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传统媒介不能做网络语言的推手

2015-1-26 09:29:0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池墨 选稿:仲颖

  “语言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最典型的特征和最珍贵的文化载体,许多国家和民族为了保持本国或本民族的文化特色,十分注意保护自己语言的纯洁性。”上海市政协委员张怀琼说,“随着网络发展,我国出现了大量的网络语言,有的网络语言反映了时代进步值得肯定,但有的网络语言粗俗猥琐,绝不能当做文化的进步。”(1月25日新华网)

  确实,随着网络的发展,出现了大量的网络语言,一些网络语言一度成为热词,凡是上网的人,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如早期的“顶”、“踩”、“拍砖”、“潜水”、“灌水”、“美眉”等。一些网络语言,可以说也是群众喜闻乐见的语言,如“给力”、“杠杠的”,这些语言,反映了时代的进步,值得肯定。

  然而,网络语言泥沙俱下,一些网络语言非常庸俗,但却被一些网友津津乐道,挂在嘴上,这显然是一种粗俗。如“我操”、“我靠”、“屌丝”、“213”( 1和3写的非常近就是字母B,B是逼的谐音,配合2或者S形成SB或2B,是骂人的话)等就是非常粗俗的网络语言。这种网络语言在网上流行,污染了网络语言文化,应该进行抵制。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网络语言是网友生编硬造出来的,并不具有现实意义。如人艰不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十动然拒(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十怒然应(十分愤怒,然后答应了他)等,还有的以数字、字母和图形来代替,如“286”(落伍)、“PFPF”( 佩服佩服)等,完全是凭空想象或望文生义。

  网络语言在网络流行,主要得力于网络的迅速、便捷,因为传播迅速、跟随者甚众,一个网络新词从出炉到走红,可能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可谓是“一夜爆红”。对于网络语言,我们大可不必紧张,很多时候,网络语言只是一种网络符号,有的网络语言生命力极短,犹如昙花一现。有的网络语言经过人们的口口相传,得到了广泛应用,这样的网络语言,其实也是先进文化的一部分,最终成为汉字家族的一分子,如互联网、网络、电脑等词汇。

  不过,一些网络语言因为并无积极意义,或者十分粗俗,引起了人们的反感,如“屌丝”、“我操”、“2B”等,这些网络词汇,对网络语言是一种污染。粗俗和低俗不代表主流,更不是先进文化,相信这些粗俗、低俗的词汇,最终会被网友抛弃。

  而要想杜绝庸俗的网络语言,一方面要求我们不要生编硬造网络词汇,杜绝传染源,另一方面,不要以使用庸俗的网络词汇为荣,切断庸俗的网络语言的传播链,还有,就是传统媒介不能做庸俗的网络语言的推手,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介,应少用或不用网络语言,阻止庸俗的网络语言在网络外的传播,让其失去市场。如果做到了这三点,相信网络语言就会得到净化,即使出现个别庸俗的网络语言,最终也只能在网络上自生自灭。

编辑点评:

    网络语言能够流行是契合了大众的心理,但是作为媒体对社会现象应有清醒的认识和选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传统媒介不能做网络语言的推手

2015年1月26日 09:29 来源:东方网

  “语言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最典型的特征和最珍贵的文化载体,许多国家和民族为了保持本国或本民族的文化特色,十分注意保护自己语言的纯洁性。”上海市政协委员张怀琼说,“随着网络发展,我国出现了大量的网络语言,有的网络语言反映了时代进步值得肯定,但有的网络语言粗俗猥琐,绝不能当做文化的进步。”(1月25日新华网)

  确实,随着网络的发展,出现了大量的网络语言,一些网络语言一度成为热词,凡是上网的人,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如早期的“顶”、“踩”、“拍砖”、“潜水”、“灌水”、“美眉”等。一些网络语言,可以说也是群众喜闻乐见的语言,如“给力”、“杠杠的”,这些语言,反映了时代的进步,值得肯定。

  然而,网络语言泥沙俱下,一些网络语言非常庸俗,但却被一些网友津津乐道,挂在嘴上,这显然是一种粗俗。如“我操”、“我靠”、“屌丝”、“213”( 1和3写的非常近就是字母B,B是逼的谐音,配合2或者S形成SB或2B,是骂人的话)等就是非常粗俗的网络语言。这种网络语言在网上流行,污染了网络语言文化,应该进行抵制。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网络语言是网友生编硬造出来的,并不具有现实意义。如人艰不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了)、十动然拒(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十怒然应(十分愤怒,然后答应了他)等,还有的以数字、字母和图形来代替,如“286”(落伍)、“PFPF”( 佩服佩服)等,完全是凭空想象或望文生义。

  网络语言在网络流行,主要得力于网络的迅速、便捷,因为传播迅速、跟随者甚众,一个网络新词从出炉到走红,可能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可谓是“一夜爆红”。对于网络语言,我们大可不必紧张,很多时候,网络语言只是一种网络符号,有的网络语言生命力极短,犹如昙花一现。有的网络语言经过人们的口口相传,得到了广泛应用,这样的网络语言,其实也是先进文化的一部分,最终成为汉字家族的一分子,如互联网、网络、电脑等词汇。

  不过,一些网络语言因为并无积极意义,或者十分粗俗,引起了人们的反感,如“屌丝”、“我操”、“2B”等,这些网络词汇,对网络语言是一种污染。粗俗和低俗不代表主流,更不是先进文化,相信这些粗俗、低俗的词汇,最终会被网友抛弃。

  而要想杜绝庸俗的网络语言,一方面要求我们不要生编硬造网络词汇,杜绝传染源,另一方面,不要以使用庸俗的网络词汇为荣,切断庸俗的网络语言的传播链,还有,就是传统媒介不能做庸俗的网络语言的推手,报纸、杂志、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介,应少用或不用网络语言,阻止庸俗的网络语言在网络外的传播,让其失去市场。如果做到了这三点,相信网络语言就会得到净化,即使出现个别庸俗的网络语言,最终也只能在网络上自生自灭。

编辑点评:

    网络语言能够流行是契合了大众的心理,但是作为媒体对社会现象应有清醒的认识和选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