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文艺界不反腐才值得大惊小怪

2015-1-28 14:00: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韩睿 选稿:仲颖

【相关新闻】彭丹谈文艺反腐:权色交易时有发生  

    黑框眼镜、马尾辫、高挑的身材,香港演员“明星委员”彭丹刚下车便遭受媒体围堵。这是彭丹第三年出席甘肃政协会议,她称今年的提案涉及“反腐”:文艺界某些区域存在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腐败现象,潜规则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文艺界的反腐已经开始了。(1月28日中新网)

  在腐败在各行各业已经从潜规则“呲鼻子上脸”,不再羞羞答答,成为明规则的时候,得风气之先,执业界牛耳的文艺界,早就不那么清纯和干净了,于是,一些不上床就上不了戏、上不了位、上不了镜的事例被屡屡曝出,而且已经不是个案,风起云涌之后,一些社会上冒充导演制片人行骗的新闻也常常发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毫无疑问,腐败就是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而且随风潜入夜,渗透到犄角旮旯了。没有跳出三界外的文艺界,风气所渐,自然也有蝇营狗苟、声色犬马,某些区域里存在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腐败现象,也就纸里包不住火,不仅是天知地知,而且是你知我知的事了。甚至连有些有操守的导演和演员看不过,也会毫不客气地用各种方式曝光,发泄自己的不满。

  上网搜一搜,这样的报道和帖子比比皆是。比如2007年7月5日刊登在《北京晨报》的题为“张钰向信访部门控告十三位导演‘性交易’”的报道,就说明这种事情“早已有之,于今为烈”。

  文章说,“我的几起案子在法院都败诉了,所以我决定通过举报方式来控告那些无德导演。”昨天下午,女演员张钰赶到位于东城区府右胡同附近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信访室接待室,递交了一份控告信——上面列数了13位导演的“性交易”行径。接待室相关人员告诉张钰,她控告导演并不属于该中心的职权范围,所以无法受理。

  这是权色交易。还有权钱交易的。比如2010年8月3日一则来自《重庆时报》的“新红楼梦演员曝潜规则,十二钗背景大揭秘”的文章,就披露了太雷人的新版《红楼梦》里面据说很多演员都是带着投资来的,李少红费了很大劲来均衡利益。当然,这只是权钱交易的一种,还有一种,就是腐败官员插手其间,用公款投资,自己捞钱。

  1月22日,看到《新快报》的一篇报道,“检察官感慨被查贪官情妇多:他们精力这么旺盛”。是啊,有所为必有所不为,贪官精力旺盛,是因为他们好这口,贪钱搞女人术业有专攻。这样的人在其位只谋财色,只会专权弄权滥权,岂不是祸国殃民?怪不得这些贪官只会把事情搞砸,没有他们国家会更好。你看,好多地方的一把手被抓了,当地不是好得很么!

  同理,在权色交易上,下作的影视剧导演制片精力也都旺盛,结果可以想见,拍出的那些片子,不是庸片烂片就是下流片,不信顺着那根藤摸下去,一定会直捣贼巢,说不定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就像顺着汤灿,挖出个谷俊山、徐才厚。

  文艺界不是世外桃源,必然有腐败,所以文艺界反腐,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不值得奇怪,相反,不反腐,才值得大惊小怪。

编辑点评:

    文艺圈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似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文艺界不反腐才值得大惊小怪

2015年1月28日 14:00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彭丹谈文艺反腐:权色交易时有发生  

    黑框眼镜、马尾辫、高挑的身材,香港演员“明星委员”彭丹刚下车便遭受媒体围堵。这是彭丹第三年出席甘肃政协会议,她称今年的提案涉及“反腐”:文艺界某些区域存在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腐败现象,潜规则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文艺界的反腐已经开始了。(1月28日中新网)

  在腐败在各行各业已经从潜规则“呲鼻子上脸”,不再羞羞答答,成为明规则的时候,得风气之先,执业界牛耳的文艺界,早就不那么清纯和干净了,于是,一些不上床就上不了戏、上不了位、上不了镜的事例被屡屡曝出,而且已经不是个案,风起云涌之后,一些社会上冒充导演制片人行骗的新闻也常常发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毫无疑问,腐败就是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而且随风潜入夜,渗透到犄角旮旯了。没有跳出三界外的文艺界,风气所渐,自然也有蝇营狗苟、声色犬马,某些区域里存在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的腐败现象,也就纸里包不住火,不仅是天知地知,而且是你知我知的事了。甚至连有些有操守的导演和演员看不过,也会毫不客气地用各种方式曝光,发泄自己的不满。

  上网搜一搜,这样的报道和帖子比比皆是。比如2007年7月5日刊登在《北京晨报》的题为“张钰向信访部门控告十三位导演‘性交易’”的报道,就说明这种事情“早已有之,于今为烈”。

  文章说,“我的几起案子在法院都败诉了,所以我决定通过举报方式来控告那些无德导演。”昨天下午,女演员张钰赶到位于东城区府右胡同附近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信访室接待室,递交了一份控告信——上面列数了13位导演的“性交易”行径。接待室相关人员告诉张钰,她控告导演并不属于该中心的职权范围,所以无法受理。

  这是权色交易。还有权钱交易的。比如2010年8月3日一则来自《重庆时报》的“新红楼梦演员曝潜规则,十二钗背景大揭秘”的文章,就披露了太雷人的新版《红楼梦》里面据说很多演员都是带着投资来的,李少红费了很大劲来均衡利益。当然,这只是权钱交易的一种,还有一种,就是腐败官员插手其间,用公款投资,自己捞钱。

  1月22日,看到《新快报》的一篇报道,“检察官感慨被查贪官情妇多:他们精力这么旺盛”。是啊,有所为必有所不为,贪官精力旺盛,是因为他们好这口,贪钱搞女人术业有专攻。这样的人在其位只谋财色,只会专权弄权滥权,岂不是祸国殃民?怪不得这些贪官只会把事情搞砸,没有他们国家会更好。你看,好多地方的一把手被抓了,当地不是好得很么!

  同理,在权色交易上,下作的影视剧导演制片精力也都旺盛,结果可以想见,拍出的那些片子,不是庸片烂片就是下流片,不信顺着那根藤摸下去,一定会直捣贼巢,说不定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就像顺着汤灿,挖出个谷俊山、徐才厚。

  文艺界不是世外桃源,必然有腐败,所以文艺界反腐,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不值得奇怪,相反,不反腐,才值得大惊小怪。

编辑点评:

    文艺圈的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似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