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官员主动公开财产为何受到同事冷落?

2015-2-5 15:11:4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冯创志 选稿:仲颖

 

 广州市政协委员吴翔在会议发言中请广州市委书记、市长率先公开财产成为新年以来地方两会的新闻。已辞去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之职范松青近日谈到,2013年他提出财产公开提案,並主动公开财产状况,成为媒体关注焦点。他说到压力时称,过去,同事之间很亲密、友好的关系,但主动公开财产状况后慢慢敬而远之。他们怕受到我的影响,盯着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2月5日《北京晨报》)。官员财产公开为何受到同事冷落?

  笔者翻点新华网2013年1月28日刊出范松青财产公开的报道,他说,我的工资收入是市财政统一发放的,每月1万多元;我的房产确实只有一套,72平方米。此前的一套2003年就出售了。我爱人是一家企业的普通员工,已经退休几年,2000多元工资。孩子在一家国企工作,目前还未成家,和我们共同生活。我没有其他劳务收入。愿意从我做起,继续呼吁推动“官员财产公开”。这本是很正常的官员财产公开例子,范松青家庭财产也是正常的状况。依笔者之見,同事对他此举不理解,更大程度上是对政治清明不理解。

  十八大报告和中央纪委工作报告都强调的“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这是一个非常响亮的新思想、新观点、新目标、新举措,十分引人注目。对于“干部清正”和“政府清廉”媒体早有解读,人们不难理解,然而如何理解实现“政治清明”就不那么简单。

  什么叫“清明”?指政治有法度,有条理。相传大禹治水后,人们就用“清明”之语庆贺水患已除,天下太平。此时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天清地明,正是春游踏青的好时节。在今天,“清明”一词有了更丰富更具体的内容,它包括高度公开公正,高度规范,高度廉洁,高度和谐。政治高度清明,才能有序地发展,才能算科学地发展。很明显,政治清明是一种很高的执政境界,政治清明、廉洁政治写入报告表明了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情怀,表明了从严治党、从严管理干部的要求。

  当然,“政治清明”不仅包括干部清正,也包括权力运作透明,一切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抵制形形式式贪腐现象。但是,政党与政权都是由一个个具体官员组成。官员的廉洁程度如何,往往决定着公众的信任程度。一个得到公众信任的政党政权,为官清廉是前提。从一个角度而言分析,官员廉洁度决定了官员在公众中的信任度。。

  纵贯一些国家的政治不清明,饱受公众质疑,一个致命问题是官员财产来源不清,贪腐问题严重。中共是一个已有90多年历史的政党,无论在民主革命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时期,率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设富强中国作出了不朽的贡献,赢得人民的衷心拥护,并享有崇高的威信。为何在时下仍要强调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呢?

  人们知道,新中国建立之初,中共绝大部分干部没有多少个人财产。而进入改革开放初期,一般干部与普通城镇工人家庭收入差别不很大,生活也没有过大的悬殊。被称为县委书记榜样的焦裕禄,他完全可能给自己买一块50元至100元的手表,但不可能给自己买那怕是300元一块的手表。那时,官民之间关系比较融洽。但在后来的改革开放中,灰色收入逐步进入了一些政府机关,特别是进入某些官员身上,一些官员开始把自己种种权力变成谋私利的工具,甚至逐渐形成利益格局。所谓某些地方问题成堆,某些地方干群矛盾尖锐,官员财产来源不清,贪腐陋习污染官员队伍是一个重要原因。唯有通过健全严格的监督制度才能避免不良风气的入侵。因此,官员财产申报就是方便公众监督的一条切实可行的措施。

  当然,就时下官员队伍而言,绝大部分还是克勤克俭廉洁自爱的。问题在于确有一些官员染上贪腐陋习。通过财产公示申报使官员才能推进公众对官员的监督,促进官员努力抵制不正之风。

  从广州市的举措来看,最近,广东省政府向省人大常委会提请审议的《广东省预防腐败条例(草案)》在广东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领导干部每年如实报告个人事项,有关部门定期抽查核实;拟提任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婚姻状况、房产、投资、债务、配偶子女从业以及廉洁自律等情况,并逐步在一定范围内公开;“裸官”不得在重大涉密、安全、财政、金融监管、人事、财务等重要岗位、敏感岗位任职。本来近些年来官员财产公示申报试点已在不少地方试行。但是给公众感觉是,步子仍然迈得不够大,个中之因,乃是一些地方对此制度半信半疑,先有人大代表提出异议要保护官员的财产隐私权,后有某些官员仆们认为:(一)这一提案一旦付诸实施,大多数干部思想将承受很大冲击;(二)社会上会发生混乱,文革式的「攻击、诽谤、诬衅、造谣」会卷土重来,社会很快会处于无政府状态;(三)党政机关、公安、金融系统会首当其冲处于瘫痪,社会分化为各种派系、山头林立,甚至会发生内讧、内战;(四)届时局势失控;国内敌对势力、境外敌对势力势必渗入,插手演变为政治动乱;(五)干部和家属也应有隐私权、私有财产权的保障问题。其实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但越来越多的案件呈現在人们面前,2014年12月9日,该院依法对原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土地征用与整理部副主任科员、业务指导部副部长、土地整理部副部长、现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征收处副处长黄华辉(副处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黄华辉涉案金额高达8900多万元,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据知情人说,黄辞职的原因是惧怕因升职需公示财产,败露此前的贪腐(信息时报2015年1月5日)。而今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主动将家庭财产公开受到同事冷落的事催促各級加快家庭公开财产步伐。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官员主动公开财产为何受到同事冷落?

2015年2月5日 15:11 来源:东方网

 

 广州市政协委员吴翔在会议发言中请广州市委书记、市长率先公开财产成为新年以来地方两会的新闻。已辞去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之职范松青近日谈到,2013年他提出财产公开提案,並主动公开财产状况,成为媒体关注焦点。他说到压力时称,过去,同事之间很亲密、友好的关系,但主动公开财产状况后慢慢敬而远之。他们怕受到我的影响,盯着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2月5日《北京晨报》)。官员财产公开为何受到同事冷落?

  笔者翻点新华网2013年1月28日刊出范松青财产公开的报道,他说,我的工资收入是市财政统一发放的,每月1万多元;我的房产确实只有一套,72平方米。此前的一套2003年就出售了。我爱人是一家企业的普通员工,已经退休几年,2000多元工资。孩子在一家国企工作,目前还未成家,和我们共同生活。我没有其他劳务收入。愿意从我做起,继续呼吁推动“官员财产公开”。这本是很正常的官员财产公开例子,范松青家庭财产也是正常的状况。依笔者之見,同事对他此举不理解,更大程度上是对政治清明不理解。

  十八大报告和中央纪委工作报告都强调的“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这是一个非常响亮的新思想、新观点、新目标、新举措,十分引人注目。对于“干部清正”和“政府清廉”媒体早有解读,人们不难理解,然而如何理解实现“政治清明”就不那么简单。

  什么叫“清明”?指政治有法度,有条理。相传大禹治水后,人们就用“清明”之语庆贺水患已除,天下太平。此时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天清地明,正是春游踏青的好时节。在今天,“清明”一词有了更丰富更具体的内容,它包括高度公开公正,高度规范,高度廉洁,高度和谐。政治高度清明,才能有序地发展,才能算科学地发展。很明显,政治清明是一种很高的执政境界,政治清明、廉洁政治写入报告表明了中国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情怀,表明了从严治党、从严管理干部的要求。

  当然,“政治清明”不仅包括干部清正,也包括权力运作透明,一切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抵制形形式式贪腐现象。但是,政党与政权都是由一个个具体官员组成。官员的廉洁程度如何,往往决定着公众的信任程度。一个得到公众信任的政党政权,为官清廉是前提。从一个角度而言分析,官员廉洁度决定了官员在公众中的信任度。。

  纵贯一些国家的政治不清明,饱受公众质疑,一个致命问题是官员财产来源不清,贪腐问题严重。中共是一个已有90多年历史的政党,无论在民主革命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时期,率领中国人民推翻三座大山,建设富强中国作出了不朽的贡献,赢得人民的衷心拥护,并享有崇高的威信。为何在时下仍要强调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呢?

  人们知道,新中国建立之初,中共绝大部分干部没有多少个人财产。而进入改革开放初期,一般干部与普通城镇工人家庭收入差别不很大,生活也没有过大的悬殊。被称为县委书记榜样的焦裕禄,他完全可能给自己买一块50元至100元的手表,但不可能给自己买那怕是300元一块的手表。那时,官民之间关系比较融洽。但在后来的改革开放中,灰色收入逐步进入了一些政府机关,特别是进入某些官员身上,一些官员开始把自己种种权力变成谋私利的工具,甚至逐渐形成利益格局。所谓某些地方问题成堆,某些地方干群矛盾尖锐,官员财产来源不清,贪腐陋习污染官员队伍是一个重要原因。唯有通过健全严格的监督制度才能避免不良风气的入侵。因此,官员财产申报就是方便公众监督的一条切实可行的措施。

  当然,就时下官员队伍而言,绝大部分还是克勤克俭廉洁自爱的。问题在于确有一些官员染上贪腐陋习。通过财产公示申报使官员才能推进公众对官员的监督,促进官员努力抵制不正之风。

  从广州市的举措来看,最近,广东省政府向省人大常委会提请审议的《广东省预防腐败条例(草案)》在广东人大网公布,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领导干部每年如实报告个人事项,有关部门定期抽查核实;拟提任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婚姻状况、房产、投资、债务、配偶子女从业以及廉洁自律等情况,并逐步在一定范围内公开;“裸官”不得在重大涉密、安全、财政、金融监管、人事、财务等重要岗位、敏感岗位任职。本来近些年来官员财产公示申报试点已在不少地方试行。但是给公众感觉是,步子仍然迈得不够大,个中之因,乃是一些地方对此制度半信半疑,先有人大代表提出异议要保护官员的财产隐私权,后有某些官员仆们认为:(一)这一提案一旦付诸实施,大多数干部思想将承受很大冲击;(二)社会上会发生混乱,文革式的「攻击、诽谤、诬衅、造谣」会卷土重来,社会很快会处于无政府状态;(三)党政机关、公安、金融系统会首当其冲处于瘫痪,社会分化为各种派系、山头林立,甚至会发生内讧、内战;(四)届时局势失控;国内敌对势力、境外敌对势力势必渗入,插手演变为政治动乱;(五)干部和家属也应有隐私权、私有财产权的保障问题。其实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但越来越多的案件呈現在人们面前,2014年12月9日,该院依法对原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土地征用与整理部副主任科员、业务指导部副部长、土地整理部副部长、现广州市住房保障办公室征收处副处长黄华辉(副处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黄华辉涉案金额高达8900多万元,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据知情人说,黄辞职的原因是惧怕因升职需公示财产,败露此前的贪腐(信息时报2015年1月5日)。而今广州市政协副秘书长范松青主动将家庭财产公开受到同事冷落的事催促各級加快家庭公开财产步伐。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