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基层治理: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

2015-1-11 09:30: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选稿:桑怡

【相关新闻】上海“头号课题”

【相关新闻】【韩正一周】一号课题

【相关评论】基层民主的要义在于"自治"

            重民生 强自治 促发展

            敢为先 重配套 出实招

  日前,笔者在东方网撰文说,“基层治理的要义在于自治”,其实,基层自治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自治只是其中的一个“要义”,今再撰文《基层治理: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说说“另一个要义——互动”。市委“一号课题”关注了这方面的问题。

  我国在传统体制下实行的是“单位制”,社会治理尚未提出。市场经济被肯定、发育以后,我们已经形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现正在完善过程中。我们说“基层治理”的基层,一是企业、事业单位,过去,我们党有个组织方面的优势——“支部建在连上”,党组织覆盖了全社会。市场经济下,多重经济成分,企业和事业单位不完全都在共产党组织的直接管辖之下,因为有私人企业、外资企业,它们不是“共产党的连队”(当然作为政治领导,党组织是不缺乏的)。二是居民社区,这个区域讲究的是“自治”,有居委会的自治,有物业公司那样的商业性质组织的治理,也有业主(公民)委员会(由业主选出)那样的自治组织,还有社会经济类、行业类、公益慈善类、文体兴趣活动类、社会议事类等自治组织的活动。这些自治的活动需有序进行,重要的来自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

  一般地说,从计划经济体制到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管理主体从一元到多元,即原来政府的一个“管理主体”,现在则是“多主体”了。其实,这个认识还不完全“精确”,应该这样说,市场经济体制是“政府主导的多元主体发挥作用”的治理体制。倘若说,原有的体制是:政府绝对主导;管理为单一的行政手段,较为消极被动;内容主要是治安,摆平纠纷和矛盾;结果是管理成本高,效果不甚理想。那么,新体制是:政府是“守夜人”,还是治理主体,但不是唯一主体,而是主体之一,其他还有企业事业单位、居委会、各种自治组织,都是治理主体。不过,在多主体协调中,应该有这样的认识:政府仍然起着“主导作用”,这种作用主要是监管(公共环境、公共空间的安全)、协调和服务。

  再深入分析,这种良性互动,主要包括:

  从社会方面来说,培育居民的民主意识和民主的行为。笔者以为,所谓“民主意识”,简言之:公共事务大家有治理的意见建议有平台或渠道发表(发表的意见越多越好);如何治理的方案措施以大多数人的意见建议为准,当然有政府或其他主体的相关负责人“提炼”、“综合”、“取舍”的过程;重要行动方案措施的决定,有条件的,需要相关人员进行票决。

  我国在历史的和传统的体制下,缺乏这种民主习惯和民主生活,那时信奉的是:家庭事务由家长拍板,族里事务由族长拍板,厂里事务由厂长拍板,公司事务由总经理拍板,单位由首长拍板。“家长制”、“长官意志”盛行,由此产生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等奉因此、推诿扯皮等不良作风。因此,民主意识、民主行为的养成十分重要。同时,须培育、发展基层各类合法的自治组织。

  从政府方面来说,除了对公共场合、公共空间的安全有维护的责任和大量工作以外,政府的主导作用从“管理为主”转变为“服务为主”。这种服务主要为:一是降低社会组织的登记门槛。2013年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国务院关于机构改革的方案,其中对社会组织方面取消了实行多年的任何社会组织手登记机关和业务主管机关“双重管理的体制”,提出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自治组织成立,直接向民政部门依法登记即可,不用再受业务主管部门审批同意。二是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方式。政府可以购买公共服务,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如2009年开始,民政局创设的“上海社区服务中心”定为负责社会项目招投标平台(如上海浦东启动的、2010年完成的“上海社会公益创投大赛”),实施公共服务的指导和组织工作,有的项目由上海市福利彩票中心安排专项资金资助。三是通过制度创新,构建和规范行政审批方式,简政放权、进一步释放社会组织的活力。十八大以来,截止2014年8月,取消和调整的行政审批事项463项,其中相当数量的工作交由社会组织来承担,这为社会组织发育和成长带来了新契机。

  总之,社会与政府的良性互动,既需要社会内生活力的增强,有“自下而上”的发展动力,又有政府处于主动的态度和作为的“自上而下”的主导力量,双重力量的推动、融合,就是有益互动,这应该是我们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在十八大和三中的“全面改革”、四中的“依法治国”“双翼齐飞”的战略的指导和实施下,我们的预期是乐观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基层治理: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

2015年1月11日 09:30 来源:东方网

【相关新闻】上海“头号课题”

【相关新闻】【韩正一周】一号课题

【相关评论】基层民主的要义在于"自治"

            重民生 强自治 促发展

            敢为先 重配套 出实招

  日前,笔者在东方网撰文说,“基层治理的要义在于自治”,其实,基层自治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自治只是其中的一个“要义”,今再撰文《基层治理: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说说“另一个要义——互动”。市委“一号课题”关注了这方面的问题。

  我国在传统体制下实行的是“单位制”,社会治理尚未提出。市场经济被肯定、发育以后,我们已经形成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现正在完善过程中。我们说“基层治理”的基层,一是企业、事业单位,过去,我们党有个组织方面的优势——“支部建在连上”,党组织覆盖了全社会。市场经济下,多重经济成分,企业和事业单位不完全都在共产党组织的直接管辖之下,因为有私人企业、外资企业,它们不是“共产党的连队”(当然作为政治领导,党组织是不缺乏的)。二是居民社区,这个区域讲究的是“自治”,有居委会的自治,有物业公司那样的商业性质组织的治理,也有业主(公民)委员会(由业主选出)那样的自治组织,还有社会经济类、行业类、公益慈善类、文体兴趣活动类、社会议事类等自治组织的活动。这些自治的活动需有序进行,重要的来自政府与社会的良性互动。

  一般地说,从计划经济体制到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管理主体从一元到多元,即原来政府的一个“管理主体”,现在则是“多主体”了。其实,这个认识还不完全“精确”,应该这样说,市场经济体制是“政府主导的多元主体发挥作用”的治理体制。倘若说,原有的体制是:政府绝对主导;管理为单一的行政手段,较为消极被动;内容主要是治安,摆平纠纷和矛盾;结果是管理成本高,效果不甚理想。那么,新体制是:政府是“守夜人”,还是治理主体,但不是唯一主体,而是主体之一,其他还有企业事业单位、居委会、各种自治组织,都是治理主体。不过,在多主体协调中,应该有这样的认识:政府仍然起着“主导作用”,这种作用主要是监管(公共环境、公共空间的安全)、协调和服务。

  再深入分析,这种良性互动,主要包括:

  从社会方面来说,培育居民的民主意识和民主的行为。笔者以为,所谓“民主意识”,简言之:公共事务大家有治理的意见建议有平台或渠道发表(发表的意见越多越好);如何治理的方案措施以大多数人的意见建议为准,当然有政府或其他主体的相关负责人“提炼”、“综合”、“取舍”的过程;重要行动方案措施的决定,有条件的,需要相关人员进行票决。

  我国在历史的和传统的体制下,缺乏这种民主习惯和民主生活,那时信奉的是:家庭事务由家长拍板,族里事务由族长拍板,厂里事务由厂长拍板,公司事务由总经理拍板,单位由首长拍板。“家长制”、“长官意志”盛行,由此产生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等奉因此、推诿扯皮等不良作风。因此,民主意识、民主行为的养成十分重要。同时,须培育、发展基层各类合法的自治组织。

  从政府方面来说,除了对公共场合、公共空间的安全有维护的责任和大量工作以外,政府的主导作用从“管理为主”转变为“服务为主”。这种服务主要为:一是降低社会组织的登记门槛。2013年全国人大审议通过国务院关于机构改革的方案,其中对社会组织方面取消了实行多年的任何社会组织手登记机关和业务主管机关“双重管理的体制”,提出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自治组织成立,直接向民政部门依法登记即可,不用再受业务主管部门审批同意。二是创新公共服务供给方式。政府可以购买公共服务,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如2009年开始,民政局创设的“上海社区服务中心”定为负责社会项目招投标平台(如上海浦东启动的、2010年完成的“上海社会公益创投大赛”),实施公共服务的指导和组织工作,有的项目由上海市福利彩票中心安排专项资金资助。三是通过制度创新,构建和规范行政审批方式,简政放权、进一步释放社会组织的活力。十八大以来,截止2014年8月,取消和调整的行政审批事项463项,其中相当数量的工作交由社会组织来承担,这为社会组织发育和成长带来了新契机。

  总之,社会与政府的良性互动,既需要社会内生活力的增强,有“自下而上”的发展动力,又有政府处于主动的态度和作为的“自上而下”的主导力量,双重力量的推动、融合,就是有益互动,这应该是我们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在十八大和三中的“全面改革”、四中的“依法治国”“双翼齐飞”的战略的指导和实施下,我们的预期是乐观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