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养老,上海面临的巨大挑战

2015-1-29 09:23:3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仲颖

【相关新闻】上海市人代会专题审议:医养结合 完善社会养老服务   

    27日的市人代会举行五大议题的专题审议。“大力促进医养结合,完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审议,吸引了很多代表参加。

  如今的上海,养老场所不够、养老的医养结合问题尤为突出,已经成为共识。有代表说,上海目前的养老机构有660个,远远不能适应养老的需求。一是市区养老院紧缺,二是公立的紧缺(因为由政府的补贴,老人排队在等候入院);养老机构的管理人员不够,护理工作人员都是下岗再就业的“40、50人员”,其中相当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大部分未经系统专业培训。一个护理人员要负责照料七八个老人,养老院中常常出现老人的子女再轮流“值班”的情况。

  年老多病,这是自然规律。但因养老院中不能用医保,“老有所养”和“老有所医”难以链接起来。市民政局长施小琳说,“医养结合工作是目前养老工作中呼声最强烈的问题之一。其中涉及资源整合、政策协调、机制联动等问题,需跨部门、跨领域协同推进”。

  养老,是个世界难题。日本、欧美发达国家也遇到养老难题,如在日本,老人的尿垫数量已经超过婴孩的尿布数量,而他们是“富裕后养老”,有他们雄厚的财力基础,当然他们也形成一套养老的制度体系。养老也是中国古代的理想,所谓“大道之行”中有“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目前,截至2013年12月31日,上海全市户籍人口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387.62万人,占人口的27.1%。“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教(受教育)、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任务十分艰巨。中国改革开放成就卓著,但未达到现代化的奋斗目标,还未踏入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换句话说,“我们是未富先老”啊。

  也就是说,我们的“老有所养”有着更多的难题。对此,方方面面正在开动脑筋,想方设法来应对难题。比如,“医养结合”问题,如何合理界定政府、社会、市场及家庭在养老中的职责和义务,强调家庭赡养的基础性地位,就是需要解决的课题。进一步厘清政府、社会、市场在养老供给中的责任边界。有关部门提出构建以筹资、评估、支付、服务等制度为核心的长期养老护理保障制度,更是深一层的课题。还要在原有低保制度的基础上,增加因病支出型生活救助制度,设置临时救助、综合帮扶等有关规定,等等,都需要我们提供智慧。

  古训曰:“百善孝为先”。赡养老人的优劣,首先反映一个家庭的文明水平。现在,养老又成为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养老的状况、养老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反映社会对老一辈人群的态度,也是文明水平的检验尺子。上海,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改革开放要争做排头兵,我想,文城市明方面总应也是率先的,那么,在养老问题上应走出“未富先老”的困境,在养老上有“上海模式”,有自己成功之处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养老,上海面临的巨大挑战

2015年1月29日 09:23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上海市人代会专题审议:医养结合 完善社会养老服务   

    27日的市人代会举行五大议题的专题审议。“大力促进医养结合,完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审议,吸引了很多代表参加。

  如今的上海,养老场所不够、养老的医养结合问题尤为突出,已经成为共识。有代表说,上海目前的养老机构有660个,远远不能适应养老的需求。一是市区养老院紧缺,二是公立的紧缺(因为由政府的补贴,老人排队在等候入院);养老机构的管理人员不够,护理工作人员都是下岗再就业的“40、50人员”,其中相当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大部分未经系统专业培训。一个护理人员要负责照料七八个老人,养老院中常常出现老人的子女再轮流“值班”的情况。

  年老多病,这是自然规律。但因养老院中不能用医保,“老有所养”和“老有所医”难以链接起来。市民政局长施小琳说,“医养结合工作是目前养老工作中呼声最强烈的问题之一。其中涉及资源整合、政策协调、机制联动等问题,需跨部门、跨领域协同推进”。

  养老,是个世界难题。日本、欧美发达国家也遇到养老难题,如在日本,老人的尿垫数量已经超过婴孩的尿布数量,而他们是“富裕后养老”,有他们雄厚的财力基础,当然他们也形成一套养老的制度体系。养老也是中国古代的理想,所谓“大道之行”中有“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目前,截至2013年12月31日,上海全市户籍人口中,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为387.62万人,占人口的27.1%。“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教(受教育)、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的任务十分艰巨。中国改革开放成就卓著,但未达到现代化的奋斗目标,还未踏入中等发达国家的行列,换句话说,“我们是未富先老”啊。

  也就是说,我们的“老有所养”有着更多的难题。对此,方方面面正在开动脑筋,想方设法来应对难题。比如,“医养结合”问题,如何合理界定政府、社会、市场及家庭在养老中的职责和义务,强调家庭赡养的基础性地位,就是需要解决的课题。进一步厘清政府、社会、市场在养老供给中的责任边界。有关部门提出构建以筹资、评估、支付、服务等制度为核心的长期养老护理保障制度,更是深一层的课题。还要在原有低保制度的基础上,增加因病支出型生活救助制度,设置临时救助、综合帮扶等有关规定,等等,都需要我们提供智慧。

  古训曰:“百善孝为先”。赡养老人的优劣,首先反映一个家庭的文明水平。现在,养老又成为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养老的状况、养老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反映社会对老一辈人群的态度,也是文明水平的检验尺子。上海,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改革开放要争做排头兵,我想,文城市明方面总应也是率先的,那么,在养老问题上应走出“未富先老”的困境,在养老上有“上海模式”,有自己成功之处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