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号课题”专家谈】重建社区认同感和归属感

2015-2-15 08:24:4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曹东勃 选稿:项凌


  编者按:东方网前期连续推出六篇《上海之道》系列报道,结合社区的具体实践,就2014年上海市委“一号课题”成果进行详细解读。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继续邀请专家,站在历史与现实的角度,力求对上海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进行更深的思考。今天刊发第六篇:《重建社区的公共性》

【相关专题】上海之道·全面深改突破 社会治理创新
【相关评论】
【"一号课题"专家谈】国家与社会的互动与共赢
            【"一号课题"专家谈】基层治理转型中的深层问题
            【"一号课题"专家谈】街道招商引资的错位与回归

            【"一号课题"专家谈】街道停招后的三对重要关系
            【"一号课题"专家谈】大镇大居的治理路线图 

  社区,本是一个泛指意义上的社会学术语,最早由费孝通先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从德国社会学家滕尼斯的《社区与社会》(今译《共同体与社会》)中译出。滕尼斯意义上的社区是在区域、利益、社会交往和文化方面具有某种共同点和一定认同感的“小共同体”,基于这样的共同点和认同感,能够产生某些“集体行动”。而在今天,社区一词则被广泛使用于城市甚至农村社会治理之中,对应着特定的行政层级。类似XX社区、XX社区委员会、农村新型社区的字样,比比皆是,给人们的理解带来不少困扰。

  社区的行政化,在计划经济时期似乎并无不妥,甚至可说是相当匹配。在低流动性的年代,农村人口与公社制绑定,“三级所有、队为基础”锁定了生产队作为农民的基本认同单位和行动单位;城市人口则与单位制绑定,除了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普遍的工业化冲动造就的大大小小的工矿企业,也在城市中形成了错落有致的单元房。生产节奏与生活节奏无缝对接,工作场所与居住空间比邻而建。城乡、工农,到处一派同质化的景观。公社下发通知,工厂传达指示,挨家挨户敲门肯定是一个不少。这时的社区,本身就是单位的延伸,是一种不自觉的被行政化。

  这种行政化的惯性延续到改革开放之后,就导致社会治理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巨大背离。主要表现有二:一是多种所有制形式催生了个体经济、私营经济、民办非企业、社会中介组织等新兴社会组织,相应地形成了个体户、私营企业主、自由职业者等新兴社会阶层。这些“增量”部分的出现和“存量”部分的改革,消解了单位制的经济基础。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后的住房商品化改革与城市规划和开发进程的加快,使原有的固着于特定人事、身份关系的社区内角色,在新的房屋产权的契约关系基础上重新洗牌并自由组合。这些“增量”空间结构的出现和“存量”空间结构的调整,打乱了单位制的传统布局。上述二端叠加,造就了城市快速扩张过程中社区数量和结构的根本性改变,令传统基于单位制的行政化管理手段难于应对。

  个人的自由流动、自由更换职业与身份,在瓦解了旧秩序的同时,却并未建立新的有机联系,产生新的集体行动,达致新的稳态。所以,我们会倾向于不和陌生人说话;对住了几年的邻居一无所知,忘记买葱了也不好意思像老辈人在筒子楼或弄堂里那样找街坊邻居去借;每天只有遛狗的时候才会注意到其他同样遛狗的住户,而实际上很可能狗与狗之间都已经气味相投了,人却还没有混得脸熟。有良心的开发商也许会规划出一些公共空间——不只是绿地,还可以有健身场所、广场、食堂……。但即便没有这些,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争吵,个体化的时代,人们对“公共人的衰落”习以为常。

  上述情形,与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帕特南在其名著《独自打保龄——美国社区的衰落与复兴》所描述的场景颇为神似。这本书的名字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保龄球运动的背后隐含着社会交往的深层含义,人们在运动之余休息时可以喝啤酒、吃甜点、谈天气、谈理想,这使得它成为一种公共空间。一个人独自打保龄,指的就是公共性的丧失。

  由僵硬的传统社区匆忙一跃,进入碎片化的后现代社区,如何在呵护个体自主性的同时,重建社区的公共性?上海在年初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意见》中提出加强社区共治,激发多元主体活力:“建立健全以居民区党组织为领导核心,居委会为主导,居民为主体,业委会、物业公司、驻区单位、群众团体、社会组织、群众活动团队等共同参与的居民区治理架构。”

  在业已存在的多元主体中,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是最重要的三方。这三者两两制约,互相之间都各有一些共同职能,也都各有一些天然的对抗之处。比如,居委会代表居民,业委会代表业主,物业公司代表企业。业主与居民的身份可能一致,但在大流动的时代也很可能分离。业主拥有房屋所有权,居民拥有房屋居住权(承租权),而物业拥有小区的“实际管理权”。城市小区里的这种所有权、居住权和管理权的三权分离,像极了农村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三权分离,也很像历史上业权与佃权之间的角力。三权分离的另一面,其实是三权平衡。“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也就是把这门平衡术练得更加精益求精、炉火纯青。

  滕尼斯认为,人类的真正生活须臾离不开社区。加强社区治理的制度设计,目的是为了在一盘散沙的原子化个体间重建自组织的能力,在陌生人社会中重建社区认同感和归属感,在物质丰裕的年代重建人与人之间相互依赖的内生联系。这当然是一项宏大而有意义的计划。(作者为华东理工大学中国城乡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一号课题”专家谈】重建社区认同感和归属感

2015年2月15日 08:24 来源:东方网


  编者按:东方网前期连续推出六篇《上海之道》系列报道,结合社区的具体实践,就2014年上海市委“一号课题”成果进行详细解读。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继续邀请专家,站在历史与现实的角度,力求对上海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进行更深的思考。今天刊发第六篇:《重建社区的公共性》

【相关专题】上海之道·全面深改突破 社会治理创新
【相关评论】
【"一号课题"专家谈】国家与社会的互动与共赢
            【"一号课题"专家谈】基层治理转型中的深层问题
            【"一号课题"专家谈】街道招商引资的错位与回归

            【"一号课题"专家谈】街道停招后的三对重要关系
            【"一号课题"专家谈】大镇大居的治理路线图 

  社区,本是一个泛指意义上的社会学术语,最早由费孝通先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从德国社会学家滕尼斯的《社区与社会》(今译《共同体与社会》)中译出。滕尼斯意义上的社区是在区域、利益、社会交往和文化方面具有某种共同点和一定认同感的“小共同体”,基于这样的共同点和认同感,能够产生某些“集体行动”。而在今天,社区一词则被广泛使用于城市甚至农村社会治理之中,对应着特定的行政层级。类似XX社区、XX社区委员会、农村新型社区的字样,比比皆是,给人们的理解带来不少困扰。

  社区的行政化,在计划经济时期似乎并无不妥,甚至可说是相当匹配。在低流动性的年代,农村人口与公社制绑定,“三级所有、队为基础”锁定了生产队作为农民的基本认同单位和行动单位;城市人口则与单位制绑定,除了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普遍的工业化冲动造就的大大小小的工矿企业,也在城市中形成了错落有致的单元房。生产节奏与生活节奏无缝对接,工作场所与居住空间比邻而建。城乡、工农,到处一派同质化的景观。公社下发通知,工厂传达指示,挨家挨户敲门肯定是一个不少。这时的社区,本身就是单位的延伸,是一种不自觉的被行政化。

  这种行政化的惯性延续到改革开放之后,就导致社会治理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巨大背离。主要表现有二:一是多种所有制形式催生了个体经济、私营经济、民办非企业、社会中介组织等新兴社会组织,相应地形成了个体户、私营企业主、自由职业者等新兴社会阶层。这些“增量”部分的出现和“存量”部分的改革,消解了单位制的经济基础。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后的住房商品化改革与城市规划和开发进程的加快,使原有的固着于特定人事、身份关系的社区内角色,在新的房屋产权的契约关系基础上重新洗牌并自由组合。这些“增量”空间结构的出现和“存量”空间结构的调整,打乱了单位制的传统布局。上述二端叠加,造就了城市快速扩张过程中社区数量和结构的根本性改变,令传统基于单位制的行政化管理手段难于应对。

  个人的自由流动、自由更换职业与身份,在瓦解了旧秩序的同时,却并未建立新的有机联系,产生新的集体行动,达致新的稳态。所以,我们会倾向于不和陌生人说话;对住了几年的邻居一无所知,忘记买葱了也不好意思像老辈人在筒子楼或弄堂里那样找街坊邻居去借;每天只有遛狗的时候才会注意到其他同样遛狗的住户,而实际上很可能狗与狗之间都已经气味相投了,人却还没有混得脸熟。有良心的开发商也许会规划出一些公共空间——不只是绿地,还可以有健身场所、广场、食堂……。但即便没有这些,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争吵,个体化的时代,人们对“公共人的衰落”习以为常。

  上述情形,与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帕特南在其名著《独自打保龄——美国社区的衰落与复兴》所描述的场景颇为神似。这本书的名字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保龄球运动的背后隐含着社会交往的深层含义,人们在运动之余休息时可以喝啤酒、吃甜点、谈天气、谈理想,这使得它成为一种公共空间。一个人独自打保龄,指的就是公共性的丧失。

  由僵硬的传统社区匆忙一跃,进入碎片化的后现代社区,如何在呵护个体自主性的同时,重建社区的公共性?上海在年初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意见》中提出加强社区共治,激发多元主体活力:“建立健全以居民区党组织为领导核心,居委会为主导,居民为主体,业委会、物业公司、驻区单位、群众团体、社会组织、群众活动团队等共同参与的居民区治理架构。”

  在业已存在的多元主体中,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是最重要的三方。这三者两两制约,互相之间都各有一些共同职能,也都各有一些天然的对抗之处。比如,居委会代表居民,业委会代表业主,物业公司代表企业。业主与居民的身份可能一致,但在大流动的时代也很可能分离。业主拥有房屋所有权,居民拥有房屋居住权(承租权),而物业拥有小区的“实际管理权”。城市小区里的这种所有权、居住权和管理权的三权分离,像极了农村的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三权分离,也很像历史上业权与佃权之间的角力。三权分离的另一面,其实是三权平衡。“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也就是把这门平衡术练得更加精益求精、炉火纯青。

  滕尼斯认为,人类的真正生活须臾离不开社区。加强社区治理的制度设计,目的是为了在一盘散沙的原子化个体间重建自组织的能力,在陌生人社会中重建社区认同感和归属感,在物质丰裕的年代重建人与人之间相互依赖的内生联系。这当然是一项宏大而有意义的计划。(作者为华东理工大学中国城乡发展研究中心副教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