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号课题"专家谈】街道招商引资的错位与回归

2015-2-11 08:34: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速继明 选稿:桑怡

  编者按:东方网前期连续推出六篇《上海之道》系列报道,结合社区的具体实践,就2014年上海市委“一号课题”成果进行详细解读。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继续邀请专家,站在历史与现实的角度,力求对上海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进行更深的思考。今天刊发第三篇:《街道招商引资的错位与回归》

【相关专题】上海之道·全面深改突破 社会治理创新 

【相关评论】【"一号课题"专家谈】国家与社会的互动与共赢 

         【"一号课题"专家谈】基层治理转型中的深层问题 

  如果问“街道的基本职能是什么”?一定会有很多人对此不屑一答,因为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问题——“服务社会”!大家都会这么说。但什么是服务社会呢?

  社区文化建设是不是?是!

  街道人民调解、治安保卫、保护老人、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是不是?是!

  拥军优属、优抚安置、社会救济是不是?是!

  人口管理、计生工作是不是?是!

  爱卫运动,绿化、美化城市环境是不是?是!

  ……

  我们再问,招商引资是不是?在2014年12月31日前,我们可以响亮的回答,是!但现在这个答案走向了它的反面。

  (1)“无中生有”——街道基本职能的错位。根据2004年10月27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市辖区、不设区的市的人民政府,经上一级人民政府批准,可以设立若干个街道,管理机构为街道办事处,作为市辖区、不设区的市的派出机关。”街道作为市辖区的派出机关,行使市辖区人民政府赋予的职权。在最初的基本职能设定中,街道职能主要包括提供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和公共安全等社会治理工作,并不包括招商引资。因为在中国,县以上政府承担经济管理职能,街道作为派出机构,不必承担经济管理之责。但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大背景下,街道历史的承担了招商引资的重担。因此,街道招商引资,实属无奈之举。一方面,街道的招商引资任务,是在“全国招商”、“全民引商”、“举国皆商”的大背景下,“引智”、“引资”以发展地区经济、增加税收、解决就业、优化产业结构的重要举措。街道作为区域治理力量,自然也参与到招商引资大军中来,招商引资业绩也被纳入考核指标;另一方面,街道招商引资也是在街道正常运作经费得不到财政全额保障条件下的自救之举。如果街道不开源搞招商引资,恐怕连维持街道正常运转都会成为问题,更别说提供必须的公共服务。因此,街道只能以税收优惠、基础设施配套和公共服务等举措,走出街道引进资金,扩大财政来源以缩小街道公共服务的资金缺口。

  所以,街道招商引资是在无资金、无技术,但要轰轰烈烈地搞经济社会建设的“无中生有”之举。其目的是发动招商引资的人民战争,从无到有,建设一个美好社会。但事实证明,除了一些条件好的街道外,招商引资成了大多数街道的沉重负担,因为街道一旦与招商引资挂钩,把招商引资作为基本任务,甚至纳入工作考核,街道工作就从唯公共服务变成了唯GDP,就会弃公共服务之主业搞招商引资之副业。即使条件好的街道,也会热衷于招商引资难以自拔,就会由政府下派的服务主体蜕变为牟利主体。

  (2)“把有化无”——街道基本职能的回归。正如上文《全面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中所言,要进一步增强社会治理能力,基础在基层,重点在基层,难点在基层、突破点也在基层。因此,首先要做的就是为基层制订权力清单,确保基层职能清晰、权责一致、运转协调、保障有力、依法高效。根据沪委办[2014]42号文《关于深化街道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的规定,街道主要有8项职能:加强党的建设、统筹社区发展、组织公共服务、实施综合管理、监督专业管理、动员社会参与、指导基层自治、维护社区平安。这一规定,是在正确评判街道招商引资的历史使命、当下现状、未来趋势的背景下做出的,“从全局工作看,街道招商引资已是弊大于利,与上海城市未来产业结构的方向不相符合,街道干部也难以集中精力履行好群众要求的管理服务职能。”虽然在历史上,街道招商引资起到了无以替代的作用。但无可否认,街道招商有着诸多的隐疾,譬如分散街道干部的精力,不利于他们集中精力为群众服务,做好本职范围的管理与服务工作;又如“全民招商”,以“招商”衡量官员政绩,都想招商,都忙于招商,懈怠本职工作,以致公共服务职能被搁置,引起群众的诸多不满。这一规定,是在充分调研社会发展新形势背景下做出的。街道作为社会治理中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是政府与群众间的联系平台、承载平台,是搭建在政府与居民之间的沟通桥梁。大多数群众通过事实上接受街道提供的管理与服务,感受管理效率与服务质量的好坏来认识、评价党和政府的执政能力,来认可党和政府的一切工作初衷与成效。因此,街道虽不是一级政府,但它在居民群众眼里,却是离群众最近,最具体的政府代表,就等同于政府。所以,街道要切实转变职能,把工作重心转到管理与服务上,这既是对政府官员的政绩观的矫正,也是对街道职能的回归,更是对基层治理的创新。

  所以,这一规定,就是要明权确责,厘清街道职权边界,使街道的基本职能回归。基层机构服务社会的一个重要切入点,就是“公共”二字,是不针对确定的具体的行政对象的一种准备模式,是把所有行政资源转换为对辖区所有人的无形无声的提升服务能力、润化德行能力、社会动员能力、群众自治能力。(速继明:上海电力学院社会科学部副教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一号课题"专家谈】街道招商引资的错位与回归

2015年2月11日 08:34 来源:东方网

  编者按:东方网前期连续推出六篇《上海之道》系列报道,结合社区的具体实践,就2014年上海市委“一号课题”成果进行详细解读。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继续邀请专家,站在历史与现实的角度,力求对上海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进行更深的思考。今天刊发第三篇:《街道招商引资的错位与回归》

【相关专题】上海之道·全面深改突破 社会治理创新 

【相关评论】【"一号课题"专家谈】国家与社会的互动与共赢 

         【"一号课题"专家谈】基层治理转型中的深层问题 

  如果问“街道的基本职能是什么”?一定会有很多人对此不屑一答,因为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问题——“服务社会”!大家都会这么说。但什么是服务社会呢?

  社区文化建设是不是?是!

  街道人民调解、治安保卫、保护老人、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是不是?是!

  拥军优属、优抚安置、社会救济是不是?是!

  人口管理、计生工作是不是?是!

  爱卫运动,绿化、美化城市环境是不是?是!

  ……

  我们再问,招商引资是不是?在2014年12月31日前,我们可以响亮的回答,是!但现在这个答案走向了它的反面。

  (1)“无中生有”——街道基本职能的错位。根据2004年10月27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六十八条规定,“市辖区、不设区的市的人民政府,经上一级人民政府批准,可以设立若干个街道,管理机构为街道办事处,作为市辖区、不设区的市的派出机关。”街道作为市辖区的派出机关,行使市辖区人民政府赋予的职权。在最初的基本职能设定中,街道职能主要包括提供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和公共安全等社会治理工作,并不包括招商引资。因为在中国,县以上政府承担经济管理职能,街道作为派出机构,不必承担经济管理之责。但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大背景下,街道历史的承担了招商引资的重担。因此,街道招商引资,实属无奈之举。一方面,街道的招商引资任务,是在“全国招商”、“全民引商”、“举国皆商”的大背景下,“引智”、“引资”以发展地区经济、增加税收、解决就业、优化产业结构的重要举措。街道作为区域治理力量,自然也参与到招商引资大军中来,招商引资业绩也被纳入考核指标;另一方面,街道招商引资也是在街道正常运作经费得不到财政全额保障条件下的自救之举。如果街道不开源搞招商引资,恐怕连维持街道正常运转都会成为问题,更别说提供必须的公共服务。因此,街道只能以税收优惠、基础设施配套和公共服务等举措,走出街道引进资金,扩大财政来源以缩小街道公共服务的资金缺口。

  所以,街道招商引资是在无资金、无技术,但要轰轰烈烈地搞经济社会建设的“无中生有”之举。其目的是发动招商引资的人民战争,从无到有,建设一个美好社会。但事实证明,除了一些条件好的街道外,招商引资成了大多数街道的沉重负担,因为街道一旦与招商引资挂钩,把招商引资作为基本任务,甚至纳入工作考核,街道工作就从唯公共服务变成了唯GDP,就会弃公共服务之主业搞招商引资之副业。即使条件好的街道,也会热衷于招商引资难以自拔,就会由政府下派的服务主体蜕变为牟利主体。

  (2)“把有化无”——街道基本职能的回归。正如上文《全面推进基层治理法治化》中所言,要进一步增强社会治理能力,基础在基层,重点在基层,难点在基层、突破点也在基层。因此,首先要做的就是为基层制订权力清单,确保基层职能清晰、权责一致、运转协调、保障有力、依法高效。根据沪委办[2014]42号文《关于深化街道体制改革的实施意见》的规定,街道主要有8项职能:加强党的建设、统筹社区发展、组织公共服务、实施综合管理、监督专业管理、动员社会参与、指导基层自治、维护社区平安。这一规定,是在正确评判街道招商引资的历史使命、当下现状、未来趋势的背景下做出的,“从全局工作看,街道招商引资已是弊大于利,与上海城市未来产业结构的方向不相符合,街道干部也难以集中精力履行好群众要求的管理服务职能。”虽然在历史上,街道招商引资起到了无以替代的作用。但无可否认,街道招商有着诸多的隐疾,譬如分散街道干部的精力,不利于他们集中精力为群众服务,做好本职范围的管理与服务工作;又如“全民招商”,以“招商”衡量官员政绩,都想招商,都忙于招商,懈怠本职工作,以致公共服务职能被搁置,引起群众的诸多不满。这一规定,是在充分调研社会发展新形势背景下做出的。街道作为社会治理中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是政府与群众间的联系平台、承载平台,是搭建在政府与居民之间的沟通桥梁。大多数群众通过事实上接受街道提供的管理与服务,感受管理效率与服务质量的好坏来认识、评价党和政府的执政能力,来认可党和政府的一切工作初衷与成效。因此,街道虽不是一级政府,但它在居民群众眼里,却是离群众最近,最具体的政府代表,就等同于政府。所以,街道要切实转变职能,把工作重心转到管理与服务上,这既是对政府官员的政绩观的矫正,也是对街道职能的回归,更是对基层治理的创新。

  所以,这一规定,就是要明权确责,厘清街道职权边界,使街道的基本职能回归。基层机构服务社会的一个重要切入点,就是“公共”二字,是不针对确定的具体的行政对象的一种准备模式,是把所有行政资源转换为对辖区所有人的无形无声的提升服务能力、润化德行能力、社会动员能力、群众自治能力。(速继明:上海电力学院社会科学部副教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