以才会从41平米的超标办公室搬出,尽管在当时恐怕未必心甘情愿,但在民主生活会上,我猜想至少曾经表态“通过学习提高了认识”之类。然而却在4个月以后,又“擅自”搬进了超标办公室。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孙局长敢于玩弄“搬出又搬进”的游戏?我想原因无非有三:

  首先,孙局长本人内在的享乐主义思想,并没有在群众路线教育中受到触动。从超标办公室里搬出,其实只是在压力下的无奈之举,而享乐的思想、对超标办公室的留恋却无时无刻在他的头脑中回荡,一有机会,就会冒出头来。由此也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要让我们的干部真正从思想和行动上实践群众路线,不是靠一两次教育活动,就能完成的。追求享乐是人的一种本性,要把这种本性限制在一定范围内,自然有很大的困难,不仅要有相应的制度约束,而且需要不断的教育,激发自觉。

  其次,长期运动式的作风整顿,使一些干部已经养成了整顿作风都上“一阵风”的传统观念,当年整顿吃喝风,大张旗鼓,又是规定只能“四菜一汤”,又是在食堂吃份饭,风头似乎很足,然而风头一过,一切都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这种运动式整顿多了,就使一些干部把这次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和反对“四风”,也当成了一次运动式的整顿,什么禁止公款大吃大喝,什么清理办公用房,都只是“一阵风”,只要避过这“风头”,就能恢复原样。孙局长的“搬出又搬进”,就是一次活脱脱的“避风头”表演。对此,确实需要像十堰市那样,经常来个“回头看”,把“改进工作作风永远在路上”落到实处,才能让那些习惯于看风使舵的人,认识到依靠“避风头”的小聪明,一定会落个头破血流的下场。

  第三,孙局长虽然从超标办公室里搬了出来,但那办公室并没有用在更需要的地方,而只是将超标办公室封存,实际上只是一次应付式的处理,不仅为孙局长搬回超标办公室创造了条件,而且给孙局长搬回超标办公室提供了“充分的理由”——我用,还在发挥一定的作用;封存,就是十足的浪费。中央出台“清房改革”,目的一方面固然是为了抑制某些干部中存在讲排场的风气,更重要的还在于通过清理超标办公室,压缩办公用房,让那些清出的房屋用在更需要的地方。如今把清出的超标办公室都一封了事,岂不是造成了二次浪费?由此可见,要真正实施“清房改革”,需要地方政府统筹安排,决不是一“封”就能了事。

  应当感谢孙局长,让我们看了一次“搬出又搬进”表演,使我们从中感受到了反对“四风”的长期性和艰巨性,从而提醒我们,面对当前取得的成绩,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否则,“搬出又搬进”之类的表演还会不断出现。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