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探究浦东发展新常态是什么?

2015-2-4 09:24:1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桑怡

  浦东新区沈晓明书记在日前的一次新年论坛上,对浦东发展新常态说了自己的看法,即有三个“常态”:一是高增长速度结束了,进入“中高速”,二是浦东的商业成本和生活成本已高于绝大多数东南亚国家,三是建设用地总规模805平方公里已用780平方公里,须惜土如金。

  去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在新的形势下,“要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笔者以为,“认识新常态”是“适应”、“引领新常态”的前提。我们需要探究“浦东发展新常态是什么”?

  沈晓明书记的“三个新常态”从总体上描绘了“浦东新常态”的概貌,给人启发和指导。也就是,一是速度、二是成本、三是资源环境。

  从速度来说。今年,浦东的弄潮儿将迎来新区开发开放25周年,以邓小平南方谈话为起点至今大致可划为三个“七年”,第一个“七年”的速度GDP增速年均20%以上,第二个“七年”,年运16-20%,第三个“七年”年均10-16%,2013年开始低于10%。这显示浦东既与全国和上海的“走向”轨迹一致,又显示浦东是全国“排头兵的排头兵”。如今也进入转型发展、创新驱动的阶段。这次市人代会,韩正书记要求浦东争当“排头兵中排头兵、先行者中先行者”,给浦东的改革和建设者以更大的动力和压力。

  从成本来说。商业成本的趋高,以后又是“新常态”。这里“有利有弊”,弊的一面,东南亚国家竞争力强了,有些外资“孔雀东南飞”了。“有利的一面”则是,浦东已有了较好的投资环境。笔者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中期,有外国企业家入住上海宾馆,当海外电话难以打通时,发出“电话难打通还投什么资”牢骚,第二天就拂袖而去。据德勤的调研显示,外资企业入中国平均存活率为三分之一,而浦东存活率为67%,世界500强在浦东落户的有308家,其中总部落户的220家。也就是浦东的建设者要看到“浦东进步的新常态”,爱惜这种“新常态”,并将投资环境,这里的硬件、软件,建设得更好。

  再从资源环境上说。建设用地的趋紧是上海的“新常态”,更是“浦东新常态”。几年前,浦东已经“扩容”将南汇合并了,但还是“区域狭窄”。土地资源“寸土必争”啊!而且,资源与环境联系在一起,即同样在这块“土地资源”上建厂、开公司、过日子,浦东人应该享受较好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应该有蓝天和清水。刚闭幕的市人代会上,人大代表爱新觉罗德甄带来“黄妈妈之问”,刚嫁来浦东时“蓝天清水”,小姐妹都羡慕我,可现在环境越来越差,儿孙们不愿再住下去了。沈晓明书记人代会后启动包括合庆镇在内的浦东河道的整治。看来,市场经济发展以后,“市场的外部性”,即只顾自己为争取更多利润发展,而不顾外部的环境破坏,让公共来“埋单”。这种“不可持续”的建设做法不能再继续下去,如今,由“黄妈妈之问”引出的震动,不仅浦东在思考、在行动,整个上海也在韩正书记的重视下,更关注环境的建设了。对此,我们以后浦东和上海的发展,抱有乐观的预期。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探究浦东发展新常态是什么?

2015年2月4日 09:24 来源:东方网

  浦东新区沈晓明书记在日前的一次新年论坛上,对浦东发展新常态说了自己的看法,即有三个“常态”:一是高增长速度结束了,进入“中高速”,二是浦东的商业成本和生活成本已高于绝大多数东南亚国家,三是建设用地总规模805平方公里已用780平方公里,须惜土如金。

  去年底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在新的形势下,“要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笔者以为,“认识新常态”是“适应”、“引领新常态”的前提。我们需要探究“浦东发展新常态是什么”?

  沈晓明书记的“三个新常态”从总体上描绘了“浦东新常态”的概貌,给人启发和指导。也就是,一是速度、二是成本、三是资源环境。

  从速度来说。今年,浦东的弄潮儿将迎来新区开发开放25周年,以邓小平南方谈话为起点至今大致可划为三个“七年”,第一个“七年”的速度GDP增速年均20%以上,第二个“七年”,年运16-20%,第三个“七年”年均10-16%,2013年开始低于10%。这显示浦东既与全国和上海的“走向”轨迹一致,又显示浦东是全国“排头兵的排头兵”。如今也进入转型发展、创新驱动的阶段。这次市人代会,韩正书记要求浦东争当“排头兵中排头兵、先行者中先行者”,给浦东的改革和建设者以更大的动力和压力。

  从成本来说。商业成本的趋高,以后又是“新常态”。这里“有利有弊”,弊的一面,东南亚国家竞争力强了,有些外资“孔雀东南飞”了。“有利的一面”则是,浦东已有了较好的投资环境。笔者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中期,有外国企业家入住上海宾馆,当海外电话难以打通时,发出“电话难打通还投什么资”牢骚,第二天就拂袖而去。据德勤的调研显示,外资企业入中国平均存活率为三分之一,而浦东存活率为67%,世界500强在浦东落户的有308家,其中总部落户的220家。也就是浦东的建设者要看到“浦东进步的新常态”,爱惜这种“新常态”,并将投资环境,这里的硬件、软件,建设得更好。

  再从资源环境上说。建设用地的趋紧是上海的“新常态”,更是“浦东新常态”。几年前,浦东已经“扩容”将南汇合并了,但还是“区域狭窄”。土地资源“寸土必争”啊!而且,资源与环境联系在一起,即同样在这块“土地资源”上建厂、开公司、过日子,浦东人应该享受较好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应该有蓝天和清水。刚闭幕的市人代会上,人大代表爱新觉罗德甄带来“黄妈妈之问”,刚嫁来浦东时“蓝天清水”,小姐妹都羡慕我,可现在环境越来越差,儿孙们不愿再住下去了。沈晓明书记人代会后启动包括合庆镇在内的浦东河道的整治。看来,市场经济发展以后,“市场的外部性”,即只顾自己为争取更多利润发展,而不顾外部的环境破坏,让公共来“埋单”。这种“不可持续”的建设做法不能再继续下去,如今,由“黄妈妈之问”引出的震动,不仅浦东在思考、在行动,整个上海也在韩正书记的重视下,更关注环境的建设了。对此,我们以后浦东和上海的发展,抱有乐观的预期。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