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香港设有"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

2015-1-7 11:20: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我有一位表亲居住香港,他常返沪探视老人,我们多有交谈的机会。我曾问及:“在香港,哪类人的日子最难过?”答曰:“公职人员。因为他们不仅受到公众的密切关注,来不得敷衍塞责,拖延推诿,还时刻被廉政公署盯着,来不得半点越轨。一旦东窗事发,除法律追究外,舆论群起,搞得你身败名裂”。

  这位表亲还介绍了香港法律所设的“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他举例说:香港东区海底隧道公司有位名叫林玉海的普通督察,一天,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收费岗位上工作,中途,他发现收费工作台的地上有一枚一元硬币,没多想就弯腰捡了起来顺手装进了口袋。这一场景被公司主管在监控室里看了个清清楚楚,随即报警。一小时后,两名警察在公司主管的陪同下,径直将林玉海带走。公司举报他行为失当涉嫌贪污,法院受理此案,并认定林玉海犯有“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他不仅负担诉讼费,还被判罚1000元,更为严重的是,林玉海被公司解雇,而且将来连退休金都拿不到了。

  昔日海底隧道公司的普通督察林玉海,因为在收费岗位上非法占有了一元硬币,以“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而被追责且解雇;现如今,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也因“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而被起诉。据香港媒体报道,“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是指许仕仁担任积金局行政总裁时,未向积金局申报、披露,隐瞒他接受免租使用两个单位,接受新地附属公司忠诚财务提供的两笔共240万港元无抵押贷款,及他与新鸿基地产代理洽谈一份顾问合约;在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未向香港政府申报、披露,隐瞒他获忠诚财务提供一笔300万港元无抵押贷款及该笔贷款多次获延展还贷期;在担任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期间,未向香港政府申报、披露,隐瞒他收取来自郭炳江、郭炳联、陈巨源及关雄生的1118.2万港元款项。——很显然,许仕仁的案情远比林案复杂,数额也大得多,但犯的是同罪:“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不同的是,许仕仁由此罪一路追查,便查出了这一“香港世纪贪污案”,令世人震惊!

  在香港,公职人员的行为是有严格规范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该做的也得讲程序、讲规则;需要申报、披露的决计不可隐瞒,否则就是行为失当,就得被追究,因为公职人员的行为失当往往与其利用职权受贿、贪污沾上边,其间几无鸿沟,许仕仁案便是例证。

  在许案裁定之前,香港高等法院收到不少求情信,其中有前任行政长官曾荫权。他与许认识40年,共事12年,求情信中称:“在亚洲金融风暴期间,时任香港财经事务局局长的许仕仁与金管局合作,为香港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并称其是“(香港)最为出色的公职人员之一”。然而,香港法律不信“功过相抵”,不给功臣有豁免权。去年12月27日,香港赤柱监狱收押了许仕仁,惩教署表示:“无论他在外面是什么阶级,进来待遇都一样,我们只会因应他犯事的背景和刑期,以及他的身体健康状况而作安排”。富甲一方的许仕仁可悲下场,完全印证了香港廉政公署的一句话:“香港非常重视公平,无论是千万家财的富商,还是露宿街头的流浪汉,待遇将会完全一致”。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香港设有"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

2015年1月7日 11:20 来源:东方网

  我有一位表亲居住香港,他常返沪探视老人,我们多有交谈的机会。我曾问及:“在香港,哪类人的日子最难过?”答曰:“公职人员。因为他们不仅受到公众的密切关注,来不得敷衍塞责,拖延推诿,还时刻被廉政公署盯着,来不得半点越轨。一旦东窗事发,除法律追究外,舆论群起,搞得你身败名裂”。

  这位表亲还介绍了香港法律所设的“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他举例说:香港东区海底隧道公司有位名叫林玉海的普通督察,一天,像往常一样在自己的收费岗位上工作,中途,他发现收费工作台的地上有一枚一元硬币,没多想就弯腰捡了起来顺手装进了口袋。这一场景被公司主管在监控室里看了个清清楚楚,随即报警。一小时后,两名警察在公司主管的陪同下,径直将林玉海带走。公司举报他行为失当涉嫌贪污,法院受理此案,并认定林玉海犯有“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他不仅负担诉讼费,还被判罚1000元,更为严重的是,林玉海被公司解雇,而且将来连退休金都拿不到了。

  昔日海底隧道公司的普通督察林玉海,因为在收费岗位上非法占有了一元硬币,以“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而被追责且解雇;现如今,香港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也因“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而被起诉。据香港媒体报道,“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是指许仕仁担任积金局行政总裁时,未向积金局申报、披露,隐瞒他接受免租使用两个单位,接受新地附属公司忠诚财务提供的两笔共240万港元无抵押贷款,及他与新鸿基地产代理洽谈一份顾问合约;在担任政务司司长期间,未向香港政府申报、披露,隐瞒他获忠诚财务提供一笔300万港元无抵押贷款及该笔贷款多次获延展还贷期;在担任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期间,未向香港政府申报、披露,隐瞒他收取来自郭炳江、郭炳联、陈巨源及关雄生的1118.2万港元款项。——很显然,许仕仁的案情远比林案复杂,数额也大得多,但犯的是同罪:“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不同的是,许仕仁由此罪一路追查,便查出了这一“香港世纪贪污案”,令世人震惊!

  在香港,公职人员的行为是有严格规范的,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该做的也得讲程序、讲规则;需要申报、披露的决计不可隐瞒,否则就是行为失当,就得被追究,因为公职人员的行为失当往往与其利用职权受贿、贪污沾上边,其间几无鸿沟,许仕仁案便是例证。

  在许案裁定之前,香港高等法院收到不少求情信,其中有前任行政长官曾荫权。他与许认识40年,共事12年,求情信中称:“在亚洲金融风暴期间,时任香港财经事务局局长的许仕仁与金管局合作,为香港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并称其是“(香港)最为出色的公职人员之一”。然而,香港法律不信“功过相抵”,不给功臣有豁免权。去年12月27日,香港赤柱监狱收押了许仕仁,惩教署表示:“无论他在外面是什么阶级,进来待遇都一样,我们只会因应他犯事的背景和刑期,以及他的身体健康状况而作安排”。富甲一方的许仕仁可悲下场,完全印证了香港廉政公署的一句话:“香港非常重视公平,无论是千万家财的富商,还是露宿街头的流浪汉,待遇将会完全一致”。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