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绝不能让"利器"变成"钝器"

2015-2-11 11:13:2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桑怡

  近日,读了江金权《怎样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以下简称《批评》),很有感触,著作近8万字,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从我们党区别于其他党的显著特点、树立正确的批评观、善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等方面做了深入、具体、生动阐述,思想深刻,针对性、操作性、参考性强,是提升党员自身修养水平、积极投身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及“回头看”的一本很好的辅导教材。

  作者在序言中引用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增强党组织战斗力、维护党的团结统一的有效武器”。“现在,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个‘利器’在很多地方变成了‘钝器’,锈迹斑斑,对问题触及不到、触及不深,就像鸡毛掸子打屁股不痛不痒,有的甚至把自我批评变成了自我表扬,相互批评变成了互相吹捧。这次教育实践活动,要在批评与自我批评上好好下一番功夫”。

  《批评》一书对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形成做了历史性的解析。建党初期,“由于党员少且分散,加之家长制作风压抑了党内民主”,发生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首先提出用批评与自我批评,将之作为“增加党的战斗力的武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内又发生王明“以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自居、压制不同意见”不良作风,以“左”的思想指挥“第五次反围剿”,党遭受重创。延安时期,党轰轰烈烈开展的整风运动,第一次大规模实践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利器”。作者又分析了党建国以后的党的多次实践活动,批评与自我批评成为我们党的标志性的优良作风。

  “文革”结束、发展市场经济以后,人们发现,党的三大优良作风“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变了味,变成了社会上流行的顺口溜“理论联系实惠、密切联系领导、表扬与自我表扬”,这最后一句就是对党内批评状况的不满。确实,党内批评常常出现“自我批评谈情况,相互批评提希望”,甚至滋生着“吹捧与自我吹捧”不良风气。“利器”变成了“钝器”啊!

  江金权在著作中对“恢复批评与自我批评‘利器’本色”作了深入的阐述。作者认为,“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难”,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就现实看,主要是不少党员、干部有思想障碍,对待批评总是“怕”字当头:批评上级,怕得罪领导;批评同级,怕陷入孤立;批评下级,怕丢选票;批评自己,怕丢面子。还有怕踢了别人“痛处”,人家就会揭自己的“伤疤”。于是,如习近平所说,“对上级放‘礼炮’,对同级放‘哑炮’,对自己放‘空炮’,最后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这种状况其实说到底,是私心作怪,为人情、关系、利益所累。作者深一步分析,党内生活,“严是爱,宽是害”,不进行党内批评,不能经常“拉拉袖子、提提醒”,“小洞不补,大洞吃苦”。党内善意批评,正所谓“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情)却有晴(情)”。

  《批评》认为,恢复“利器”本色,重要的在于领导率先垂范。“风成于上,习化于下”,才能打消党员不敢批评、不愿批评的观望态度和顾虑担忧。本书还从方法论上解析了正确开展批评的十大要领,分析了批评领导、批评同级、批评下级的技巧,给人有益的启发。

  我体会,正确地对待上级,尤其是一把手;领导正确地对待下属,尤其是下级的不同以至批评意见,是批评与自我批评正常地进行的关键。在此联想两个问题。

  一是官僚主义会造成批评“利器”的钝化。人民群众是党的力量的源泉和胜利之本,脱离了实际、脱离了群众,那些领导干部就会自视比群众高明,把“依靠群众”,变成“指挥群众”,把落实党的战略政策、为群众造福祉,变成“我”“赐予群众福利”。久而久之,就会不深入基层第一线,不关心群众疾苦,高高在上、粗枝大叶,靠“拍脑袋”过日子。

  有人说,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相连,搞市场经济自然会滋长民主作风、少官僚主义。这话讲得并不那么准确。市场经济的运作中有一种“科层制”方式,科层制又称理性官僚制或官僚制。它是由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提出的,建立在其组织社会学的基础之上,按照通行的解释,科层制指的是一种权力依职能和职位进行分工和分层,以规则为管理主体的组织体系和管理方式,也就是说,它既是一种组织结构,又是一种管理方式。这种方式,“内部分工,且每一成员的权力和责任都有明确规定”,“职位分等,下级接受上级指挥”“组织内部有严格的规定、纪律、并毫无例外地普遍适用”等,倘若机械地执行,就会出现官僚主义。“科层制”也称为“官僚制”。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看到,私企与外企运用的就是“科层制”,那种“一级压一级”,领导意见下级难说“NO”,领导没有民主管理作风、官僚主义的情况比比皆是。看来,市场经济情况下,官僚主义同样有滋生土壤。由此,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不仅在党内需要发扬,整个社会同样需要发扬。

  二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被削弱,社会会出现另一种戾气。戾气,这个中国文字过去很少用的词汇,现在频频出现于媒体上。一般指“无对象的反社会的暴力行为”。在字典解释中,这是“戾”的第二解释,第一“字义”是“乖张之气”。“戾”,老祖宗造字,“房间里养条狗”,第一是“乖张”,第二是“暴力”。“狗一生是‘讨好’主人而活”,“乖张”之气自然而生。社会上,也会出“乖张之气”。企业、单位、机关里都有“揣摩领导意图”、“讨好领导”、“服务领导”的风气,而缺少与领导讲“不同意见”,甚至有批评领导的“逆耳之言”。江金权在书中说,就领导活动的有效性和工作的有序性而言,下属的服从是必要的(笔者认为,执行力也是相当重要的,没有执行力,就没有事业的成功)。然而如果对领导一味敬畏和顺从,对领导者和被领导者都是有害的,它一方面压制着下属的工作主动性、创造性;另一方面会造成领导者的盲目性,容易闭目塞听。当然,批评是件得罪人的事情,尤其是来自职务和地位低于自己的人的批评,所以,下级对上级的批评要讲究这个批评有没有必要、理由是否充分,估量领导接受批评的可能性,并注意维护领导的威信和尊严,注意批评的场合,让领导感到你是指的信赖的人。末了,我想补充一句,至于发现某领导有重大犯错、犯罪的行为,则是敢于站出来予以揭发和斗争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绝不能让"利器"变成"钝器"

2015年2月11日 11:13 来源:东方网

  近日,读了江金权《怎样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以下简称《批评》),很有感触,著作近8万字,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从我们党区别于其他党的显著特点、树立正确的批评观、善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等方面做了深入、具体、生动阐述,思想深刻,针对性、操作性、参考性强,是提升党员自身修养水平、积极投身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及“回头看”的一本很好的辅导教材。

  作者在序言中引用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增强党组织战斗力、维护党的团结统一的有效武器”。“现在,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个‘利器’在很多地方变成了‘钝器’,锈迹斑斑,对问题触及不到、触及不深,就像鸡毛掸子打屁股不痛不痒,有的甚至把自我批评变成了自我表扬,相互批评变成了互相吹捧。这次教育实践活动,要在批评与自我批评上好好下一番功夫”。

  《批评》一书对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作风形成做了历史性的解析。建党初期,“由于党员少且分散,加之家长制作风压抑了党内民主”,发生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毛泽东同志在井冈山首先提出用批评与自我批评,将之作为“增加党的战斗力的武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党内又发生王明“以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自居、压制不同意见”不良作风,以“左”的思想指挥“第五次反围剿”,党遭受重创。延安时期,党轰轰烈烈开展的整风运动,第一次大规模实践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利器”。作者又分析了党建国以后的党的多次实践活动,批评与自我批评成为我们党的标志性的优良作风。

  “文革”结束、发展市场经济以后,人们发现,党的三大优良作风“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变了味,变成了社会上流行的顺口溜“理论联系实惠、密切联系领导、表扬与自我表扬”,这最后一句就是对党内批评状况的不满。确实,党内批评常常出现“自我批评谈情况,相互批评提希望”,甚至滋生着“吹捧与自我吹捧”不良风气。“利器”变成了“钝器”啊!

  江金权在著作中对“恢复批评与自我批评‘利器’本色”作了深入的阐述。作者认为,“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难”,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原因,就现实看,主要是不少党员、干部有思想障碍,对待批评总是“怕”字当头:批评上级,怕得罪领导;批评同级,怕陷入孤立;批评下级,怕丢选票;批评自己,怕丢面子。还有怕踢了别人“痛处”,人家就会揭自己的“伤疤”。于是,如习近平所说,“对上级放‘礼炮’,对同级放‘哑炮’,对自己放‘空炮’,最后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这种状况其实说到底,是私心作怪,为人情、关系、利益所累。作者深一步分析,党内生活,“严是爱,宽是害”,不进行党内批评,不能经常“拉拉袖子、提提醒”,“小洞不补,大洞吃苦”。党内善意批评,正所谓“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情)却有晴(情)”。

  《批评》认为,恢复“利器”本色,重要的在于领导率先垂范。“风成于上,习化于下”,才能打消党员不敢批评、不愿批评的观望态度和顾虑担忧。本书还从方法论上解析了正确开展批评的十大要领,分析了批评领导、批评同级、批评下级的技巧,给人有益的启发。

  我体会,正确地对待上级,尤其是一把手;领导正确地对待下属,尤其是下级的不同以至批评意见,是批评与自我批评正常地进行的关键。在此联想两个问题。

  一是官僚主义会造成批评“利器”的钝化。人民群众是党的力量的源泉和胜利之本,脱离了实际、脱离了群众,那些领导干部就会自视比群众高明,把“依靠群众”,变成“指挥群众”,把落实党的战略政策、为群众造福祉,变成“我”“赐予群众福利”。久而久之,就会不深入基层第一线,不关心群众疾苦,高高在上、粗枝大叶,靠“拍脑袋”过日子。

  有人说,市场经济与民主政治相连,搞市场经济自然会滋长民主作风、少官僚主义。这话讲得并不那么准确。市场经济的运作中有一种“科层制”方式,科层制又称理性官僚制或官僚制。它是由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提出的,建立在其组织社会学的基础之上,按照通行的解释,科层制指的是一种权力依职能和职位进行分工和分层,以规则为管理主体的组织体系和管理方式,也就是说,它既是一种组织结构,又是一种管理方式。这种方式,“内部分工,且每一成员的权力和责任都有明确规定”,“职位分等,下级接受上级指挥”“组织内部有严格的规定、纪律、并毫无例外地普遍适用”等,倘若机械地执行,就会出现官僚主义。“科层制”也称为“官僚制”。现实生活中我们也看到,私企与外企运用的就是“科层制”,那种“一级压一级”,领导意见下级难说“NO”,领导没有民主管理作风、官僚主义的情况比比皆是。看来,市场经济情况下,官僚主义同样有滋生土壤。由此,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作风,不仅在党内需要发扬,整个社会同样需要发扬。

  二是批评与自我批评被削弱,社会会出现另一种戾气。戾气,这个中国文字过去很少用的词汇,现在频频出现于媒体上。一般指“无对象的反社会的暴力行为”。在字典解释中,这是“戾”的第二解释,第一“字义”是“乖张之气”。“戾”,老祖宗造字,“房间里养条狗”,第一是“乖张”,第二是“暴力”。“狗一生是‘讨好’主人而活”,“乖张”之气自然而生。社会上,也会出“乖张之气”。企业、单位、机关里都有“揣摩领导意图”、“讨好领导”、“服务领导”的风气,而缺少与领导讲“不同意见”,甚至有批评领导的“逆耳之言”。江金权在书中说,就领导活动的有效性和工作的有序性而言,下属的服从是必要的(笔者认为,执行力也是相当重要的,没有执行力,就没有事业的成功)。然而如果对领导一味敬畏和顺从,对领导者和被领导者都是有害的,它一方面压制着下属的工作主动性、创造性;另一方面会造成领导者的盲目性,容易闭目塞听。当然,批评是件得罪人的事情,尤其是来自职务和地位低于自己的人的批评,所以,下级对上级的批评要讲究这个批评有没有必要、理由是否充分,估量领导接受批评的可能性,并注意维护领导的威信和尊严,注意批评的场合,让领导感到你是指的信赖的人。末了,我想补充一句,至于发现某领导有重大犯错、犯罪的行为,则是敢于站出来予以揭发和斗争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