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暴露的现实问题

2015-1-27 08:53: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毛开云 选稿:项凌

【相关新闻】冯巩连续参加30年 盘点冯巩笑傲春晚历程 

    从1986年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至今,冯巩就再也没有缺席过。2015年是第33个央视春晚,冯巩如能再上,则将实现“连上三十年”的夙愿。(1月26日《华西都市报》)

    连上三十年,冯巩不容易。央视春晚的舞台,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这个记录前无古人,甚至可能后无来者。这么多年来,冯巩不仅给观众带来了无数的欢声笑语,而且留给了观众“我想死你们啦”的经典语录,留下了1994年《点子公司》、2004年《马路情歌》、2011年《还钱》等16部作品均获春晚一等奖的辉煌业绩,说冯巩是“熟脸”“老脸”“常青脸”一点不为过。然而,事物都有两面性,问题应该辩证地看。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暴露出很多现实问题:曲艺艺术后继乏人;中国文化创新不够;央视春晚办法不多。

    相声小品这门艺术,我国有过无数荣光,马季、侯宝林等一个个名字如雷贯耳、闻名遐迩。曾几何时,相声没有笑声了,小品缺乏讽刺性了,相声小品类人才青黄不及。很长一段时间来,央视春晚上了一些新人,但真正能扛起振兴相声小品大旗的,确实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目前能够在春晚露脸并且受到观众喜爱的,依然还是冯巩、黄宏、郭冬临、潘长江、蔡明等寥寥几张“老脸”。曾被寄予厚望的郭德纲,在央视春晚昙花一现,而且他在生活中的有些表现,距离艺术家德艺双馨的标准相去甚远。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恰是相声小品急需寻找扛旗人的真实写照。

    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人民在实现中国梦的进程中,将按照时代的新进步,推动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对照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这事来理解总书记这话的含义,冯巩们感受到的不是自豪而是内疚,春晚剧组人员感受到的不是欢欣鼓舞而是无可奈何,中国文化界感受到的不是喜大普奔而是重任在肩。中国文化需要创新,曲艺艺术需要创新,相声小品需要创新。倘若相声小品都是“我想死你们啦”开头,春晚年年的语言类节目中都充斥着“我想死你们啦”,你不反胃我都要反胃了,哪里还笑得出来?

    春晚是一道13亿人的大餐,众口难调是事实。尽管这些年央视开门办春晚,但效果如何大家心中有数。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既说明春晚具有凝聚力,也说明春晚对如何保持持久生命力办法不多。没有赵本上,有观众看春晚;没有冯巩,也有观众看春晚;但如果赵本上、冯巩、蔡明等“老脸”都没了,很难想象还有多少观众会看春晚!

    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无论对冯巩个人还是春晚,对观众还是整个文化界,都不是一件好事。如何发现、培养和推出一个个、一批批“冯小巩”“冯小小巩”,这是冯巩们、春晚和中国文化界尤其是曲艺界应该思考和想办法解决的问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暴露的现实问题

2015年1月27日 08:53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冯巩连续参加30年 盘点冯巩笑傲春晚历程 

    从1986年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至今,冯巩就再也没有缺席过。2015年是第33个央视春晚,冯巩如能再上,则将实现“连上三十年”的夙愿。(1月26日《华西都市报》)

    连上三十年,冯巩不容易。央视春晚的舞台,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这个记录前无古人,甚至可能后无来者。这么多年来,冯巩不仅给观众带来了无数的欢声笑语,而且留给了观众“我想死你们啦”的经典语录,留下了1994年《点子公司》、2004年《马路情歌》、2011年《还钱》等16部作品均获春晚一等奖的辉煌业绩,说冯巩是“熟脸”“老脸”“常青脸”一点不为过。然而,事物都有两面性,问题应该辩证地看。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暴露出很多现实问题:曲艺艺术后继乏人;中国文化创新不够;央视春晚办法不多。

    相声小品这门艺术,我国有过无数荣光,马季、侯宝林等一个个名字如雷贯耳、闻名遐迩。曾几何时,相声没有笑声了,小品缺乏讽刺性了,相声小品类人才青黄不及。很长一段时间来,央视春晚上了一些新人,但真正能扛起振兴相声小品大旗的,确实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目前能够在春晚露脸并且受到观众喜爱的,依然还是冯巩、黄宏、郭冬临、潘长江、蔡明等寥寥几张“老脸”。曾被寄予厚望的郭德纲,在央视春晚昙花一现,而且他在生活中的有些表现,距离艺术家德艺双馨的标准相去甚远。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恰是相声小品急需寻找扛旗人的真实写照。

    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人民在实现中国梦的进程中,将按照时代的新进步,推动中华文明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对照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这事来理解总书记这话的含义,冯巩们感受到的不是自豪而是内疚,春晚剧组人员感受到的不是欢欣鼓舞而是无可奈何,中国文化界感受到的不是喜大普奔而是重任在肩。中国文化需要创新,曲艺艺术需要创新,相声小品需要创新。倘若相声小品都是“我想死你们啦”开头,春晚年年的语言类节目中都充斥着“我想死你们啦”,你不反胃我都要反胃了,哪里还笑得出来?

    春晚是一道13亿人的大餐,众口难调是事实。尽管这些年央视开门办春晚,但效果如何大家心中有数。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既说明春晚具有凝聚力,也说明春晚对如何保持持久生命力办法不多。没有赵本上,有观众看春晚;没有冯巩,也有观众看春晚;但如果赵本上、冯巩、蔡明等“老脸”都没了,很难想象还有多少观众会看春晚!

    冯巩连上三十年春晚,无论对冯巩个人还是春晚,对观众还是整个文化界,都不是一件好事。如何发现、培养和推出一个个、一批批“冯小巩”“冯小小巩”,这是冯巩们、春晚和中国文化界尤其是曲艺界应该思考和想办法解决的问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